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国医大师远去 仁心仁术永在

邓铁涛平静中离世,享年104岁,众多弟子、好友追思 曾研制“冠心丸”,开出预防SARS药方,配制邓老凉茶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1月11日        版次:AA10    作者:

    扫码看详情

    邓铁涛用一生阐述了自己的“中医梦”,他曾向学生提出“学我者必须超过我”的要求,表达对中医继承人的期盼。

    邓铁涛生前立下的遗嘱。

    昨日下午5时,邓铁涛追思会在广州中医药大学举行。

    邓铁涛倡导治未病理念,提出寿而康的百岁工程。图为邓老身体力行推广中医养生操八段锦。

    2000年起,全国名老中医开始在广东省中医院带徒,邓老身体力行,每周到医院带教、查房。

    19 8 8年,邓铁涛在江门市中医院开讲座。

    追忆逝者 启迪生者

    邓铁涛

    (1916-2019)

    1916年农历10月11日出生于广东开平,19 3 2年就读于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19 3 8年正式从事工作,19 9 2年其“脾虚重症肌无力的临床和实验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广东省人民政府曾两次向其授予“广东省名老中医”称号。2003年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聘为“抗非”专家顾问组组长,2005年被聘为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973计划)首席科学家。2 0 0 7年被评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医药类)项目中医诊法代表性传承人。2 0 0 9年入选国家人社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共同组织评选的首届“国医大师”,是当年广东唯一获此殊荣者。

    昨日早晨6时6分,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全国首届国医大师、现代著名中医学家邓铁涛,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104岁。

    这位已走过1个世纪的老者被称为是广东人的“宝贝”,曾成功研制“冠心丸”、“五灵止痛散”等中成药。他捍卫中医如生命,曾多次在摈弃的呼声中坚守中医的发展和传承,被称为“铁杆中医”;他带着中医团队“闯入”危急重症领域,为治疗世界性难题的重症肌无力提供了中医方案;他还开出预防S A R S药方,并在S A R S药方的基础上,改良发展出“邓老凉茶”。在他96岁的生日庆典上,邓老曾说:“我就是为中医而生的人。”

    昨日下午5时,邓铁涛追思会在广州中医药大学举行,现场悬挂着这一副挽联写着“生是中医人,死是中医魂”。他的众多弟子、好友悉数到场,以鲜花追思、谢别。

    病中考儿

    留遗书称“仁心仁术”是最大遗产

    “我把我该做的工作都做完了,我还怕什么呢?”在生命后期,邓铁涛曾对弟子、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吴伟这样说。

    据悉,2018年12月8日,天气骤冷,邓老发热,因“肺部感染、冠心病、心力衰竭、心脏骤停”,经及时抢救,转入IC U.一周后好转稳定顺利脱离呼吸机,并能转入普通病房。然而,2019年1月7日,邓老再度发热,肺部感染诱发心力衰竭、心律失常(室性心动过速),转入心血管科CCU抢救治疗。2019年1月10日早晨6点06分,邓老去世。

    据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消息,此前,邓铁涛自2017年10月2日因“肺部感染,冠心病、心力衰竭”在医院心血管科住院治疗。一年多来,病情一度很稳定。

    邓铁涛的弟子、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主任中医师陈瑞芳曾来到病房探望,她表示:“我去看了邓老,他当时精神还好,还笑着说:我又从死亡线上走回来了一趟。”

    回忆起当时的抢救情形,邓铁涛的家人写道:“我想这次邓老用自身生命做试题,首先考验儿子邓中光的号脉水平,同时考验心血管科的抢救时效,进一步测试lCU、CCU的救治管理防感染水平,整个过程在医院领导的关心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看到中医传承后继有人,邓老终于放心微笑着回到普通病房。”

    邓铁涛的弟子邹旭表示,此前邓老已早早地叮嘱家人,住院已经近月,年纪大了,“不用再气管插管、上呼吸机了。”因此家人和弟子们都已有所准备,达成共识。他还每天跟弟子开玩笑,在交谈中没有悲观失落,也没有对疾病的忧虑抑郁。

    “邓老离开时是早上6点多,当时身边有十多个人陪同,包括他的几个大弟子,还有家人。老师离开的时候,很平静,没有什么痛苦。”吴伟说。

    邓铁涛的遗书也在当日上午开封。他在遗书中说:“我施留给儿孙最大的遗产是仁心仁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笔遗产早已交给两个儿子……邓铁涛研究所之一切所有非我之财物,其所有照旧与附一院及中光共管”。

    铁杆中医

    多年为中医发展奔走呐喊

    1月10日,作为国医大师邓铁涛的编外弟子,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杨志敏在出席完追思会后,向南都记者形容,邓老是一位“捍卫中医如生命的人”。这样的特点,在邓铁涛80多年的中医生涯中,早已得到验证。

