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

搜狗CEO王小川:

技术界孙行者和他的互联网长征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7月13日        版次:AA08    作者:侯婧婧 蔡辉

    1996年,王小川在第8届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IOI)上取得佳绩后载誉回来。

    王小川和张朝阳敲开盘钟。2017年11月9日,搜狗正式登陆纽交所。

    王小川接受南都采访。实习生 李孟麟 摄

    →王小川在搜狗2017年会上扮演孙悟空。

    寻找改革开放同龄人

    第9期

    改革同龄人

    王小川

    搜狗公司CEO,搜狐前高级副总裁兼CTO.1978年生于四川成都。从小在数学和计算机方面展露天赋,1996年获得第8届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被点名招进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本科期间,曾参与ChinaRen网站的创建,2003年硕士毕业后正式加入搜狐公司,先后发明了搜狗输入法、搜狗搜索等互联网标志性产品。2010年以来,全面负责搜狗公司的战略规划和运营管理,带领搜狗成长为国内用户规模第四大的互联网公司,并作为“中国人工智能第一股”赴美上市。曾获得北京市科学技术奖一等奖、CCF计算机企业家奖、中国青年五四奖章,以及科技北京百名领军人才、北京市劳动模范等称号。2016年担任清华大学天工智能计算研究院联席院长,2018年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6月29日的深圳前海,搜狗C E O王小川刚刚用3个小时完成了一场公开演讲和三四轮媒体群访。

    王小川第一份工作是奥赛国家队教练。如果有平行世界,没准另一个王小川会和其母亲一样,成为一名杰出的教育者。

    也许很多人不会想到,这位曾说出“搜狗是我女朋友”的中关村著名单身工作狂,仅仅将事业看作一种修行方式。但这并不妨碍搜狗跻身互联网世界最稳定的创业公司之列。14年前被王小川拉来做项目的实习生中,就诞生了多名高管,去年他们一同见证了公司上市。

    从P C互联网时代的“神级产品经理”到人工智能技术的探索者,王小川常说,要和时间做朋友。他生于改革开放的肇始之年,大学期间恰好置身于中国互联网发轫的历史时空。在许多节点上,他都得到了社会风潮的助推,可贵之处在于从未迷失自我。

    用王小川喜欢的一个概念,这叫“钝感力”———并非对外在的世界充耳不闻,而是深谙信号与噪音的区别。

    奥赛摘金 清华点名招入

    很多人说王小川情商高,王小川对此敬谢不敏。他仍然自诩为纯粹的G eek男,即便“略通些”人情世故,也是按照严密的逻辑去推演的。遇上理解不了的规则,那就糟了,陷入了死循环。学生时代,他连记诵文史知识都要靠逻辑,若是没法理解,背都背不下来。

    如今回看,王小川经历的那条专才培养的连贯通路,倒像20世纪八九十年代教育领域的一场太空探索。他与信息技术的邂逅,似乎更充满了美妙的机缘。

    1984年,邓小平在上海参观科技成果展,饶有兴致地观看了一名13岁的少年调试电脑程序,而后对身边的领导干部们讲了一句名言:“计算机的普及要从娃娃抓起。”第二年在成都,小学二年级的王小川在操场中央排长队,第一次摸到了电脑的键盘。

    他记得,那个计算机只有两k内存,显示器由一台黑白电视充当。屏幕上那款“导弹打飞机”的游戏,是学校计算机兴趣小组的编程作品。王小川为了操作那部电脑,硬是和二三十名同学排了好几轮队。后来他知道,这个计算机小组是一名数学老师出于个人兴趣开办的,并非学校的正式课程。王小川从这里入门了B A SIC语言。小学毕业前,他又参加了少年宫,在面向中学生的LoG o语言编程竞赛中夺得二等奖。

    升入成都七中之后,他的数理天赋得到了进一步的重视和发扬。在这所以兴趣教育著称的当地名校,王小川遇到了他的授业恩师谢晋超。谢老师是当时全国仅有的十位特级教师之一,为了方便好苗子们使用电脑,他专门从省里申请了一笔经费,将自己的办公室改造成了“机房”。

    后来,这间办公室的钥匙交由王小川保管,他还跑到七中旁边生意红火的成都电脑城,买了一个协处理器和4条内存(每条可增加1M内存),自己动手改装了一台售价一两万元的386电脑。在“机房”研磨算法的时光,心无旁骛,成为王小川无数次重温的回忆之源。他也常常因为逗留太久,不得不面对夜幕降临,自行车棚已然落锁的事实。

