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永年先生旧藏的周作人致龙榆生四札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2月24日        版次:AA11    作者:曹旅宁

    周作人致龙榆生信札局部。

    曹旅宁

    台湾“中研院”文哲所林玫仪女士近日寄赠2018年12月出版的先师黄永年先生《树新义室所藏忍寒庐词人手札》。此批书札、词稿为1956年秋黄先生随上海交通大学西迁长安之前,忍寒居士龙榆生为表纪念所馈赠。在黄先生处精心保存近四十年后,才由林玫仪女士2005年访得,并在十三年后精印成书。

    周作人致龙榆生四札,写于1944年4月20日及5月3日不足半月间。除关心忍寒居士之宿疾(胃疡)言以饮食之法治疗外,探讨《求是月刊》撰稿事,文集《书房一角》将出版事,报告纪果庵出任“北师大”秘书长事,皆道及其近来看段玉裁、王筠诸家之《说文解字》著述心得,发觉小篆去古文甚远,及借读原本《福尔摩斯探案》事。知堂与乃兄鲁迅在日留学时曾就《说文》问学于章太炎,曾收藏号为最难得之清人桂馥《说文解字义证》刻本。知堂感社会文字进化之剧,故有此憾耳。

    《树新义室所藏忍寒庐词人书札》只印行墨迹,今试将四札释文如下,以飨读者:

    榆生先生左右,久未问讯,维起居佳胜为颂。知将与果厂等办一刊物指导青年,甚为盛事。极愿尽一分力而近来写文章的兴趣甚少,一时殊无把握。弟平生最怕成为文人,而一写文章旁人便又生怕弟出来占文人之一席。呼啸即起(海上各家)。弟自己固亦厌烦,同时也不愿非本意的予人不安,辄又想将纸笔收起,不过此亦有如吸纸烟欲戒殆不易之耳。近来多暇,将所写杂文编为集,又收辑以前各种关于书籍之短文编为一册,名曰《书房一角》,均讬此间书店出版,大约新正可以印成,当寄呈请教。前日山口先生南下,在中大多承照拂,甚为感荷。北京日来大冷,昨晨室外已是零下8度。想南京当尚温和也。匆匆不尽,即请近安,弟作人启,十二月四日

    榆生先生左右:旬日未奉教言。维起居佳胜为颂。日前纪君来访,似有留平之意。嗣知已就任师范大学秘书长之职。固为学校得人庆。唯想公务颇忙无暇写文章亦是一大损失耳。旧历新年将届,不免有些杂务减少读书之乐。须至阳历二日才能安定。王古鲁君为事南下,想当住访。匆匆不尽。即请台安,弟作人启,一月廿日

    榆生兄赐鉴:三十日手书早已收到,迟复为歉。知尊恙可以无须手术,甚为嘉慰。大抵只用食饵治疗当可奏效。唯能加意摄卫并以精神力补药力之不及耳。顽躯安适如恒,可以告慰。近来为看书经济起见,找得段茂堂、王菉友诸家之说文解字注阅之,为其琐碎干燥故颇禁(平声)看,而且可以反复重阅。不比别的书籍一大部只有几天好看也。此种吝啬的读书法亦是新发明,可发一笑。匆匆即请近安,弟作人启,四月二十日

    榆生先生赐鉴:惠书诵悉。知身体安康甚为欣喜。弟亦安适如常。近看文字学书别无进益,只觉得李丞相的小篆亦已去古文甚远,不下于今隶之与小篆也。日来又借得《福尔摩斯探案》原本阅之,颇有兴趣。《说文》已有好几天不看了,但福尔摩斯阅了后,仍不能不再请教许叔重耳。即请近安,弟作人启,五月三日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