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场公彦:希望“岩波新书”在中国赢得读者

“新经典·岩波新书精选”近期推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9年01月06日        版次:AA11    作者:黄茜

    岩波书店总编辑马场公彦。

    南都讯 记者黄茜 发自北京 日本的爱书人之间流行着一句话:“童书看福音馆,文学书看文艺春秋,社科书看岩波书店。”小开本、富于知识量和趣味性的“岩波新书”,称得上日本的国民读物。

    近日,“新经典·岩波新书精选”新书发布会在北京PageO ne三里屯店举行。新经典出版公司从岩波书店已出版的3200种“岩波新书”中遴选出13种,历时5年,推出“新经典·岩波新书精选”,目前,《过劳时代》《格差社会》《京都》《日本的诞生》《日本的汉字》《日本的神话》《日本文化关键词》等七卷已上市。

    新经典人文社科事业部总编辑杨晓燕在发布会上谈到,2005年,她在日本拜访了讲谈社和岩波书店两家出版社。“流连于书店时,我发现一个让我比较吃惊的现象,小开本的‘文库’和‘新书’在书店里所占比例特别大,还有专门的空间和专门的书架。而在这其中,‘岩波文库’和‘岩波新书’都是非常令人瞩目的。”

    她决定从“岩波新书”浩瀚的出版中挑选出一部分以飨中国读者。在精选出来的13本图书里,有经济学著作,有社会学经典,有关于历史和神话的作品,也有对异国文化的瞻望和精研。

    岩波书店创建于1913年,迄今已有105岁。“岩波新书”则于1938年11月开始发行,出版的3200种图书横跨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等各种门类。马场公彦说:“从过去到现在,我们一直以来的一个方针就是发挥学术精神,提供准确的报道,充当当代课题之间的桥梁,这就是以‘岩波新书’为首的各种‘新书’的使命。囊括所有学术分野、培养当代人的教养、提升一般读者的智力。”

    作为“新经典·岩波新书精选”的参与选书人,也是全部书的总校译,学者李文明表示,“新书”或者“文库”这种小开本文化,已经成为日本地铁文化的一部分。“日本人在坐地铁的时候,很自然的会从口袋或者包里掏出这种小书。在拥挤的地铁上阅读‘新书’是很方便的。”

    关于选书原则,李文明透露,一方面必需是权威的著作,另一方面是具有可读性,同时还要是中国读者所感兴趣的话题。据悉,此次所有13本书的译者都是活跃在第一线的日本文化研究者,日语功底深厚,不仅文辞畅达,而且装帧考究、精益求精。

    “岩波新书”一直以向现代日本人提供通识教育为己任,这种来自出版界的努力、担当和坚守让人感动。正如“岩波新书”主编永沼浩一在给“新经典·岩波新书精选”撰写的序言里所言:“不止步于获取知识,而是将获取的知识与自我的生活、生命相连接,所谓‘修养’就在于此。”

    南都专访岩波书店总编辑马场公彦

    南都:“岩波新书”为什么一律采取小开本的形式?

    马场公彦:这种书是有先例的。岩波新书其实是效仿英国的企鹅丛书。岩波新书的初代主编吉野岩三郎定下这种版式,这种书携带方便、价格低廉,设计也是统一的。

    自从岩波新书创刊以来,80年期间一直采用这个开本。这种小尺寸的图书也已经被一般读者所熟悉。日本现在的几千家书店里,都设置有专门为岩波新书所制作的专用书架。但是中国的书店没有这种小规格的书架,所以流通起来会比较困难。这也是此次新经典的“岩波新书精选”没有采取小开本的原因。

    现在中国人和日本人一样生活非常繁忙,大城市里租金很贵,家里空间也有限。所以,我也希望这种轻便、快捷、便宜的“新书”样式能够赢得中国读者的喜爱。

    南都:社科类图书是岩波新书的强项,作为出版社在选题方面会遵循什么原则?

    马场公彦:在关于选题的问题上,当然会跟作者本人进行商量。主要考虑现在不仅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所出现的问题,以及哪一些是读者所关心的问题。

    岩波新书不仅关注当下的社会问题,而且关注如何认清问题,试图发挥一些先导性的作用。比如森冈孝二撰写的《过劳时代》这本书就是13年前、2005年的时候出版的,在当时,“过劳”这个概念还没有固定下来,只不过刚刚浮出水面。在如何厘清“过劳”的问题上,这本书实际上发挥了先驱的作用。

    而这次新经典将这本书翻译成中文,其背景也是中国出现了过劳现象,它也可能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南都:“岩波新书”几十年来致力于日本国民的通识教育,在这方面取得了什么成绩?

    马场公彦:在日本有很多高中生是把岩波新书当作他们的国语课、社会学课、历史课和理科课的参考书来用的。所以它们对知识普及发挥了很大作用。岩波书店会制作一些与学校教育密切相关的书。比如针对初中学生,我们有“岩波Ju-nior”,这类书是1979年创办的,到现在已经有了900册。针对小学生我们有“少年文课”,推出一些适合孩子阅读的经典文学著作。

    南都:青少年读者是最主要的读者群吗?

    马场公彦:虽然有很多面向青少年的图书,但在日本,主要的阅读人群还是年纪比较大的人。

    因为中日的历史不同。在日本战后,尤其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读书的人数呈指数级增长。这些人到了现在也就变成了老人。另一个方面,现在三四十岁的人正处于“过劳时代”,他们读书的时间会比较少。还有一个原因,现在少子老龄化的趋势严重,也导致了读书的高龄化的程度比较高。

    南都:中国读者现在越来越少读纸质书,更多阅读电子书,日本读者是怎样的情况?

    马场公彦:从出版业界来看,纸质书最近二十年的销售量是在不断降低的。出版业的巅峰是在1996年,从销售额来看,去年比前年大概减少了一半。其中一个原因是,纸质出版的整体种类及数量在增加,但是每本书的印数在减少。另一个问题是,现在日本人整体来说读书时间都在减少。比如现在3%的人一个月读的书都不到一本。

    另一方面,电子书籍的销售量不断增加。比如去年我们的电子书籍的销售量比前年增长了1 .3倍,而从整个行业来看,电子书籍的销售量去年比前年大概增长了10倍。在整个出版市场上,电子书籍的份额占据10%.2010年的时候,情况出现了一个逆转。日本人从图书馆借的书比从书店里买的书更多了。所以说,如果从销售额来看,出版业可能不如从前。但日本人读书的时间和读书的方式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

    图书的电子化也是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非常重要的事业。市场化的出版公司大部分出版漫画类电子书,载体是亚马逊的kindle,面对的读者主要是个人读者。岩波书店虽然面对一般读者的销售额也在增长,但是更多是面对大学的图书馆和高校读者。现在从电子书籍来看,针对个人和机构的电子书籍基本上平分秋色。本来岩波书店的定位也是倾向于学术方面。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