    1994年,还在读高一的王小川率先在微型计算机上完成了初等几何命题的全部证明,获得杨振宁院士颁发的“亿利达青少年发明奖”。他的班主任车中智记得,因为这个殊荣,成都七中有了一个保送四川大学的指标,但她和其他老师从心底确信,这个学生“定会另有高就”。

    两年后,王小川代表中国参加了第八届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并摘得金牌,被点名招进了清华大学1996级计算机系。这一级共有156名计算机专业学生,他们注定会作为一个整体,载入中国互联网的史册。

    大学兼职创造的模式沿用至今

    1996年,在清华近旁的中关村,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已经蓄力待发。住在王小川隔壁宿舍的许朝军(连续创业者,点点网、啪啪、乌鸦创始人),对此曾有一个形象的比喻:“恰好这个地方下雨,恰好你在这个地方,你肯定会被淋湿的。”

    在他们进校这年,清华大学设置了“计算机开放实验室”,上百台电脑面向全校同学开放,每一台都接入了互联网。第二年,当世数一数二的网络精英暨创业榜样———比尔·盖茨访华,特意来清华大学作了一场演讲。

    那一回王小川去迟了,站在礼堂最后,远远地望见前排一帮人用英语提问,觉得厉害极了:“哇,他们竟然都听懂了。”

    更“厉害”的是微软的四色旗,一个巨大的logo,用投影打在顶棚上,来来回回地转。王小川说,这让他决心以后做个公司,也要将它的标志打在头顶上转。后来王小川有了搜狗,但是并没有实现这个宏愿———嫌弃它太傻了。

    时隔21年,他已经完全忘记那位来自美国的风云人物讲些了什么,只记得自己受到很大触动。他说:“你连接过世界上最优秀的东西之后,就会觉得自己是它的一员。”

    本质上,王小川还是那个习惯领跑、天天与计算机和书本为伍的好学生。“那会儿就是非常简单的想法,要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成长。”信息学奥赛金牌是他的光环,也是他的紧箍咒,当同学们拿着计算机问题来请教时,王小川不能让他们失望而回。所以,各种边缘的知识他都要学。就连脚折了去医院,也一定要抱本书看。

    大三结束后,王小川开始在外兼职,第一个月的工资就高达6000元(那时北京全职白领的月薪也不过2000元),是位师兄的创业项目。可他架不住陈一舟领衔的ChinaR en直接到清华计算机系宿舍“定点招工”,且办公地址就在学校旁边。传说鼎盛时期,全系有1/3的学生在这家公司兼职。王小川不知道这个数据是否确切,但他印象中,半数学生翘课以至于教师当场震怒的情况并不鲜见。好在新锐的计算机系能够包容新现象,对同学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一些比较传统的系,可能就开除了。”

    C hinaR en创立不久,很快成为中国最大的年轻人文化社区,也是国内综合性门户网站的鼻祖。在这里,王小川充分体验到了商业创新的成就感。他领导的团队着实有一点“怪”:一个兼职的技术人员,管着七个全职编辑,干的活儿是网站内容管理。就是这样的人员组成,带来了几样被新闻门户们沿用至今的模式创造:其一是可以在正文后面写评论,所见即所得;其二是在分区之下设立热点事件子专题;其三是提供相关新闻,但不是靠人工,而是运用语义分析技术,实现机器的自动生成。

    安心求解“超越头号选手”

    世纪之交的ChinaR en曾经做到每天4400万浏览量,号称中国第四大网站。但它并没有足够成熟的商业模式,可以源源不断地将流量兑现。2000年3月,以科技股为主的美国纳斯达克大盘从顶峰滑落,11月底跌破2600点,宣告全球第一波互联网泡沫彻底破灭。

    在国内,很多初创的互联网公司无力支撑,被迫裁员或者接受大公司并购。C hinaR en也作价3000万美元卖给了“中国三大商业门户”之一的搜狐,它与另外两大巨头网易和新浪,都在这一年赴美国上市,创始人张朝阳、丁磊和王志东一跃成为富豪榜上的常客。

