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买书记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2月24日        版次:AA12    作者:谢其章

    【书评】

    谢其章

    《小说家》第2期,欧阳山主编,小说家月刊社1936年12月出版。“三红一创”“青山保林”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风靡全国的长篇小说,忽略了欧阳山的《三家巷》和《苦斗》。论资历,欧阳山最老,1936年即主编了《小说家》杂志。第二期是“悼念鲁迅先生特辑”,里面有个重要的资讯,鲁迅一直关注和支持的“上海木刻作者协会”于鲁迅逝世后二十天成立,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成立宣言”称:“可是在最近,鲁迅先生突然辞世,我们失去了最好的指导者,最勤快的介绍者,对于他的死,我们木刻的青年比任何人感到更深切的悲痛,但一方面也就觉到我们的责任的重大了。”《小说家》有别于同类杂志,给予大量篇幅记录“小说家座谈会”,出席者有萧军、沙汀、欧阳山、周而复、聂绀弩、陈白尘、张天翼、王任叔等二十余人,每人的发言均如实记录。开会前欧阳山:“我提议,为纪念我们伟大的先行者鲁迅先生逝世默哀三分钟。”

    《唐诗小札》增订本,刘逸生著,广东人民出版社1962年4月出版。此书后来的版本都不如初版本朴茂可爱。喜欢唐诗,也喜欢读一些“通俗讲解”唐诗的小册子,这些小册子里尤其喜欢《唐诗小札》,浅显易懂的“诗话”,简明扼要的“考证”,读起来非常惬意。刘逸生从报馆的杂役,校对,编辑一步步做到主任及总编,这些经历他都写进了《学海苦航》。

    《拾遗小笺》,陈子善著,海豚出版社2014年5月出版。这本书写的都是作者擅长的旧文坛人物和掌故,这种书一直被称为“小众读物”,里面多为大众可知可不知的故事和知识。我应该属于“小众”之一分子,买到书后先挑感兴趣的题目看看,不必每篇都看,也不必“一口气读完”。因为我偶尔也写一点儿旧文坛的小文章,这书对我而言另有实用的价值。这两天正在写杨晋豪对戗李影心,闹不清楚李影心什么来头,说了什么过头的话惹恼了杨晋豪。正巧这书里有篇《李影心的〈书评家的趣味〉》,帮了我个大忙。

    《柳如是别传》,陈寅恪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9月出版。这是部名著。主角之一谢三宾(象三)是我十世祖,父亲说起这位老祖宗,一边引以为傲,一边埋怨大节有亏。我一直持无所谓的态度,“殉了明”亦未见高到哪去。人们津津乐道钱谦益与谢象三“争妓柳姬”之风流韵事,到底是看客心态。我的朋友止庵曾言某某比喻某某“当代柳如是”褒乎贬乎。钱谦益因建造绛云楼,将前后《汉书》损二百金售于谢象三,叹曰:“床头黄金尽,平生第一杀风景事也。此书去我之日,殊难为怀。李后主去国,听教坊杂曲‘挥泪对宫娥’一段,凄凉景色略相似。”陈寅恪对这事说了很有道理的话:“象三虽与牧斋争娶河东君失败,但牧斋为筑金屋以贮阿云之故,终不得不忍痛割其所爱之珍本,鬻于象三。由是言之,象三亦可借此聊以自解,而天下尤物之不可得兼,于此益信。”称柳如是“尤物”,听着与“柳姬”没大差别,骨子里还是瞧不起人家的出身。

    《我的1945:抗战胜利回忆录》,《民间影像》编,同济大学出版社2017年8月出版。日本投降的那天,万众欢腾,颠沛沦落在重庆的父亲赋诗一首以志盛况,诗云:“广播欣闻敌军降,敲盆作鼓喜欲狂。骤获胜利疑似梦,好风送我还故乡。”狂喜的心情是真实的,诗却不能算好诗,也许是父亲熟读杜甫诗《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吧。父亲后来无数次回忆那个胜利之夜晚,以至于我对“举国欢庆”深信不疑并大受感染。这本书的内容我想父亲肯定喜欢读,读了肯定要大发感慨,考虑到老人家的血压,暂时不借给他吧。这本书的作者来自各个阶层,甚至包括“一个伪满军官的日记(1945)”。六十几位胜利亲历者叙述了大量细节,极其引人入胜。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2019年第1期,本刊编辑部编辑出版。我买此刊,时断时续,一百期之内几乎全了。一度弃买,近年又恢复买,盖每期总有一两篇可看的,如周作人未刊日记,周作人与沈启无通信等等。今年最新一期,见有陈平原“周氏兄弟研究”之新文《二周还是三周———现代中国文化史上的周建人》,便赶紧买了,读后一如既往地大失所望。周氏三兄弟,老三成绩最差,这是事实。作者却“没话搭拉话”“为赋新词强说愁”,故作惊人之论,非要三个兄弟搁一锅里搅拌:“现代文学界日后谈‘周氏兄弟’,不再局限于老大老二,还能添上老三周建人,我相信会更精彩,更曲折,也更有历史感。”作者三拐两拐欲将“文化史”偷换成“文学界”,这么做也改变不了周建人在“文学界”不入流的地位。该文用词浮泛,居然出现“站台”“操盘手”等网络语。另外那句“名义上的妻子”意味含糊。再者,黄乔生著有《周氏三兄弟:周树人周作人周建人合传》、朱正著有《周氏三兄弟:三兄弟的三种价值取向》,该文并无新意,炒冷饭罢了。

    《民国画报人物志》,周利成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8月出版。作者于市级档案馆任职,“自序”中称“我从2000年开始收集民国画报,走遍了全国的各大图书馆,档案馆,前后复制二百余种,十几万页。”这样的公私兴趣无缝连接,真是羡煞人的职业。本书人物分政界、军界、商界、学界、艺术、体育。上至“孙中山的三次天津之行”“溥仪避居天津的日子”;中有“周作人打油诗风波”“鲁迅与邵洵美的文坛纠葛”;下至“‘美人鱼’杨秀琼的悲剧人生”“网球名将许承基之死”,洋洋洒洒六十来号人物。上举六文,我只对345略有知闻,凭着这三篇的路数,大致可以判断这是属于“由此说开去”的写法,“此”即“民国画报”。史料准确与否,真相到底如何,只好请读者诸君自个儿擦亮眼睛了。反正我是不认可杨秀琼属于“悲剧人生”的,若我来写,会用这个题目“红极一时的‘美人鱼’”,能够像影后胡蝶一样终老温哥华,够得上悲剧么。《北京人在纽约》王启明对郭燕吼:“那要是算绝路的话,干脆你把我往绝路逼吧!”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