    时间回到1950年,在新中国第一次卫生工作会议上,年轻的医生们在讨论“中医存废问题”,有西医提出“废医存药”,废除中医理论中的阴阳、五行、藏象和四诊八纲,认为中医是封建医,应随封建社会的消灭而消灭。

    面对一边倒批评中医的舆论,还是三十出头的青年医生邓铁涛通过媒体刊登近万字的文章,为中医赢得发声的机会。几番争论后,医学界形成共识,“西医中国化,中医科学化”,“中西医结合”被确定为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医学发展的方向。后被称为“铁杆中医”。

    20世纪80年代,中医发展再次面临困境,出现后继无人的局面,邓铁涛写信请求重视中医传承,获得肯定。1986年12月,国家中医管理局正式成立,中医开始有了自己的“家”。1990年,邓铁涛再次联合7位全国著名中医药专家上书中央,恳切呼吁加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职能,得到中央高度重视,后加强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职能,并相继成立了省、市级中医药管理局。

    2012年,已经97岁高龄的邓铁涛坚持出席第七届南方中医心血管学术研讨会,会上,他再次指出中医是祖国的瑰宝,呼吁发挥中医所长与世界接轨……“对于中医问题,邓老从不含糊,中医每每有风吹草动的事情,他总是第一个挺身而出。”杨志敏说。

    邓老是这样说的,自身也是这样做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吴伟,约8年前开始负责邓老的保健工作。他表示,邓老50多岁时就有高血压、冠心病,但他不轻易服用西药,如阿斯匹林、抗血脂药物等,而是一直主张用中医的方法治疗。

    吴伟说,邓老之所以长寿,跟他规律的生活习惯息息相关。邓老擅长非药物疗法,针对高血压、冠心病,他每天早晚会练习八段锦、太极拳、气功。“早上八九点不要干扰他,中午1点多午休睡到下午4点,晚上10点准时睡觉,熬夜的情况很少。”在被问及长寿的秘诀时,邓老常言道:“养生必先养心,养心必先养德”。

    攻坚克难

    中医治疗肌无力症有效率达98%

    多年以来,人们认为中医之长在于调理,对急症危症无可作为,但邓铁涛率先打破了这一局限。

    根据广州中医药大学提供的资料显示,曾有一位患肠梗阻的青年患者,疼痛难忍,病情危重,主治医师想以手术化解。邓铁涛来到患者病床前,舌诊见剥苔下有新苔生长,他立刻建议先不手术,开以大承气汤处方保留灌肠,很快解除了梗阻。

    一名5个月大的婴儿,呕吐啼哭,腹部触摸有腊肠样包块,经透视确诊为“肠套叠”,邓铁涛要求先服中药数小时后,又以蜜糖水灌肠,并在腹部肠型包块处叩击梅花针,其后婴儿粪便排出,免去了一刀之苦。

    那段日子,邓铁涛带着一众西医中高级研修班的学生,守在危重病人床边,运用中医非手术疗法,成功治疗数例肠梗阻病人。以至于决定病人开刀不开刀,医院方面往往要征求中医的意见。

    几十年来,邓铁涛治好了很多疑难危重病症。他提出,从补脾健胃着手治疗重症肌无力这个世界难题的研究,并成立了治疗重症肌无力患者的科研小组。邓铁涛和他的科研小组治疗重症肌无力病人的有效率达到98.8%,跻身国内外先进水平,单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团队就成功抢救重症肌无力危象患者过百人次。

    1992年,“脾虚重症肌无力的临床和实验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我说我已经把它(重症肌无力)攻克了,它有经得起考验的社会效益。”

    临危受命

    改良SARS药方成“邓老凉茶”

    2003年初,一种世界首次发现的烈性传染病突然袭击广东,后来被定名为“非典型性肺炎”。当年2月中旬的广州,SA R S进入发病高峰期,医学界对SA R S的致病元凶颇有争议。时值87岁高龄的邓铁涛站出来说:“SA R S是温病的一种,用中医药可以治好。”

    据邓老的弟子、广东省名中医、广州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邹旭回忆,“非典”期间,他同在医院工作的夫人受到感染,是第一批感染者,当时他感到彷徨无助。邓老得知后,根据其病情症状,提出了处理意见并强调必须停用抗生素与激素。“别人的方法是杀病毒,他提倡的方法是扶正祛邪,中药注重益气健脾渗湿,结合疏风清热解毒。”邹旭遵循了老师的方法,6天后,其夫人痊愈了。

    “非典”期间,国家科技部中医药科技情报所所长贾谦等为疫情来到广州中医药大学调研,当时他询问邓铁涛中医能否治疗“非典”?邓铁涛给予肯定的回答,并在访问后写下中医理论文章,为全国中医介入抗击“非典”提供参考。随后,邓铁涛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聘为“抗非”专家顾问组组长。

