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亿航智能广州首揭“载人无人机”神秘面纱,公司创始人胡华智坦言:

“无人机载人飞行,对人心理是一大挑战”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2月07日        版次:AA08    作者:张伊欣 冯宙锋

    体验者试乘亿航184飞行器飞到空中。

    胡华智

    创客更多精彩请扫码

    南都讯 昨日,亿航智能在广州首次公布了“亿航184”系列自动驾驶飞行器载人飞行测试的视频,企业创始人兼CEO胡华智公开试乘。尽管这款产品早在2016年的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CES)引起了轰动,但直到昨日,“亿航184”才真正向公众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不久前,胡华智接受了南方都市报的专访。从航模迷到无人机创业,在侃侃而谈的1个多小时里,他数次表达了“我的梦想和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载人飞行”,对他来说,一架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是他创建亿航智能最初和最终的目标。

    梦想加机遇成就亿航智能

    “从小就喜欢飞行器,小时候第一次做飞机非常兴奋,把它变成工作是很特别的事情。”胡华智难得地放下了手中的航模,在亿航智能的试飞基地接受了南都记者的采访。

    15岁考上清华,毕业于清华少年班的计算机专业,18岁参加工作进入IT行业。2000年,胡华智的公司开发了全中国版图的矢量地图,公司业务主要围绕GIS(地理信息系统)和即时通讯,随后他成立了“北京亿航创世科技有限公司”,其团队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0年上海世博会、2010年广州亚运会等重大项目提供指挥调度系统解决方案,在业内有了一定的名气。

    在这段事业的高峰期,胡华智反而越来越“沉迷”于航模中。1998年踏入航模圈子、投资北京航空航天模型博物馆、与航模老板成为朋友。胡华智是“疯狂”的航模迷,只要是商业版在卖的航模他都会买下来。与此同时,胡华智开始在飞机技术上进行深度研究,2004年他与同伴一起制造了国内第一架共轴双桨直升机,2005年他设计制造涡轮喷气式发动机和喷气式无人机,并为其自行研发飞行控制系统。2013年前后,他不再接手IT业务订单,而是没日没夜地沉浸在飞行器中。

    而立之年已过大半,胡华智“歇业”了半年,一直在思考公司的未来发展,IT商业模式虽然清晰,好赚钱,但他更希望能够打破常规,找到无人机的商业模式,回归他最初的梦想———飞行。

    “几百万能够搞研发就是这个时代很成熟的状态。”无人机配件成本下降和智能化设备的普及创造了良好的无人机创业环境,胡华智说,“(其中一个原因是)智能手机的崛起,现在手机可以放进加速度传感器、陀螺仪、气压计、磁罗盘、GPS等等,以前一个单轴陀螺仪要3000块钱,传感器也是很稀罕的东西,现在都平民化了。”在过去,受到成本限制,如果资金不够雄厚,民间创客根本无法进入该领域,胡华智觉得创业的外部条件已经成熟。

    “亿航发展速度也让我吃惊”

    2014年初,在清华大学的小咖啡厅里,一个蓄着大胡子的年轻人从胡华智身边走过,他顺手拿起了胡华智的无人机,觉得非常有趣,提出拿到国外众筹等想法,两人一拍即合。年轻、有冲劲、想创业,胡华智看中了熊逸放的优势,除了招募的技术和产品开发团队,熊逸放的加入给产品打开了市场,亿航智能的市场部门和技术部门比例呈均衡增长。

    很快,2014年5月,全国第一款手机操控的GHOSTDRONE智能无人机面世。如今,亿航智能的消费级智能无人机已经发展到GHOSTDRONE 2.0,无人机自动化集群飞行编队、智慧城市无人机智慧调度中心、亿航184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亿航天鹰Falcon行业应用无人机也加入到了亿航智能的产品系统,这一发展速度让创始人胡华智也感到吃惊,“整整三年,创造出这么多自主知识产权的无人机技术、产品和服务,这让我觉得很欣慰。”

