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都专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贺丹

建议弹性放学破“三点半”难题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3月09日        版次:AA01    作者:吴斌

    可以在有条件的社区推行托管服务,建立“社区三点半课堂”。但需要地方财政和社区的大力支持,因此,“社区三点半课堂”既要发展,又得适度。

    南都讯 “三点半”难题怎么解决?这是2018年全国两会部长通道开场后记者们提出的首个问题。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回答时也感叹:“课后三点半”已不单单是一个教育问题,更成为了一个社会问题。他表示,接下来,教育部将总结地方经验加以推广,加紧和有关部门协商,解决三点半难题。

    如何解决“三点半”难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贺丹在提案中建议应利用外聘教师,推动学校落实课后服务工作,实施弹性放学制破解“三点半”难题,并且为校内教师提供相应补助。校外托管机构应该完善制度建设,加强管理。有条件的社区也可以推行托管服务,建立社区三点半课堂。

    学校为学生减负 忽视为家庭减负

    南都:你怎么看待“三点半”难题?

    贺丹:《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要“标本兼治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明确规定要减轻中小学生的学习负担,提升教学质量,各地教育部门均出台了“小学生在校学习时间不超过6小时”的规定。延迟上学时间或提前放学是学校为学生减负的主要做法,但忽视了为家庭减负的问题。幼儿园适龄幼儿一般为3周岁至6周岁。3岁以下婴幼儿的托育问题尚未解决的同时,幼儿园和小学学生的提前放学问题为两孩家庭带来了更多的负担。而且,家庭规模小型化背景下子女接送缺少隔代支持,严重依赖市场,养育子女的经济成本也升高了。

    南都:开设托管班或放学后兴趣班,可以解决问题吗?

    贺丹:这是一种办法,但也遇到了给家庭增加负担的问题。根据我们在北京市的调研,多数托幼园在放学后开设有兴趣班,时间一般为1小时,但收费较高,一个兴趣班的费用为三四千元,平均每小时80-200元不等,如果上3个兴趣班,每年的费用在1万元左右。相比托幼园,小学放学时间更早,每周只有1天开设免费兴趣班,时间为1小时。多数小学生放学后参加各种形式辅导班,通常每年花费不低于1万元。

    南都:你也认为“三点半”问题不只是教育问题?

    贺丹: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我认为,托育服务和学前教育领域是当前最迫切需要加强政策衔接和服务能力建设的领域。

    课外培训机构不应成为主流

    南都:课外培训市场发展起来,会是解决之道吗?

    贺丹:课外培训机构不应成为主流,主要原因是,一不能解决孩子没人接的问题。现在家庭规模小,没有代际支持,要牺牲妈妈的职业发展做全职妈妈才能保证两个孩子的放学后的接送和管理。二是会加重生育二孩儿养不起的问题。教育成本是最主要的经济压力。国家虽然实现了义务教育,但从幼儿园到小学这个阶段,家庭每年的教育费用支出比大学还高。第三,课外机构培训引发大家互相攀比,增加育儿焦虑,不利形成正确合理的育儿观念。

    南都:很多人都担心现在社会培训机构的资质问题,你怎么看?

    贺丹:校外教育培训行业内部良莠不齐,难以有效补充家庭和学校教育职能,并且存在诸多安全隐患。一方面,虽然对经营性民办培训机构的设立程序、准入标准、终止条件、资金监管等做了相关粗略的规定,但在实施时,没有相关部门按照规定进行监督,这给投资者带来很多投机倒把的机会。另一方面,教师应聘门槛低,很少有机构对入职教师进行严格的专业化考评,尤其在辅导机构缺教师时,甚至不用考核就直接对学生进行上课。

    南都:校外托管班应该怎么规范?

