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买书记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3月31日        版次:AA12    作者:谢其章

    《一寸灰》,毛尖著,中信出版社2018年8月版,58 .00元。

    【书评】

    谢其章

    《孤身绝壁》,(美)亚历克斯·汉诺尔德;(美)大卫·罗伯茨著,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7月版。这本书前年才出的,应该很好买到吧,谁知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徒手攀岩》一颁奖,这书马上成了畅销书,我多花了快递费才抢到一本。此书作者即《徒手攀岩》主角,2017年6月3日,主角徒手攀上914米高的酋长岩顶,用时3小时56分钟。一帮同样厉害的攀岩高手组成拍摄团队,拍出了令胆小者、恐高者手心出汗的纪录片。徒手攀岩是孤胆英雄的游戏,没有试错的机会,没有回头路,更没有所谓的“失败乃成功之母”。徒手攀岩者,往往不愿意庸庸碌碌地自然死亡,他们更倾向死于自然。

    《一寸灰》,毛尖著,中信出版社2018年8月版。毛尖如今很红,红到董桥、张大春也要夸奖毛尖。“一寸灰”,张大春手书,注意到了么,那两个点的写法,还有旁边那三个实心黑圆点。我的朋友艾俊川称与以前西四路口的“造寸”服装店的“寸”一个样。书法里有“垂露点”“曲抱点”等写法,也许还不够用。作为女性作家的毛尖,文字很溜滑,文风很滑溜,尤其是写影评、时评和书评的时候。读懂毛尖的影评,必须先看过那电影,我看电影很少,姜文的《邪不压正》热映 之 时 ,毛 尖 的《姜文也就剩下周韵》,迎头一击,我读了没大感觉。可是前几天我补看了《邪不压正》,再重读毛尖评论,拳拳到肉,难怪有人说姜文很生毛尖的气,也许是之前毛尖的《被姜文烦死》,新仇旧恨惹毛了老姜。

    《清末民初小说书系》,于润琪主编,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7年8月出版。此书系分:社会、侦探、武侠、爱国、笑话、家庭、警世、言情、科学、伦理十类,所选八百来篇短篇小说取自清末民初的期刊杂志。这样的分类,我知道是照着原来期刊杂志栏目名称来的,看过《小说林》《小说时报》《小说大观》《小说月报》(十二卷之前者),不能不留有印象。编者确实下了很大功夫来搜集翻阅原版刊物,每一篇小说出自哪一本杂志的哪一期,都有精确的出处。唯有一个出处“《小说名画大观》第二十二册(1916年)”,瞧着眼生,疑有误。编者的序里有句“则暴露了他肮脏的灵魂”所指为徐卓呆《温泉浴》里的一个情节。由是读徐文,不禁莞尔,何谈肮脏,顶多了,也就是徐卓呆所云“否则,丑态毕露矣”。

    《柴德赓来往书信集》,柴念东编注,商务印书馆2018年6月出版。书买来后先借给父亲看,父亲从来都是滔滔不绝自说自话,柴德赓如何如何,我说什么他不听也听不见。父亲找出抽印本柴德赓的《谢三宾考》送我。过了几天我去父亲那取药费单据(每月我负责去父亲单位报销),父亲把书还给我,本书207页(金兆梓1956年2月21日信)内容,引起父亲说起1947年在上海租的就是金兆梓的房子,其中一间金留了许多书。这房子现在是区府所在地。去年我的朋友宋希於君到上海专门拍了“吾家故居”发给我。父亲指着本书412页(1960年12月28日往函)说,“这位姚韶华,是中华书局编辑,来过按院胡同我家,是她劝我作卡片的。”父亲的卡片箱和没用完的卡片,如今在我这里。

    《电影》第二期,电影周刊社编辑,上海友利公司1938年9月14日出版。写作《梦影集》耗去了很多精力和钱,结果却非常不理想,我心灰意懒,全面收手。但是见到这本《电影》仍没有管住自己。这个“友利公司”是不是像出版《永安月刊》的永安公司一样,也是个百货公司,我没查询过。《永安月刊》内有不少永安百货公司的广告,而《电影》里没有商业广告,有的只是友利公司所出版的《滑稽世界》《侦探》《儿童滑稽》等书讯。《电影》与上海流行的娱乐刊物,没啥区别,电影明星结了还是离了婚,往往是头条,如《离婚离婚因何离婚》所云:“薛玲仙和严折西结婚十年生了儿女六人,最近竟宣告离婚。据说不是为了经济问题,也不是为了别的问题。那么因为什么要离婚呢?影界的人,不把婚事看作一件神圣的事,早已为人所诟病。没有理由的离婚,无论如何,何以自解。”头版头条之外,第三页的一半篇幅又是更详尽的薛严婚变,“以歌舞闻名之薛玲仙”“严系音乐家严工上之次子,电影女星严月闲之儿,能书善画,并能弹七弦琴”“子女六口双方各半抚养”“夫妇两人本寓哈同路慈厚里二十七号”。

    《插图全程教学》,高荣生著,中国 青 年 出 版 社2011年10月出版。由于喜欢带插图的书,所以爱屋及乌地买了此书。作者在中央美院从事插图教学,和我这样的私人趣味很多地方合不上拍。作者将“插图史略”分为三块:“中国插图起承”“国外插图发展举要”“当代插图简述”。前两块,我愿意读,愿意增加一些知识。后面这块,还是算了吧,尤其是这段话“从20世纪70年代起,数字信息深入图形处理体系,软件开发至今,几乎所有视觉语言都可在这虚拟的世界里表达,这里提供了插图充分表演的舞台,也使插图在数字世界里以多维、互动等方式展开自己的新面貌”更坚定我的看法,仅就插图而言,已被“软件”毁了。只需一台电脑,人人都是陈老莲,人人都是比亚兹莱。艺术,一旦变得极其容易,就成了杂耍。

    《三国演义》,罗贯中著,上海新文化书社1930年10月出版。四大名著里,我喜欢《三国演义》,各种版本见到品相上佳者必购之。不同的版本,内容一致,但是序言或出版说明,一种有一种的立场和语言。这本《三国演义》由张恂子和李逸侯作序,张恂子著有《隋宫二朝演义》等书,语言是大白话式的,“于是曹操的霉便是倒定了”“不尴不尬的是诸葛亮”“无如毛宗岗坐了贪多嚼不烂的毛病”“不免也酸溜溜的教人讨厌”。李逸侯则称“新文化书社经理樊春霖先生,为提倡白话文学,已经把《水浒》《红楼梦》两部最有价值的白话文学书,标点印行了,现在又想到这部适应普通一般人需要的《三国演义》,访求善本,精心考校,加以标点,复行排印”。李的这番话不能相信,三十年代上海书业以“新式标点”为噱头,以“一折八扣”为卖点,大肆翻印古书,谋求暴利。所谓“访求善本,精心考校”全是骗人的鬼话。第一回便出了洋相,“宴桃园豪杰三  斩义结黄巾英雄首立功”。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