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能满足于观念革新,教师减负要有解题思路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1月19日        版次:AA02    作者:毛建国

    来论

    在昨日召开的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说:“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给学生减负,今天我要强调,教师也需要减负。”陈宝生表示,现在教师负担很重,各种填表、考评、比赛、评估,各种与教育教学科研无关的社会性事务,压得老师们喘不过气来。今年要把为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教育部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

    陈宝生这席话,讲到了很多教师的心里。去年6月,《半月谈》推出一篇报道,反映近年来中小学应对的各类督导评估、达标验收、检查评比多如牛毛,不堪重负。比如,每月接待好几拨检查,校长成了“迎检专业户”;老师被折腾,加班准备迎检材料,教学成了副业……有老师甚至感慨,“上课、辅导、教学活动都不怕,就怕各级各部门搞检查。”

    这就是当前教育的现状,不仅学生需要减负,教师也需要减负。当然,与学生的负担不同,教师的很多负担来自主业之外,与教育教学科研无关。但是不管如何,当教师背负着沉重的压力时,又哪有多少时间、精力和心情用来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专业化水平?换言之,沉重的教师负担,不仅挤压了教师的幸福感,也在相当程度上影响了学生的获得感。

    与学生减负一样,在教师减负这个话题上,也从来不缺少表态。即便那些把压力传递给教师的部门,在公开场合恐怕也赞同给教师减负。与学生减负一样,指望一个号召一个强调就能实现教师减负,也基本上没有任何可行性。

    提起当前的教育,很多人都在感慨“题海战术”。大量地重复解题并没有多大意义,重要的是要从题海中找到思路。而在教师减负上,其实也需要解题思维。陈宝生表示,要全面清理和规范进学校的各类检查、考核、评比活动,实行目录清单制度,未列入清单或未经批准的不准开展,要把教师从“表叔”“表哥”中解脱出来,更不能随意给学校和教师搞摊派。这其实就是一种解题思路。

    由于各地情况不同,存在负担各不相同。站在教育部的角度,可能很难拿出一个全国性的清单,明确指出什么不可以进校园。所以,既可以也需要谈谈理念,讲讲态度。但对于地方教育部门而言,一定要有实打实的行动,首先从自身做起,简化甚至取消各种填表、考评、比赛、评估;还得有担当精神,把各种不相干的社会性事务,硬碰硬地顶回去。在北京国子监街的一旁,竖立着一块石碑,俗称“下马石”,上面写着“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学校就应该这样,教育才是主业,其他都是副业,副业必须让步于主业。

    当然,一些填表、考评、比赛、评估,乃至一些检查和社会性事务,也不能完全被否定。很多问题需要理性客观地看,正如适当填几张表,也能理解;只有填多了、泛滥了,才能称为“表叔”“表哥”。对于地方教育部门来说,必须拿出一个清单,明确什么样的评比表彰、检查督查、事务活动,可以涉及到教师。如果不在清单之内,不管有着怎样的冲动、抛出怎样的理由、找到怎样的领导,都不要再麻烦老师了。

    “教师减负”一定要有解题思维,要拿出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通过清单的形式呈现出来,千万不能陷入空对空,只听到一级一级讲道理、一级一级喊口号。最怕的是,在教师减负上,也来个层层发动、层层发文、层层填表,最终推动教师减负的过程反倒成了教师的新负担。 □毛建国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