    贺丹:首先,要完善制度建设,建立机构准入制度。建议以教育主管部门负责审核校外托管机构,规范其申办制度,确保校外托管机构的有证经营,并负责对其进行有效监管。调动其他相关部门协助工商部门,例如通过物价部门规范校外托管机构的收费,由办事处行使审议权,通过各部门共同努力有效管制校外托管机构。其次,制定校外托管机构管理办法。教育部门要加快制定管理意见的进程,加强对校外托管机构的监管,把托管机构与学校作为一个整体共同管理,完善相关设施,坚决查处存在安全隐患的托管机构。再次,要加强对校外托管机构卫生安全方面的监督与管理。融合食药监、工商局及质监局等部门,全面监督与检查校外托管机构的食品来源、饭菜卫生、餐具消毒状况等。各部门通力合作,加强对校外托管机构的监督,促进校外托管机构的合法经营,确保学生的身体健康。

    利用外聘教师开展课后服务

    南都:有学校开展“弹性离校”模式,就是到了离校时间孩子可以弹性离校,学校作出安排,进行托管。对“弹性离校”制度,您有什么想法?

    贺丹:我认同实行弹性放学制,同时我建议要为校内教师提供相应补助。对放学后家长一时无法接走的学生,学校应统筹安排教师和固定的场所加强管理。各级各地教育主管部门也要在活动经费、安全保障等方面予以支持,并给予学校和教师适当补贴。北京、上海、南京、济南等地近来相继出台新政,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鼓励开展“三点半课堂”,在课外时间安排音乐、科技、体育等活动,让学校弹性放学,是很好的尝试。

    南都:尽管国家提出做好课后服务工作的政策意见,但学校的积极性不高,如何改变这一现象,您有什么建议?

    贺丹:教育部2017年发布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充分发挥中小学校课后服务主渠道作用。中小学校应该充分利用学校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但《意见》规定课后服务只能通过向本地区党委、政府汇报,加强与相关部门沟通协调等方式争取资金支持,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方式对参与课后服务的学校、单位和教师给予适当补助,加之有些学校人手和资金不充足,导致学校和教师开展课后服务的积极性不足,课后服务的作用不能充分发挥。

    我认为,应推动学校落实课后服务工作。我们看到了成功的经验,北京市政府推出三点半课外兴趣班,提出“放学不离校专人照看———家长放心;几十门兴趣课任选———孩子开心”的政策;长春市在义务教育阶段开展中小学生课后文体科技活动项目;浙江宁波开设“四点钟学校”、“公益托管”、“快乐社团”等活动,上海市也提出在公办小学就读、家庭确有困难的学生可申请参加免费的看护服务。同时,也有地方推行课外活动计划,在星期一至星期五的课外时间安排音乐、科技、体育等活动,如英国有些学生通过参加学校的运动队开展课后活动。

    南都:一线教师除了白天的日常教学任务,下班后还有大量工作要做,精力有限,很难再要求教师参与课后服务。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贺丹:鉴于当前学校全职教师资源紧张、工作量大的问题,我认为,学校应该充分利用外聘教师开展课后服务,解决校内教师资源不足的问题,完善外聘教师准入资格审查、教师劳务经费的保障问题。

    南都:有学者建议,除了学校举办托管班外,街道、社区也可开展多种形式的社会托管、接送学生服务。您怎么看待这一做法?

    贺丹:我认为,可以在有条件的社区推行托管服务,建立“社区三点半课堂”。一些地方为解决学生三点半放学后的管理和教育问题提出了具体解决办法,即“社区三点半课堂”,是由社区承办,创设并开展读书、画画、体育等与当地学生特点相关的活动,丰富学生课余生活,间接培养学生兴趣特长。

    如日本政府设立了儿童馆,供放学后的孩子学习玩耍,儿童馆一般开放至晚上6点,馆长由政府职员担任。

    虽然目前看来这一方式较为方便,但需要地方财政和社区的大力支持。因为政府支持社区健全“社区三点半课堂”,无论是完善设备还是健全管理体系,不仅需要大量时间,还受管理人员、师资、资金、设备、场地等硬性条件的限制。因此,“社区三点半课堂”既要发展,又得适度。

    采写:南都记者 吴斌

    实习生 黄安琪 发自北京

手机看报
分享到: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