    如今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市场,但在当时,刚刚入主互联网产业的V C和PE,遭到了相当广泛的误解,乃至于猜忌。包括清华计算机系的高材生们在内,很多ChinaR en的员工都不理解这些投资模式,又不满于新老板张朝阳的美式做派(巧合的是,他还是第一个拿到风投资金的中国创业者),于是纷纷“弃船”。

    王小川不同。他在2000年拿到本科毕业证书,又开始攻读清华计算机系的硕士学位,随着C hinaR en被收购,他自然过渡到搜狐做实习生,仍旧负责从前的项目。环境的变动,似乎并未对他的状态造成干扰。

    2003年,他的硕士学业完成,张朝阳亲自打电话邀他加入搜狐。

    这一年9月,王小川受命研发搜狗搜索。项目的名字源于2001年冯小刚贺岁电影《大腕》中的一句调侃:“他们搜狐,我们搜狗,各搜各的。”实际上他们瞄准的是中文搜索领域的头号选手。

    张老板只给了王小川6个人头,但后者即便再有自信,也不敢轻视搜索引擎这种超大型技术系统的研发难度。折中的方法是,他最终将这6人份的薪水裂变成12人份的兼职补助,回到清华“掐尖”了计算机专业最聪明的学生。这12个人都是计算机系国家集训队的成员,江湖传说是人情加盒饭硬留住的,总之集结成了一支“特种部队”。

    他们合力用11个月开发出了这款搜索产品,震惊互联网业。用王小川的话说就是,“用不足别人二十分之一的人员和资源,做到了他们两三年才做到的事情”。

    但有了领跑对手的搜索技术,并不意味着可轻取对方的市场地位。百度自2000年1月创立,2005年中旬已在纳斯达克上市,先发优势加上残酷的马太效应,其实并没有给攻擂者留下机会。

    彼时的互联网行业风口遍地,同学和老同事中,有人去做了社交,有人去做了视频。也只有王小川这样的前奥赛选手毫不畏惧,安心求解着超越对手这道难题。

    “五道口守门员”

    后来,搜狗真的蹚出了一条通路。

    2006年,几乎在品牌的存亡之际,搜狗第一款输入法问世。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杀鸡用了牛刀”,开发团队将先进的搜索技术用于词库的积累和备选词条的生成,全面提升了中文输入的效率及体验。有人甚至给公司送来锦旗。

    2007年,王小川悟出了浏览器产品之于搜索引擎的导流作用。在缺乏支持的情况下,他从输入法和视频项目的序列中拼凑出了一支完整的浏览器开发团队。就这样,他们在2008年底发布了搜狗浏览器1.0,赋予它“不卡不死”、“全网加速”等独创功能,让沉寂的浏览器市场面貌一新。

    在搜狗输入法成为“国民级”应用、搜狗浏览器也在市场中立站稳脚跟之后,王小川布局的“输入法-浏览器-搜索”三级火箭发展模式终于浮出水面,并被搜狗和其他公司成功验证,最终成为令互联网同行称羡的经典设计。通过逐级导流,搜狗搜索引擎的市场份额开始爆发式增长。

    2010年,搜狗从搜狐公司分拆运营,王小川开始以搜狗CEO的身份积极活动,通过与阿里、腾讯、360等公司之间精妙的互利合作,使搜狗逐渐成长为百度在搜索领域的唯一制衡者,也为搜狐公司贡献了最快的增长率。

    其间,有诸多大佬向他发出邀请,王小川从未侧目。一方面是他认准了大他14岁的张朝阳,“不会走歪门邪道,有诺必行,而且是创造有价值的事情,还非常正能量”。另一方面是他不喜“挪窝”。小米生态链副总裁夏勇峰称他是“五道口守门员”,王小川视之为一种表彰。

    迎来人生第二次呼吸

    2017年11月9日,搜狗正式登陆纽交所,王小川在致辞中说:“我们基本上是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公司,走到这里,花了我们14年。这14年,挺艰难,但是又充满喜悦。”

    那一天他特意将母亲接到现场,感言中说到对母亲的感谢,鼻子一酸就落泪了。从1996年来到北京,王小川永远住在离公司只有10分钟路程的地方,旅行3天就必须回来,这样的日子已经有21年了。父亲习惯于体谅他的工作,病重时也没有通知他回成都看看,后来成为王小川永久的遗憾。

    今年王小川40周岁。搜狗上市之后,他心态放松,思维开阔,似乎迎来了人生的第二次呼吸。“就像过一条河的时候,你的眼中只有这一道桥,不然不就掉下去了嘛……但是上市这个目标消失之后,好多新的目标和想法就冒出来了,我们可以放开做更加创造性的、面向未来的事情。”