    当时37岁的广东省中医院教授杨志敏被派往香港前线抗“非典”。杨志敏表示,那时候邓老就是他们团队强大的“后盾”,几乎每一天他都通过电话连线,指导对症用药。“很多病人的病情都非常复杂,我们面临的压力也很大,但邓老一直都细心倾听病人的情况,用心指导我们”。

    中医的介入为“抗非典”做出了重要贡献,单是邓铁涛所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就收治了58例病人,取得了“三个零”的成绩:没有病人转院,没有病人死亡,没有医护人员感染。

    2003年4月,邓铁涛的学生朱拉伊找到他,谈到如何振兴中医中药、让中医中药现代化的问题时,邓铁涛就在原来预防“非典”药方的基础上稍作改动,并把配方给了朱拉伊。随后朱拉伊创办了药业集团,命名为“邓老凉茶”,而其凉茶正来自于邓铁涛的非典药方改良。

    跨界收徒

    “借传媒翅膀,让中医起飞”

    邓铁涛曾多次在媒体上,以他客厅悬挂着的亲笔墨宝《铁涛理想》阐述自己的“中医梦”:有自己的观点和理论体系,有创新的学术成果,有经得起考验的社会效益,有一支可持续发展的队伍。

    “二十一世纪是中华文化的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这就是我几十年前就开始的最大的梦。”邓铁涛曾对媒体表示。事实上,早在1990年全国“继承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拜师大会”上,他就向学生提出“学我者必须超过我”的要求,表达对中医继承人的期盼。

    2004年,88岁高龄的邓铁涛又收下两名特殊的弟子,分别是网易C E O丁磊和凤凰卫视主持人梁冬。丁磊曾在拜师仪式上表示,“拜师是想通过中医学习传统文化,并希望能通过网络传媒为中医药的传承尽一点力。”而邓铁涛对这两个弟子的评价则是“很好,不错”。

    虽然不是医疗界人士,但邓铁涛还是破例收徒,对此他表示:“因为中医要走向21世纪,传媒是我们的翅膀,收这两位传媒界弟子,就是想借电视媒体和网络媒体这一双翅膀,让中医起飞!”

    对于中医传承,邓铁涛始终不遗余力。2018年6月,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收到了一笔特殊的捐款,来自该院103岁的国医大师邓铁涛,这笔钱是他所获首届“北京中医药大学岐黄奖”的全部奖金。

    对于这次获奖以及将奖金悉数捐给单位科研的决定,邓铁涛曾嘱咐:“彷徨几十年的中医可以说已走在大路上,前途有如万里云天,远大光明,就看现代中医和有志于研究中医的其他科学家们的努力了。我们任重而道远。”

    心系家乡

    把中医治疗理念带回家乡

    对于家乡江门,邓铁涛也有着一份割舍不断的情。他不仅亲自到江门开讲座,还通过儿子和学生将中医治疗理念带回家乡,用心指导家乡医院治疗重症肌无力治疗,更鼓励江门医护人员走进基层为群众送健康。

    早在1988年,邓铁涛便在江门市中医院(江门市五邑中医院前身)的一场专题讲座中讲解其中医治疗理念。在此后的30余年里,他年事已高未能常回家乡,但其中医治疗理念却不断在江门开花结果。

    “邓老在主导开展重症肌无力的相关研究课题时,会邀请我们医院参与其中。即使在课题结题后,我们也一直和广州中医药大学邓铁涛研究所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邓老的弟子刘小斌教授常会指导我们按照邓老的理念治疗重症肌无力。此外,邓老的儿子也会到我们医院开展心脑疾病的讲座。”江门市中医院脑病科主任石青回忆道。

    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邓铁涛还曾亲笔挥毫写下“走基层,送健康,中医药为人民”,赠予江门市五邑中医院,鼓励该院的医护人员走进基层为人民送健康。如今,这幅字仍挂在江门市五邑中医院的会议室内,勉励着每一位医护人员。

    “邓老是我们中医界的偶像,也是一位很有风范的长者。”石青回忆道。“邓老曾带出很多学生,我们医院里就有好几位是他学生的学生。我们还曾经组织起来一起到广州探望邓老。”

    邓老祖籍是江门开平市月山镇,他一直关心支持家乡建设,关注家乡中医药事业的发展,捐资家乡办学,并派弟子到开平讲课。

    他与夫人林玉芹女士结婚后,一生相互帮助相濡以沫。2002年8月,他遵照夫人的遗愿,捐款30万元在家乡月山中学建了一栋学生宿舍“林玉芹楼”,并在多年来,陆续向学校捐赠一批书籍。

    统筹:

    南都记者曾文琼

    主笔:

    南都记者余毅菁

    采写:

    南都记者 曾文琼 阳广霞 余毅菁 罗韵姿 严亮

    实习生 陈雁南 敖银雪

    通讯员 肖建喜 张秋霞

    摄影:

    南都记者张志韬

    (通讯员供图)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