‌·

马云说996是福 刘强东“8116+8”李国庆反对

律师称强制过度加班违反劳动法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4月14日        版次:AA04    作者:詹晨枫

    近日,马云、刘强东等互联网公司大佬纷纷发表对“996工作制”的看法,继在程序员圈子内发酵后,该话题再度引起热议。

    此前,有程序员因不满公司实行996工作制,在拥有超过900万用户的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建立“996.ICU”项目,即“工作996,生病ICU”,并获超过20万用户点赞支持。不过,截至4月12日,南都记者注意到,这一页面已无法访问,页面显示为“包含违法或违规内容”。

    所谓“996”,意指工作日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显示,996/995工作制有蔓延趋势,超七成白领不支持强制加班,其中44.56%的白领认为加班制度会让工作和生活严重失衡,13.47%的白领认为违反劳动法。

    科技互联网圈大佬热议996

    996引发讨论,科技互联网圈的大佬们也加入了热议,有人支持,有人说不。4月12日,阿里巴巴官微分享了马云在阿里内部交流活动上对996的看法。马云提到,“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并表示,“选择了一个中国今天排名第一的公司,第一是要付出代价的。”

    同日晚间,马云在个人微博上再次谈及996,他表示,任何公司不应该,也不能强制员工996。“今天很多年轻人面临这个问题,我想,如果你选择通过奋斗努力赢得自己的幸福和成功,可以认真思考一下我的话;但如果你希望自己的未来比普通人幸福快乐,但又不愿意付出比普通人更努力的代价,那么那些合法合情合理,永远正确的话更适合你。”

    12日下午,刘强东也在朋友圈发文表示,京东最近四五年没有实施末位淘汰制,人员急剧膨胀,发号施令的人愈来愈多,干活的人愈来愈少,混日子的人更是快速增多。

    “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刘强东说,自己可以做到8116+8,即周一到周六,从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周日工作8个小时,每个月休假两天,每年也会休一次长假。同时称,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5或996。

    “我坚决反对。”12日晚间,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也发声加入此话题。他认为,每天不算路途,11小时工作时长,那恋爱、家庭、社交无暇。同时,优秀的企业是结果导向,效率导向,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为了提高国际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我赞成撸起袖子加油干,那是实干,巧干,苦干,不是低效率的耗时间。”

    也有人认为是否996只是一种个人选择无需褒贬。

    12日,知名体育解说员詹俊表示,年轻的时候该拼一下,但每个人的承受能力不一样,量力而行。他回忆起之前自己超高强度的工作,并表示“这验证了我真的是喜欢这个工作”。

    13日早晨,OPPO副总裁沈义人在其微博发表对996的看法,他表示,对于公司来说,强制996是错误的,但对于自己来说,怎么对待自己的职业和人生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很喜欢我的事业,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别说6×12了,7×18我都干过,没人逼我,我愿意为我的选择负责而已。”

    13日上午,原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表示,不愿意996很正常,人各有志,也并非所有公司、所有阶段都可以996,相当一部分996都是消磨,更认同的模式是工作时间全力聚焦目标。

    律师建议提高工作效率

    早在1月17日,互联网公司有赞宣布实行996工作制便引发员工大量不满。杭州市西湖区人社局表示,截至1月24日已收到30多起“关于有赞公司违反劳动法”的投诉,并于1月25日前往有赞公司调查,并约谈相关负责人。

    公司强制996是否合法?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律师认为,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996的存在有一定的客观合理性。同时,996仍然是违法行为,现行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如果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

    因此,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加班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加班时长受到限制。实行996工作制的情况下,每月的加班时长肯定超过了36个小时的法定上限,因此是违法的。同时,对于员工加班,用人单位还需要依法支付加班费。

    面对996,应该怎么办?上海市信本师事务所主任高兴发律师建议,根据互联网工作的实际情况,应适当减少工作时间,劳动者工作时间超过法定工作时间的,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相应的加班费,改善企业经营管理模式,提高工作效率,在法定时间内完成工作任务。

    声音

    996外的

    年轻人说

    “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如果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4月12日,马云的这番看法再度将996工作制带入舆论焦点。一时间,刘强东、李国庆等企业大佬纷纷站队发声,普通白领们回望自身,也不禁心有戚戚。

