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找祖先,也寻找自己

范小青长篇新作《灭籍记》出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1月27日        版次:AA11    作者:黄茜

    南都讯 记者黄茜 发自北京 著名作家范小青的长篇小说《灭籍记》新书发布会近日在京举行。《灭籍记》是范小青在文学领域的一次探索,整个文本具有先锋色彩。小说一出版,就登上“2018《收获》文学排行榜长篇小说榜”等重要榜单。

    以“回到苏州”为主题的故事

    “我是个孙子。可我不是个普通的孙子。我是个真孙。我们这地方,是个有文化的地方,过去经常在戏文里唱才子佳人假子真孙这样的故事。我就是那个真孙。”《灭籍记》以一段主人公的独白开场,奠定了轻松诙谐的调子。

    小说讲述主人公吴正好寻找祖辈,最终引出一段特殊的历史以及叶兰乡、郑见桃、郑永梅等一系列人物在这段历史中的离奇境遇。吴正好是一个“假子真孙”,因为一纸祖屋契约的意外出现,无形中改变了他的命运。他开始寻找父亲的亲生父母郑见桥和叶兰乡,一步步获取线索接近真相,又一步步线索断裂一无所获……

    通过对祖父辈的寻找,范小青在《灭籍记》中对人的“身份”问题抛出了终极提问。在书中,“籍”是几张薄薄的纸片,也是个人生存于社会之中的证明,它承载的“身份”负载了历史与哲学的多重复杂含义。

    谈到写作《灭籍记》的缘由,范小青在新书发布会上表示,她的初衷是想写一个以“回到苏州”为主题的故事。范小青从小在苏州的机关大院长大,对苏州老宅保有美好的记忆。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裤裆巷风流记》就以苏州老宅为背景。“到了《灭籍记》,我想用当下的眼光再去重新打量那些记忆中的苏州老宅,写它们在今天碰到的普遍性问题。”

    而小说主人公对于“身份”的孜孜寻找,在范小青看来,来源于时代变化中产生的某种荒诞。“在‘新’与‘旧’交替的时候,旧规则没有被完全打破,新规则也没有完全得到确立,这时候就会产生缝隙。在缝隙里面有荒诞的种子,荒诞的种子就是文学的种子。”范小青表示。

    它环环相扣、波澜迭起、节外生枝

    在新书发布会上,著名文学评论家贺绍俊对比了西方现代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荒诞和范小青小说中的荒诞,认为后者的荒诞性从日常生活中提炼而来,经历了冷静的观察和理性的淬炼,可称之为“荒诞的理性”或“理性的荒诞”。而“寻找”,一直是范小青小说构思的出发点。贺绍俊说:“从早先的寻找会唱昆曲的老人或者寻找一个账本,到《灭籍记》中的寻找身份,范小青的‘寻找’也在不断变化,她的‘寻找’越走越深,直至走向哲学,走向抽象。”

    著名文学评论家阎晶明则评价《灭籍记》是范小青创作历程当中具有标志性的一部作品。虽然写的是小人物,但无论是寓言的况味,还是形式上先锋小说的自觉,都贯穿文本始终。“范小青写了一群有烟火气的、非常普通的中国人的生活,但她在更高的层面以及更深的主题意义上找到了自己所要表达的东西。”阎晶明说。

    虽然有着宏大的主题和严肃的思考,《灭籍记》读起来却是一部有趣、顺畅、让人忍俊不禁的小说。著名作家李浩在新书发布会上表示,范小青在《灭籍记》中展示了让人惊艳的叙事能力。“它环环相扣、它波澜迭起,它节外生枝,它暗潮汹涌。她的讲述也颇有趣味,话里有话,话里包含着颇让人回味的东西,然而又是那样顺畅自然。”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