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论]整治恶意电话营销须优先保护公民个人信息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2月24日        版次:AA02    作者:肖俊

    近日,媒体报道一则新闻,中国联通的用户们收到了一条群发短信:“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未经用户同意,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擅自向用户拨打商业营销电话。我们将对涉嫌营销扰民的电话进行依法处置。”根据记者采访,整治营销电话扰民行动源自去年7月份工信部等13部门共同发布的《综合整治骚扰电话专项行动方案》,联通等用户收到的短信是这个行动的一个步骤。

    恰巧笔者在前几天的朋友圈感慨道,年后明显感觉到营销骚扰电话少了很多。我有个习惯,打进来的电话先看下有多少人标记为骚扰电话,然后立即拉进黑名单。我看了下昨天和前天的电话记录,已经拉黑的骚扰电话都是5个。而在前些年,骚扰电话多的时候每天达几十个,不胜其烦。

    整治营销电话骚扰必须从源头开始,即个人信息保护。但现实是,只要在学校、医院等正规机构登记过号码,你的号码就很可能流入市场,更不用说在开发商、物业公司、理发店、健身房、商场等信誉存疑的商业机构。少数商业机构不仅缺乏公民信息保护意识,甚至将买卖信息作为获利手段。

    但电话营销毕竟是一种市场销售手法,不能因为要整治就把所有的电话营销都禁了。在媒体的这篇报道中,可以看出各通信企业都很重视,但也比较谨慎。一方面涉及它们自己的利益,它们自己相当部分业务和利润就是来自电话营销;另一方面也涉及市场保护与营销行为认定,哪些行为属于恶意营销、存在骚扰事实,作为平台方不是那么容易做出迅速判断。譬如联通群发的这则短信,虽然态度明确,但是究竟如何管控恶意营销、如何区分一般营销与恶意营销,都没有交代。

    笔者认为,骚扰电话的整治需要走出过去“整治-放任-再整治”的循环,整治方案应将重点放在源头治理上。从20多年前电子邮件骚扰到现在的电话骚扰,公民信息保护的实际状况并不乐观。正是因为一直以来缺乏对公民信息的有力保护,才使得某些商业机构和个人看到了其中的商机,钻了法律的空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买卖市场。

    针对公民信息保护,需要更完善的制度建设,并根据市场的实际状况及时调整相关规定。比如这几年一度十分泛滥的贷款电话,它们大量运用成本较低但营销效果较好的电话营销。金融部门针对这些营销行为没有制定明确的规定,某些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在实行业务委托分销时未就承担分销业务的机构制定起码的约束制度。例如,绝大部分贷款电话都知道用户的姓名、单位,他们手上的这些信息是怎么获得的?某些银行有没有尽到信息保护的义务?签分销合同时有没有约束条款?

    骚扰电话整治行动中需要认真对待的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区分一般营销和恶意营销。一般营销是合法的市场行为,需要保护,恶意营销需要打击。以笔者个人体验,绝大部分骚扰电话在性质上都属于一般营销,并不带有显著恶意。只要是途径合法、手段合法(基于公民同意基础上)获得的公民信息,就不应该列为整治对象。笔者建议,工信部等部门可以将保护公民信息的企业制度和市场制度建设列为重要工作内容,从制度上规定企业尽到保护公民信息的义务,尽到约束关联企业行为的义务,这样的整治才能走出治乱循环。□肖俊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