    近几年来,搜狗将A I(人工智能)提升为显要概念,并于2017年铺开智能硬件。王小川相信,“在A I时代,搜索的未来会走向问答。”身为A I领域上市公司的掌舵者,2018年3月,王小川第一次履职全国政协委员,努力将搜狗的医疗搜索(“明医”)融入中国新医改的进程。在他看来,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最成功的一点,往往既是情怀的体现,又在商业上蕴含巨大的机会。

    但是今天的搜狗也有一些“纯情怀”的项目,比如翻译。王小川的愿景几乎是对《圣经》中的巴别塔寓言的正面回应:如果能用科技手段消除语言的隔阂,那么不同国别和地区的人们就可以增进理解,少一点冲突和纷争。他的思路伸向了诸如人类命运和历史使命这样的宏大层面,试图在这其中寻找“存在”的意义。

    理性如王小川,常常觉得文艺范的伤感是一种调剂。最近除了本职工作,他还在攻读两个博士学位,忙得没空读文学作品。

    谈到喜欢的小说人物,王小川会想起孙悟空。他说自己从小是他的粉丝,只是“粉到现在,发现挺悲剧的。其实西天取经(是谁的目标呢?),他应该有他的人生轨迹。”

    改革创想录

    互联网企业给中国带来信心

    南都:这些年来,网络搜索在中国发生了哪些变化?

    王小川:我觉得大家越来越会用搜索了。早年间大家不知道搜索引擎是怎么用的,现在懂得了搜索这个概念,学会用关键词去跟它做沟通。而且搜索在中国已经无处不在了。如果是跟美国相比,中国有很多垂直搜索,就是说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搜索,美国现在还是通用搜索。

    南都:你怎么看待互联网企业之于改革开放的意义?

    王小川:互联网对实体经济是非常好的助燃机和推动剂,两者现在已经很好地在融合了。而且我觉得,互联网企业给中国带来了信心。首先互联网是中国在全球竞争里面,真正能建立优势的一个领域———全球十大互联网公司,中国占四家。其次,有了这些互联网企业,我们能吸引大量的外国科学家,或者海归技术人员到中国来。

    它的象征意义也能够辐射开。我们强调“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在互联网上表现出来了;我们强调市场导向的活力,在互联网上体现出来了;我们强调“为人民提供更好的生活的方式”,那么大家都觉得互联网是致力于给大家更好体验的这种地方。它代表了一种领先的精神,使得我们全民在实体经济里面都会感受到信心,我们相信技术能够带来改变,我们相信好的产品能够带来意义。

    南都: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时代,技术如何与人为善?

    王小川:第一个,我觉得(技术开发者)别利用人性的弱点来做事儿。比如一些信息流的产品或者游戏,玩多了,开始上瘾了,就会需要源源不断的刺激。一开始可能会让人很开心,其实时间一长,最后会发现什么收获都没有。

    第二个,每个人也要知道,人跟技术是一体的。有的人就会说,以后如果离开了技术,人可能变得很弱了,所以今天好多人怕A I对吧?我觉得你就想象成A I是你的手,技术是你体外进化的一部分,你拥抱它,你的生命跟它一体,是更强大的一个整体,不要把自己想像成只是肉身,好像脱了衣服才是你。你跟这个世界应该是融入的一个状态,你就这样想。

    编者按

    四十年前,一场伟大的思想解放在中国开启,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如春风化雨,滋长出无限可能。四十年来,国家变得富强,人心变得充盈,价值变得多元。风云激荡,大浪淘沙。生于1 9 7 8年的一代,与改革开放同生共长。值此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南方都市报联合广东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隆重推出“生于1978———寻找改革开放同龄人”大型报道。我们将寻访重大历史节点的见证人、与时代共同成长的追梦者;以人的尺度,丈量历史,总结得失。

    如果你是改革开放同龄人,欢迎联系我们,拨打0 2 0 -8 7 3 8 8 8 8 8,或发邮件至n d sy19 7 8 @16 3 .c o m,说出你与时代共同成长的故事。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采写:

    南都记者侯婧婧 蔡辉

    受访者供图(署名除外)

    指导单位:

    广东省委宣传部

    联合出品:

    广东省社科联

    南方都市报

手机看报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