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滴滴的垄断只是书斋里的想象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4月11日        版次:AA15    作者:傅蔚冈

    中国观察

    傅蔚冈专栏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上一直流传着一种声音,那就是不要放松对互联网企业的反垄断调查。以4月9日南都个论版刊发的涂子沛《美团携程已经补角,反垄断应该补位》一文(以下简称“涂文”)为例,涂文从几天前媒体报道的“杀熟”谈起,认为之所以会有这种现象产生,无非是两个原因,“一是消费者选择有限,二是大数据算计厉害”。这个说法听起来挺对,但实际上并不是这么一回事。美团和携程杀入网约车行业,恰恰说明市场在起作用。至于大数据算计是不是厉害,我不敢妄下断言,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市场存在着选择,这种算计就会被竞争所替代。很简单的道理:你敢算计我,我就不用你;而别家就会提供不算计的算法来满足你的需求。那么市场选择减少了吗?很显然,这几年是越来越多。以在线旅游市场为例,尽管此前携程收购了去哪儿、同程网等公司,但是谁想到美团和阿里又进来了?

    涂文称,“大数据的精准运用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变成了新的一体两面。资本本质上是厌恶竞争的,如果能坐收渔利,它会毫不犹豫地去做。历史无数次证明,垄断必然形成对消费者权益的侵夺”。这些话听起来都对,但是并没有回答一个问题:滴滴真的垄断了市场吗?它真的是在进行掠夺性定价吗?

    从2016年滴滴收购中国优步之后,针对很多人说的滴滴垄断的问题,我曾多次说过,即便是简单的市场份额问题,很多人都算不过账来。尽管滴滴占据了网约车的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但是对绝大多数用户来说,他不会傻到用了网约车之后就不会用出租车,事实上这两个市场是相通的。那么,在整个出租车市场,滴滴占多大份额?3月29日,上海市城乡建设和交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上海市综合交通运行年报》显示,2017年,网约车运量仅占上海出租车总体运量的五分之一。对于上海而言而有信,即便滴滴把网约车市场全占了,也就20%,难道这就是垄断?

    当然,涂文也说了一些具体的情况,比如“当数据形成垄断时,就很容易形成价格垄断,通过数据分析操控价格,通过对自己有利的算法,制定过高的提成比例,以至于形成对公共利益的侵夺”。显然并不是这么回事。尽管出租车行业事关公共利益,但是整个行业过去并没有提供很好的服务,无法满足居民的出行需求,无论业内还是公众,对其不满的声音一直存在,而网约车的出现更是居民用脚投票的结果。滴滴出行的出现增加了居民的选择,毫无疑问是公共利益的胜利,而不是对公共利益的掠夺。

    当然,或许还有人会说,尽管网约车增加了居民的出行选择,但是由于滴滴独霸江湖,因此有操纵市场的危险,比如涂文所说的“通过对自己有利的算法,制定过高的提成比例”。是的,有不少网约车司机抱怨滴滴的提成比例过高———可是谁希望自己给别人缴纳更高的比例?谁不想自己多留一点?那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提成比例多少合适?显然,这样的比例并不是我们拍脑袋说多少合适就合适,而需要市场充分博弈。滴滴并不是网约车市场的唯一玩家,除此之外还有好多家平台,如果滴滴的提成比例过高,司机就会转投他家,事实上,这些司机尽管抱怨,但还是留在滴滴。

    当然,很多人会认为这恰恰就是危险:你看,网约车司机已经被滴滴逼得没有其他地方可去了,因此市场已经失灵,必须通过加强反垄断执法才能保护竞争,实现公共利益。说这句话的人可能没有注意到一个现实,尽管滴滴占据着网约车市场的绝大部分份额,但是到目前为止,从市场传出的未经证实的滴滴2017年财报显示,它并没有实现盈利。那是不是说,滴滴的提成还不够高,还得增加一些,你总不能说一个亏损企业在搞掠夺性定价吧?

    几天前在读反垄断文献时看到美国铝业公司(A lcoa)的有趣经历:在美国铝业公司还是美国唯一的初生锭制造商的几十年时间里,其投资生产的年利润率大约是税后10%。此外,铝价年年下跌,与A lcoa成立前的水平根本没法比。市场只有单一提供者,为什么价格还会下降?原因就在于,如果它不降价,就会有其他竞争者进来分享它原先的市场。换句话说,即便真是有像美铝这样的公司占据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只要准入是自由的,它也不敢定过高的价格。而所谓的掠夺性定价,很大程度上是学者在书斋里的想象。

    还是用涂文的开头来结束我的文章吧:“最近互联网交通领域打成一锅粥。先是美团携外卖行业老大之威杀入网约车市场,接着高德地图、携程这些细分市场的领跑者相继补刀,宣布推出自己的网约车业务。”互联网最神奇的一点就是跨界竞争,原先的老大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竞争对手会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都有这么多玩家进入网约车市场了,你还要说谁在搞垄断?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