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融科技的创新与监管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4月29日        版次:AA13    作者:张天潘

    杨涛在南方都市报主办的南都公众论坛上解读金融科技创新与监管。

    南都记者何玉帅摄

    □ 杨涛(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所长助理)

    自2017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以来,国内对于金融的改革与发展出现了一些新的思考,最核心的就是当前在不断反思金融发展中的风险和问题,由此有了愈加严厉的强监管环境。在这种环境下,对于在金融领域的技术应用仍然非常支持。十九大报告突出了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网等技术。在今年金融方面的工作部署当中,央行也在主导制定金融科技发展的规划。在金融严监管、强监管的环境下,如何把金融和技术有机结合起来,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是当前金融领域的工作重点。

    全球金融科技热潮迸发

    何为金融科技?根据金融稳定理事会2016年给出的定义,金融科技指的是技术带来的金融创新,能够带来创新的业务、应用、模式、流程、产品,对整个金融产业链有深刻影响。这个概念是广义的,表明了当前全球的金融发展其实都在受到新技术的深刻冲击。

    在广义概念基础上,可以进一步细化相关内容。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做了一个分类方法,按照金融科技的业务和活动,主要分为支付结算、存贷款与资本筹集、投资管理、市场设施四类。这四大类基本上涵盖了技术给金融带来的主要影响。

    为什么金融科技创新这么快?在中国这么火热?当然背后的因素有很多,如监管的因素、市场需求的因素、产业结构快速变化的因素等等,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最终端用户的行为方式、接触信息的交互界面、接受服务的场景,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就是往移动场景时代全面转移或转型。这意味着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式不得不最终适应于终端C端用户的需求,移动端变成最重要的服务者与消费者之间的交互界面。

    全球的金融科技热潮都在迸发,虽然说近期有所放缓,但是这个趋势不可避免。在这个过程中,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科技应用并没有那么普及,中国处于同一起跑线甚至是领先。这背后有多方面的因素,有些是好的,也有些是不好的。比如说人家的金融市场监管非常严厉,金融科技创新其实没那么多想象空间。另外,它的主流金融体系相对来说提供服务比较充足。还有面向终端消费者的一些硬件设备的普及程度没有我们预想中那么高。这些因素使得发达经济体在金融科技应用方面没有那么突出。

    我们的金融科技应用突出,有一些不好的在于,过去监管存在漏洞,可能有一些创新是为了套利,存在一些“劣币”,在全球金融科技创新大背景下,对这些需要有更清晰、理性的认识。

    在此基础上讨论金融科技本身,哪些科技更值得关注?大家可以看到人工智能、大数据,这是写入十九大报告的,是当前政策层最

    为支持的技术应用。

    除此之外,还可以分为互联技术、分布式技术和安全技术。互联技术里面有移动互联和物联网,已经开始广泛应用。分布式技术包括云计算和区块链,与过去的银行信息系统或是金融信息系统的集中化处理相对应,它只是一个集中式处理与分布式处理之间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阶段性现象。未来分布式的架构在整个金融应用过程当中能走多远还不好说。安全技术包括生物识别和加密。现在经常接触到生物识别技术,包括人脸识别、指纹识别等等,在金融领域和非金融领域都有广泛应用。另外,加密技术在安全领域的应用也非常重要。

    当然,与此同时其中可能有潜在的风险问题,这个也不可避免,特别是在生物识别信息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场景的时候,一旦出现泄露,肯定会带来更深远的影响。谈到技术的时候,正面影响肯定是非常突出的,但也要警惕其双刃剑的一面,要避免把各种各样的技术予以神化,各种各样的大数据、A I、区块链本身可能还有瑕疵。

    创新离不开政策的监管和判断

    技术+金融之后,更需要看到在现有的监管环境和金融体系下,它能够做哪些改良?金融科技全面冲击了现有的金融体系,它会改变金融要素,影响金融功能,影响金融监管,也影响消费者,这个影响是全面的。

    技术影响金融的逻辑是什么?这个逻辑有两条线索,第一就是这些新技术使得经济运行发生了变化。技术使得经济变得碎片化、共享化、小而美,分工更加多元化,它对应的金融需求肯定会发生变化。技术对经济产生了冲击,间接对金融产生了影响,金融模式也会发生变化。

