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润发太精了,郭富城有点‘蠢’”

这是他们的新片《无双》导演庄文强说的……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10月02日        版次:AA14    作者:刘平安

    《无双》这部片讲的是周润发演过的所有英雄人物,周润发演周润发。他觉得有趣,就接了。

    ——— 导演庄文强

    《无双》已于9月30日上映。各位有时间,不妨去影院看看发哥和郭富城“制造假钞”的故事。

    导演庄文强。南都记者 钟锐钧 摄

    南都讯 记者刘平安 香港导演、编剧庄文强是极好的受访者,一方面他是学电影出身,擅长研究、乐于交流,谈及电影和电影相关的文化,干货不少;另一方面,他是行业内成功的实践者———和麦兆辉联手打造的《无间道》系列、《窃听风云》系列都是警匪片的佳作范例。他没有学究的古板做派,不论谈及自身或是论及他人,都坦率而又耿直,比如他直言不讳地评价郭富城“演戏有点蠢”,驳斥“观众需要蠢电影”的说法。

    对于新片《无双》,庄文强说剧作的起点是“屌丝李问”,初步构想是讲述制造伪钞的故事。后来他在网上看到一则制钞犯落网的国外新闻:“他知道警察要来围捕,自己在崩溃边缘,但只有印假钞他才能保持镇定。现场缴获的假美钞高达2万亿!一个人要如何和社会切断?就是做自己擅长的事。”擅长作假的“李问”、擅长编剧拍片的庄文强,代入角色后,创作欲望就变成了“构筑的虚假人生”。

    庄文强说,李问是他自己。《无双》的剧本10年前写就,其时“麦庄”二人的公司发展不顺,“30多岁的人,自觉没什么天分,肯定不会成为王家卫、杜琪峰那样的大师了”。庄文强指了指身后的海报:“郭富城戴的黑框眼镜,是我选的啊!”

    “屌丝”需要英雄,庄文强心中的英雄是偶像周润发,于是《无双》里的动作场面就按发哥的经典电影来设计。经由郭富城牵线,发哥居然答应加盟,“这部片就是讲周润发演过的所有英雄人物,周润发演周润发,他觉得有趣,就接了。”

    听着顺利,实则坎坷。起初无人看好《无双》,连麦兆辉也抗拒:“好易穿(帮)的,怎么拍啊?”麦偏好直接而强烈的戏剧冲突,庄的创作更喜欢兜圈。庄文强去邀约另一个导演,对方回复“不会拍”。接触投资者也碰壁,片方嫌故事太复杂、“不够蠢”。庄文强很生气,剧本只能放进抽屉。长时间的等待,给他思考的时间,“精确到每个镜头的机位”。这部他拍过最贵的电影,他“准备充分到过了头”,计划表精确到分钟,连工作人员的通勤时间都考虑在内,整个流程无限接近好莱坞模式。

    最终,《无双》成为解锁方式多样的电影:有枪械爆炸、动作谍战等警匪片标配,发哥横扫泰国村寨的戏份堪比《湄公河行动》;也可以是粉丝电影,发哥的西装和逆天长腿所向披靡;是“精分”的悬疑惊悚片,反转反转再反转,里面有类似《看不见的客人》《吾栖之肤》《搏击俱乐部》等片的梗;它还是一出低到尘埃里的爱情悲剧。当大家认为香港警匪片碰到“天花板”时,庄文强说:没有,警匪片不过是容器,花样还很多。

    南方都市报:你拍戏很有成本意识的,《无双》是你拍过“最贵”的电影,你会忐忑吗?

    庄文强:对未来没有把握,害怕,害怕就有压力。所以这次我尝试准备得很充足,充足得过分。我带工作人员天天去看现场,刚开始所有人都认为我不可能按计划推进,过了一个礼拜,他们相信了。每个场景我都已经知道镜头要怎么摆、几点钟要拆场景,这个制作方法无限接近好莱坞。我运气很好,遇到周润发。他做任何事情都准备得很周全。我们跑路演,我从没见过任何一个明星路演时可以把台本都背熟的!我感到很幸福,我的想法终于有人信了———在香港我的做法常常被人诟病,大家都觉得现场没有即兴的创作,怎么可能有神来之笔?如果我要到现场才创作,我会害怕,因为我不可能像王家卫那样拍到满意才停止,我没有这个能力。

    南都:片中有三个反转,剧本是不是有更多反转?

    庄文强:其实原本会更复杂。我记得2011年左右《泰冏》很火爆,投资人就总是跟我说“你不要写这么复杂,你写蠢一点的东西嘛,你只能写蠢戏啊”。我很不开心的,第一我从来不写蠢戏;第二,我从来不觉得观众弱智。其实观众看不明白,是拍戏的人做得不够好,创作者应该做好自己该做的。我回去之后在不影响初衷的情况下,改成了今天这样的剧本。经常有人叫我“接地气”,我怎么接也比不上在内地生活的人啊……不过,配音我每次都会亲自跟进。我主要看做技术的那群20来岁的年轻人。其实大家拍电影,好像都忘了电影本身是有电影语言的。

    南都:发哥频爆金句,是出于喜剧的考虑?

    庄文强:其实这是悲剧啊!你留意一下发哥的台词,你把它放回到20年前,都是真理,但我们今天一听,就觉得好神经啊。很多传统的道德观念,在今天来讲是笑话。我很喜欢电视剧《大时代》,大概看了三四十次,我想发哥就是我的“丁蟹”啦。

    南都:郭富城呢?他很“鹌鹑”(注:懦弱)?

    庄文强:他大概用了3天时间。因为我经常要提醒他,不可以只是“鹌鹑”,后面是有动机的,必须演出动机。他琢磨了3天,拍到后他简直开心到跳起来。

    南都:他的演技,让人感觉少了点什么。

    庄文强:是的。我后来也有跟他说,我觉得他没有发哥那么聪明狡猾,拍戏时知道机器在哪,郭富城不知道,他每一秒都在用尽全力。这样就很惨。他真的演得很好,但如果每一个位置都好,就不好看了,应该是普普通通,然后突然不一样!这样观众才会记住。这部戏你会看到他已经有这个领悟了。

    南都:你持续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庄文强:好玩。我写完剧本觉得自己挺厉害!我不会为拍电影而写剧本,我写了会存起来。今年我已经写了4个剧本。我爱做市场上没出现过的电影,其实很吃亏。但观众要看的是未出现过的东西,不能总用出现过的东西去计算。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