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患治理必须走向法治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5月12日        版次:AA15    作者:金泽刚

    法的精神

    金泽刚专栏

    狗伤人事件近日频发。北京朝阳区青年路附近多名市民被狗咬伤,湘潭大学一位女生在校园内遭到成群流浪狗撕咬,校方通报称还有一女生被咬伤。据悉,该校保安去年曾打狗,遭学校动保协会声讨后停止行动。

    近年来,随着宠物犬的增长,犬只随地便溺等不文明的养犬行为给城市环境卫生管理带来巨大压力,因养犬发生的邻里纠纷、人身伤害经常见诸报端。除了不文明规范养狗,弃狗现象更是隐患重重。据媒体报道,在南京,2007年至2015年10月,当地警方收容流浪犬总数超过3万只。经实地走访了解,这些流浪犬除了小部分属于走失外,大多是遭主人遗弃。弃狗一旦变成流浪狗,时间一长,对城市卫生和人身安全都是一种威胁。

    针对犬只的养和管问题,立法自然是根本性举措。全国各省市都制定了相关的养犬管理条例或办法,但实际效果不好,多数地方的养犬管理规定没有发挥应有作用,成为“僵尸”条款。以各地规定的养犬登记制度为例,许多地方规定,“养犬人应当到居住地或者单位住所地的区、县公安部门指定机构申请办理养犬登记和年检”以及“依法对饲养的犬只实施狂犬病强制免疫”等等,但实际登记的犬只只是少数,这就导致卫生防疫部门难以进行预防和干预。公安作为养犬管理的主要部门,显然无暇顾及轻微的不文明行为,最终导致处罚条款落实不了。

    所以,关键问题还是在于制定了规章制度就要严格执行。据了解,在加拿大等国,主人在养狗前需要办理相当复杂的手续,相关机构从生活来源、家庭成员身体条件等多方面对养犬者进行审查。在日本,养狗人必须为所养的狗进行登记,详细申报养狗人的姓名、住址、所养狗的数量、种类和用途,还有狗舍的大小及位置等,并要附上狗舍的说明图。实践证明,文明养狗和严格执法相结合才是治理狗患的根本途径。

    而对于严重的狗患,国外的治理方法亦可资借鉴。以狗咬人为例,2009年,英国4岁男孩约翰·梅西在外祖母家居住时被舅舅饲养的比特犬撕咬而死,梅西的舅舅因此而被判入狱4个月,外祖母也因此被判缓刑并终身禁止养狗。根据英国《危险犬类法案》,比特犬是被禁止饲养的危险犬种,按照被害人梅西案发时的英国法律,对狗主人最高可判有期徒刑2年。但此后梅西父母等持续呼吁,要求完善危险犬类立法。2014年英国议会终于通过了修订的《危险犬类法案》。此后,如果恶犬伤人,狗主人面临的最高刑罚增加到5年有期徒刑;如果恶犬咬死人,狗主人将面临最高14年有期徒刑。2007年美国加州法院还判决过一起因狗咬人获谋杀定罪的案件。加州法院认为,就狗咬人案认定谋杀罪时,控方无需证明狗主人明知犬只会致死他人,只需证明其明知所养犬只具有潜在致命性并把他人暴露在犬只危险下即可。其追责之严可见一斑。

    当下,除了加强养狗人士的道德责任教育外,有关部门必须顶住一些所谓“群众压力”严管弃狗和流浪狗,对因狗患引发的严重案件则要坚决追责。动物保护人士不管站在什么样的道德制高点,其行为都必须接受法治的检验。(作者系同济大学法学教授)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