    第二就是技术对于金融要素本身的冲击,因为金融机构本身就与技术密切相关,这些技术除了从经济角度对金融的需求产生影响之外,还可以从供给角度直接冲击原有的金融组织模式。

    未来技术+融资的创新离不开决策层的监管和判断,决策层关注的是创新是否解决了现有的矛盾。现有的矛盾很多,比如“两多两难”:民间资金多、投资难;中小企业多、融资难。这就是典型的原有的金融发展当中的短板,如果能够缓解这些矛盾和短板,就是正面的、积极的,有前景的创新,否则肯定有问题。过去在一些创新中,很多人的逻辑都有问题,有些人说我给老百姓带来高收益,是做普惠金融。但这个高收益是否靠谱还不好说,而且资金来源成本很高,只能给老百姓和小企业放高利贷,所以说这个问题要更加清晰地进行判断。

    总而言之,与融资有关的技术创新,未来几年面临的监管环境会越来越严格,而且主流机构的创新仍然是主流,大家不要忽视这些大银行、大机构,别看天天到处哭穷,最后占便宜的都是它们。全球来看,现在大机构把握资源进行创新转型其实都是走在前面的。那些中小企业都是呼声大,但竞争环境不是非常好,只有少数能够杀出重围。

    打破固化的消费与生产结构

    过去谈那些新技术量化、高频交易等只是面向高端人群,现在把它面向中产阶级以下人群,无非就是让新技术结合财富管理能够服务于广大底层人群,我觉得这也是新技术、智能投资顾问应用的一些重要前景,但核心是离不开监管完善。一旦监管完善,市场的产品基础进一步完善,是很有前景的。

    金融科技不管怎样千变万化,影响各个领域,最终都要服务于终端的领域,即消费和产业。与消费有关的应该说就是消费金融,新技术对消费金融的影响和冲击,大家都感受深刻。这些新兴的消费金融方式兴起之前,以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为代表,大家在接受消费金融服务的时候,最多的就是用信用卡,要拿到一些消费信贷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后来慢慢兴起的依托于电商、分期购物平台或者其他一些现金贷组织,消费金融的服务变得越来越多元化,每个人的消费也变得更加便利。因为门槛降低了,流程简单了,能嵌入到各种各样的消费场景了。从整体上看,基于互联网的消费金融,把原有的时间、空间、场景都全面拓展、突破了。

    当然谈消费金融的时候,也离不开当前大的宏观环境的判断。现在政策对于消费金融的思路略有变化,前几年不同的居民部门、企业部门、政府部门的债务程度被认为比较健康,可以大幅加杠杆、加债务。但是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居民部门的债务杠杆率按绝对水平在全球虽然不高,但增速太快,而上得太快短期有可能给居民部门带来流动性风险,带来金融危机萌芽。所以现在对于消费金融进入了一个理性引导和约束的阶段。

    居民部门加杠杆就是两大杠杆,一是房贷,一是消费信贷。房贷现在明显开始约束了,消费信贷方面,对于非理性的、不可控的消费信贷发展是约束的,比如现金贷和基于互联网的消费信贷监管约束越来越强。

    金融科技所支持的消费信贷离不开新型消费理念,如果消费信贷与新的消费升级结合,会带来更大的生命力,不仅是来源于政策和监管支持,还来源于内在发展。这两年中国经济遇到了很多结构性转型的挑战,但消费的亮点还是很大的,本质上是新的消费,改变了原有固化的消费结构,因为新技术打破了固化的消费结构,自然而然对于消费信贷的需求也带来很多深刻的影响,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消费时代。

    还需要讨论风险是否可控的问题。从碎片化的消费金融,到平台化的消费金融生态体系建设,这也是我们关注和强调的。一个新技术时代给消费金融拓展了无限空间,只要在合规、风险可控、促进理性消费的前提下,应该说消费金融的创新前景是非常广泛的。

    除了消费之外,另外一个是从生产层面来看,这里强调两点,一个是新型的产融结合,一个是产业链金融。那么新技术+产业+金融有可能迸发出全新的生命力。说到新技术+产业可能很多人想象到的都是那些高新技术行业、第三产业、高端服务业,但中国产业结构最迫切需要优化的,不是往第三产业进行升级,而是各个产业内部的结构优化,需要的是农业、制造业、服务业内部的优化升级,很多产业已经全面应用新科技。新技术金融的新,最终要么服务于消费,要么从中间环节服务于生产,服务于生产的要抓那些最具有技术变革潜力的领域。