    高压的996工作制之外,也有很多年轻人并未受这种制度制约。他们有的从程序员转行,可以在周末休息时任性搭飞机旅行;有的朝九晚五,虽然踩点上下班但仍是绩效排头兵;有的回到小城,过上父母期望的安稳生活后,有时觉得生活变化太少。南都记者和两位996工作制之外的年轻人聊了聊,提供996之外的不一样视角。

    阿菜:“摸鱼式996对员工来说是自杀式奋斗”

    年龄:23

    地点:广州

    工作:某国企互联网子公司行政

    我是在互联网公司的行政岗位,平时负责培训和绩效,工作制度是“955”,就是正常朝九晚五的工作。每个季度做绩效的时候会忙一点,有时候也有一些突然的工作、接待之类,其他时候工作量都O K,不是很闲,也没有一定要加班才能做完。

    996在互联网公司可能要分岗位,运维岗、开发岗可能真的要长时间监控和维护,但行政996的意义就不大。工资上没有太大不同,是根据绩效、职级来定,和加班关系不大,当然加班可能有一些福利,比如办公室有零食之类的。

    其实很多踩点下班的员工绩效都非常好。有个同事,每天早上9点来,下午5点走,特别准时。只要看到她走我就知道,好,5点了。但是她的绩效非常好,为什么?因为她工作细致认真,给公司带来的效益大,人也靠谱没出过错。

    我还是新人的时候,会主动拖晚一点走,也加班过,一是确实有些东西要熟悉,二是觉得太早走可能会不好。因为害怕自己哪都做不好,精神上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回到家之后都直接栽倒在床上睡过去一两个小时,才恢复过来。后来定岗了之后,我就把进度往前推,把分内工作做完,就可以回家了。

    马云说,年轻的时候不996,什么时候996。这句话讲拼搏精神,讲艰苦奋斗我是支持的,但艰苦奋斗不等于996,这是偷换概念。在工位上,你要“摸鱼”的话很容易,也很难被发现。996是把员工固定到工位上的时间,但这个时间里他为公司真的创造了多少价值呢?对员工来说,这是一种自杀式奋斗方式。

    从人力角度说,公司也不欢迎这种996员工,一个合理的作息制度,能够让员工有良好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能让他们以最好的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如果一群人996在这里磨洋工,那推开门看到他们在公司都会很烦吧。

    尽量在工作时间完成工作,下班之后就是生活时间了,领导这时候找我,如果不是特别重要或紧急的事情,我可能就信息不看不回,或者晚点回,领导也没有因此说过我。

    小宇:“逃离996之后,我发现稳定也要付出代价”

    年龄:25

    地点:湖北

    工作:海事局公务员

    我体验过两天996的生活,受不了。

    之前在准备省考的时候,爸妈看我复习不认真,直接给我投了份工厂的工作,在我们小城市一家老式的国企。

    一线车间里因为大多是按件计酬,所以也很多996。落差太大了,那个厂特别原始,像上个世纪的,流水线都没有,还要靠人力拖着走,每天很大的油味,我做的是机械工程师,心里想的是,一个大学生来干这个,有种书白读了的感觉,于是果断回去准备省考了。

    996这种现象,在大城市比较多,但也不是所有的996都是高薪。如果坚持几年996能让我成高富帅,那还有点奔头,但普遍情况是既不能脱颖而出,又丢失了生活。30岁吧,如果996可以让我30岁之前有留在大城市的资本,那我可以接受。

    我现在的工作,父母是很满意的,还觉得我高就了。我的学校一般,本科学历,不用去工厂,在我们那里每个月有六千多块,要珍惜工作。他们说过我好多次,要多听领导的话,年轻人要多吃苦。

    不过说实话,我对现在的生活不太满意,觉得变化太少了,偶尔极度空虚无聊,因为生活丧失了奔头。上班的时候,做的是简单重复的体力劳动,没有上升空间,挺失望的。再有,论资排辈太多,给年轻人锻炼的机会少,工作轻松是轻松,但是没岗位锻炼,能力也难提高,这也是稳定的代价吧。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詹晨枫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