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都视频“私家书房”第一期走进珍藏七万册古籍的芷兰斋

韦力:我对每本书都不舍得放弃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4月14日        版次:AA16    作者:黄茜

    在芷兰斋中,韦力对自己所藏的中国古籍善本如数家珍。

    韦力收藏的《尚书》明内府刊本。

    本期“私家书房”视频请扫二维码

    南都讯 记者黄茜 五百余平米的芷兰斋,密密匝匝的实木书架庄严矗立,这里存放的七万多册古籍,是藏书家韦力毕生的心血。

    书页脆薄泛黄,年岁久远。韦力随手取出一本,便能如数家珍。芷兰斋的藏书按“经、史、子、集、从”谨严分类。在经部的房间,他找到18岁时买的一部古籍,感慨地告诉南都记者,当时八十块对他来说是笔巨款,为了买书他每天午饭也不吃。

    “活字本”是韦力最重要的专题,芷兰斋有庋藏活字本的专室。这里的活字本有900册之丰,是国内最富庶的活字本收藏。他也是国内藏天禄琳琅最多的私人藏家。他向南都记者展示程甲本《红楼梦》,1791年由程伟元和高鹗以木活字排印,在《红楼梦》传播史上居功至伟。许多年前,韦力在嘉德拍卖会上以200多万元重金购得。2018年,一部程甲本《红楼梦》则在嘉德拍出2000万元天价。

    然而,韦力称自己藏书最大的特点是“无功利”。他常说“人有所好,必为所累”。他对自己的藏书喜聚而不喜散,从不在意价格跌涨,也未考虑过以藏养藏,或去粗存精。韦力说:“我对每本书都不舍得放弃,觉得哪本都挺好。这是性格上的感情用事。”

    藏书楼最爱湖州嘉业堂

    南都:你心目中理想的书房是什么样的?

    韦力:从性格上讲,我喜欢宏大的东西,所以我很喜欢那种宏大的藏书楼。历代的藏书楼存留不多。天一阁(宁波)景区很大,实际上原来天一阁的书楼并不大。后来看到嘉业堂(浙江湖州南浔镇),盖成了一个回字形的楼,整个两层全部都是,面积比天一阁大了差不多十倍,那样它才有阵势,才能看中国典籍的丰富。我比较喜欢嘉业堂。

    南都:你希望自己拥有怎样的藏书楼?

    韦力:我一直在考虑建藏书楼的问题。北京因为搞地太难,一直建不起来。有几个地方也邀请我,比如乌镇。乌镇是个江南水乡,看着很美,但对书籍保护有不利的一面。所以我总想在北方建藏书楼。藏书以江南为中心,实际上北方的气候对于保护书籍更有益。我们现在看到北方的藏书和南方的藏书品相差异很大。

    南都:这个书房你平时常来吗?在这里做一些什么事情?

    韦力:以前来得多,现在来得不多。因为它距我现在的住处比较远。我在住处的附近有一个工作室,我有一辆面包车,经常拉一车书到工作室那边去整理、扫描、录入。所以这个地方就变成了一个书库的性质。

    南都:现在的藏书大概有多少册?

    韦力:有七万多册。现在增加得很慢,因为能买到的越来越少,要不很贵,要不就看不到。

    藏书的重要原因是“无功利”

    南都:在一个什么样的空间里安置藏书,应该是藏书家面临的最大问题吧?

    韦力:俗话讲,人有所好必为所累。我买书这么多年,得出的经验是什么?好东西是买不完的。钱是有限的,好东西是无限的。爱书人尤其纠结。你把大量的金钱用于买书,你就没有办法用这个钱再去建一个多么大的书楼。如果钱都去建楼和维护楼,买书的费用就有限了。就是因为钱有限,书无穷。每个藏书家都有这个纠结。

    南都:这个芷兰斋是哪一年购置的?之前你的书放在哪里呢?

    韦力:在此之前,我在天津有个藏书楼,一百多平米的一个楼,其实就是一个别墅。因为我在天津工作了八年多。后来我回到北京,书放在天津不方便。我买现在这个楼的原因,是因为知道这个楼的结构体不一样。你能看到,屋子中间还架了书架,一般楼的承重是不行的。这个楼是特殊的,比平常的楼板要厚,我才可以这样摆。书是很沉的东西。

    南都:你的书房是怎么慢慢扩展到现在这个规模的?

    韦力:我最开始买书的时候,古书五毛钱一本。就是因为逐渐有好书出来,价钱越来越高,这件事对我产生了心理影响。我发现,没有钱藏书是不可能的。很多人认为我是因为有钱了藏书,其实恰恰反过来,我藏书没钱,才想办法怎么让自己变得有点钱。

    我也有自己的办法。当年那会儿跟现在的情况不一样。那会儿是买方市场,古书买的人少。书店实行“效益工资”。到了年底完不成指标,书店的总经理就会来找我,我买一批古书,他们效益就完成了,可以发高工资。我相当于是在捡漏。后来有了古籍拍卖,情况就变化了。

    我觉得能够藏书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无功利。我不反对功利,书本来就是商品,也是买来的,就跟买房一样,没什么区别。你买来的东西也可以卖嘛。但就是因为觉得自己总要有一件事儿不那么功利,所以这些书涨多少钱或跌多少钱,我完全不在意。因为这种心态,这些收藏就积累下来了。如果你把它当生意看,这书一下涨了十倍,很可能早就卖了。

    老去后散出收藏,成立爱书人基金

    南都:这么多年有释出过藏品吗?

    韦力:没有。虽然我也知道应当去粗存精,应当淘汰一些不好的,应该再买更好的,但是我始终没走这一步,因为我始终没有以经营的角度来看待它,觉得哪些应该存,哪些不该存。

    当然我也不反对把它作为买卖,很多人以此为生,或者有人以书养书,我觉得都有道理,只是我没走这一步而已。我并不标榜自己这种做法。

    南都:你对这些藏书是不是特别有感情?

    韦力:我是一个“贪欲”比较浓的人。对每本书都不舍得放弃,觉得哪个都挺好。这是性格上的感情用事。

    南都:有没有考虑过未来这些书的归属?

    韦力:有一天,到老了,两种情况,一种自己没钱了,那也没辙,那就卖书嘛。还有一种到老了,即便有钱也没用了,但是这个书也让它卖掉,让更多的人能得到它,继续让它流传,并且希望今后的爱书人能够有更多可把玩的东西。

    既然到老了,并且有饭吃的话,这批书卖一笔钱,我就想弄一个小小的基金,效仿诺贝尔奖似的,当然我自己的钱比他差得太远。基金产生的钱,每年奖励一些在藏书研究上有成果的人。因为很多爱书人都没钱,通过这种方法不也是一个小小的奖励吗?当然这是我的梦想,希望能够实现吧。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