    技术对信用基础设施冲击巨大

    除此之外,基于线上的供应链金融创新也是新形势下技术金融结合产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为过去谈产业链金融,想象的是银行要找到一个行业,这个行业有龙头企业,向龙头企业的上游延伸。但是现在有了新技术,包括区块链的联盟链,大家可以看到很多没有龙头企业的行业也有很多金融科技企业、互联网金融企业介入,这其中就有产业链金融的需求,有些金融中介、类金融组织就介入其中提供这样一个中间化的金融需求,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创新点,中国有大量的缺乏龙头企业的行业,都可以进行这种服务的拓展。

    新技术影响金融最终都会落到消费的产业,无论是一个消费者还是一个投资者还是一个从业者,要把握最前沿的那一块,把握所有都是新的那一块,新经济、新技术、新产业、新金融。那么,新的加起来会迸发更大的生命力。

    基础设施层面,信用是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人人都在谈信用,都在谈征信,其实那个概念比较混淆,这也反映了当前我们对于征信信用边界的认识越来越模糊,因为市场一些变化导致了这种情况。对于征信本身的概念,2013年实施的《征信业管理条例》里说得很清楚,征信很明显是一个具体概念,它比信用的概念理论上窄。在任何国家,提供征信服务的机构都要受到严格监管,但是在大数据时代,原有征信服务边界被打破了。无论是个人信用自评级还是企业信用的评级,这几年都受到技术的巨大冲击。新技术叠加信用基础设计,无论在居民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都有大量的机遇和挑战,比如说信息保护的问题,现在个人信息保护是极度缺乏的。

    技术对于信用基础设施的冲击和影响是巨大的,它最根本的就是改变了过去的信用判断方式,使得更多人有可能在信用支撑下获得金融服务。另一方面,这些挑战就是因为边界变得模糊了。

    从更通俗的角度来讲,实际上就是解决过去金融服务当中的软信息问题。现在是互联网大数据时代,要把软件信息进一步标准化、进一步细分,在社交用户的基础上更多元地判断某个人的信用状况。所以说,现在每个人的社交数据其实都是为未来信用状况划一个标准,大家在网络信息轨迹上一定要谨慎。

    金融科技的风险与监管

    最后要讨论金融科技的风险与监管。从研究者的角度来讲有两个层面,第一是这样一些金融科技的活动对整个体系的稳定性会不会产生系统性冲击?未来金融科技领域的严监管肯定会成为常态,对风险的担忧成了监管层最看重的,因为过去这些年无论资本市场还是互联网金融、银行领域出的问题太多了,这些问题不解决,下一步肯定会造成更大的风险,互联网金融的潜在风险积累是需要重视的。主流金融体系现在一出问题,会很可怕。所以说金融领域的风险很大,无论是做新金融还是做传统金融,都需要对可能存在的风险对号入座,有更深入的理解,因为未来严监管会成为常态。

    第二个层面特别需要注意的点就是从监管的角度来讲,这些年关注的是金融的业务尽可能地模式简单而非复杂化,是让它能相对来说看得清楚一点。这个对于金融从业者是一个挑战,因为金融本身就是最顶尖的创新,都是结构化。说得不太好听,金融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复杂,别人看不懂,这是它本质上结构化创新的一个特点。但是对监管来说,结构化创新的风险非常大。所以未来具体监管导向有这几个:首先,关注金融业务本质,根据其业务属性,纳入现行金融监管框架,进行归口监管。其次,重点关注是否存在募集公众资金、公开发行证券、从事资产管理和债权拆分转让等行为。第三,根据匹配性监管原则,按照法律授权对小额、有限范围募资活动适度简化监管程序。第四,针对互联网的特点,更加注重信息披露和投资者保护。在大数据时代,监管者已经将复杂网络技术用来研究系统性风险和防欺诈、金融稳定性和危机蔓延问题上。

    南都评论记者 张天潘 整理

手机看报
分享到: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