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化解养老隐性债务,必须尽早谋划大局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2月24日        版次:AA02    作者:南都社论

    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在京发布了《社会保障绿皮书:中国社会保障发展报告(2019)》。报告指出,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从传统现收现付模式转向“统账结合”制度模式时,对于历史债务的处理方式较为模糊。新制度建立初期背负了过多的历史欠债,不仅需要偿还原有制度的隐性债务,还需要注重自身的积累,从而进一步扩大隐性债务规模。报告指出,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隐性债务应尽早面对并采取改革措施。

    绿皮书所提到的“隐性债务”,指的是支撑目前养老保险制度运行的逻辑是“借新债还旧债”,即由目前正在工作的年轻人缴纳资金,然后发放给已经退休的城镇职工。这种做法要得以持续,基本需要满足几个条件。其一是年轻人永远比老人多,这就要求人口出生率保持高位水准;其二是老人领取养老金的时间不会快速增长,这就要求老人退休之年和离世之年的时间不能变得太长;其三是科学技术快速进步,劳动生产率大大提高,经济增长动力强劲。

    对于中国社会来说,上面提到的三个条件,前两个都难以满足。因为中国目前的人口出生率已经降到1.2左右,而要维持人口总规模不变,必须保证2.1的出生率。而在老人领取养老金的时长上,由于延迟退休的幅度远远赶不上国人平均预期寿命的增长,所以,养老金的支出压力将会非常大。

    2013年12月,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扬教授的团队曾对全国层面的养老保险资产负债表做过测算,结果显示:到2023年,全国城镇企业职工含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将出现收不抵支,到2029年,养老金累计结余将耗尽,到2050年,累计缺口将占当年G D P的91%。事实上,进入2016年,黑龙江养老金就已经开始收不抵支,当年收入890亿元,支出1210亿元,当期收不抵支320亿元。黑龙江的境况并不特别,只是相对于大部分省份早几年到来而已。

    在这种背景下,绿皮书对化解养老金“隐性债务”的分析,并非局限于延迟退休、国资充实和养老金入市这三大举措。当然,并不是说这三点不重要,相反,在现阶段,应当在确保分配公平的前提下,继续以谨慎稳妥的方式落实这三大策略。而像养老金层面“南水北调”这样的做法,由于模式趋于成熟,其中涉及全国目标的统筹与地方合法权益的协调,迫切需要用法律的形式加以明确和守护。

    不过,考虑到养老金隐性债务庞大,最终要顺利解决该问题不能仅仅囿于问题本身,而是要跳出问题看困局和出路。绿皮书认为,应该打破目前以政府补贴、单位和个人缴费支撑养老金制度,转而建立以政府为责任主体的财政性社会保障支柱、以单位和个人为责任主体的保险性社会保障支柱、以社会为主体的社会性社会保障支柱、以个人责任为主体的商业性社会保障支柱等“四个支柱”。

    对于目前习惯了每月领取养老金的退休人员来说,他们的权益应当得到保证。但是,对于依旧还在工作的人来说,可能就要面对不一样的局面了。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处理养老金缴纳者的权利-责任对等问题将不可回避。而更重要的是,建立养老“四大支柱”的过程不会一蹴而就。就目前来说,降低企业的社保费率是为其减负的重要举措,此外,在鼓励企业设立职业年金制度上,公共部门与私人部门的公平性问题,也需要做进一步探讨。

    一言以蔽之,对于中国这样未富先老的社会来说,养老困局的应对必须及早谋划,一旦明确了改革原则,就要坚定不移地推行下去。只有这样,今天这一代年轻人老有所养的目标,才能如期实现。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