    力图开创自动驾驶空中交通

    亿航智能的试飞基地在广州的世界大观,一座废弃的世界微缩景观公园,政府把这一片区域划为了他们的试飞基地,巨大破旧的旋转木马被拆除,为飞机腾出“空”间,初创企业的进驻使得这里焕发了新的活力。每天,试飞基地都传来飞机的嗡嗡声和轰鸣声,亿航智能的无人机几乎从不间断地在进行飞行测试。

    负责人介绍说,过去这里可能还是公司试飞的“秘密基地”,随着亿航智能曝光率提升,这里和无人机一样不再神秘。2016年,几乎所有人都买得起一台无人机,APP操控简单易上手,这是面对普通消费者最大的卖点。

    据了解,最早的无人机概念来自美国军方固定翼飞机,胡华智爱好的航模也是“无人机”,但这个行业一直不温不火,飞机的稳定性依赖人的操纵,复杂的操纵杆系统只能让非专业者远观。2012年底到2013年初,多旋翼飞机的出现受到了欢迎,电动马达带动螺旋桨,多旋翼稳定性高易控制,飞行难度大大降低。

    “我们从诞生第一天起就是做全自动飞行的,不需要专业飞手,产品到了用户手里用智能手机就能轻松飞行,这是我们独特的地方。”胡华智将早前做指挥调度中心、GIS、即时通讯等业务经验都用到了智能化无人机上了,普通用户用手机就能玩无人机。

    随着成本下降,越来越多的无人机进入市场时,无人机的入门门槛似乎越来越低。“门槛比较低?这只说对了一半!”胡华智介绍说,做无人机看起来门槛低,但在控制通讯结构、软硬件等等方面势必要比其他行业要求高,“光亿航184就有上百项的专利”。胡华智说,“目前亿航智能在控制通讯、云台技术、动力系统、结构制造、全碳纤维等方面,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讲,我们现在的技术造诣在全球都是走在最前列的。”

    双人版载人无人机已开发

    尽管在2016年这款产品已经在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CES)上引起了轰动,但直到昨日公开测试,“亿航184”才真正向公众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历经5年的研发探索,亿航智能150多位技术工程师团队成员为完善亿航184各项飞行性能进行了上千次飞行测试科目,例如垂直爬升测试(300米)、载荷飞行测试(230公斤,双人版)、航线飞行测试(15公里)、高速巡航测试(130公里/小时)等。

    “在亿航184出现之前,一提载人好像是很难很夸张的事情,再说无人机是不是可以载人的呢?确实很有挑战,对人的心理压力就是一大挑战。”胡华智表示,从无人机到“有人机”的跨度有很多具体的挑战,“比如抵抗大飞机的惯性,多旋翼是一个用螺旋桨转速来控制的飞行速度的飞行器,在飞机进行减速或者加速时,需要从马达、电源、速度控制器等各个方面进行精准控制与计算,难度非常大”。

    “我们是全球第一家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的发布者,这种产品会尽快到达普通人面前,大量资本技术会涌入这个新兴行业”,胡华智透露,下一步,亿航智能将更关注提升乘客的舒适性和自主操控性。目前亿航智能已经开发出双人版自动驾驶载人飞行器机型,并通过实际载人飞行测试,可搭载2位乘客,载荷280公斤。另外,在亿航184高配置的手控飞行版本中,机舱内加入了手动操控装置,为有飞行驾驶经验的乘客提供可自行操控飞行的选择。

    创客观点

    “无人机可以‘渗透’到其他领域,

    而不是提供给特别团队使用”

    “在创业环境方面,广州偏重于政策,它是省会城市,所以很多政府机关都在广州,作为新兴产业的科技创新企业,我们更关心政策,人才在地区上区别不大,广州的大环境应该是很合理的。”谈到在广州试飞的经历,胡华智说“太爽了!”那时在广州玩航模没有太多的限制,买材料、零件也都非常方便,GHOSTDRONE 1.0就是胡华智一个人在广州捣鼓出来的。

    亿航智能很早就在美国、德国成立了分公司,主要是为了抓住欧美的市场。胡华智说:“虽然国外的基础理论大的研究环境更好,但国内的AHRS(航姿参考系统)、卡尔曼滤波(一种对系统状态进行最优估计的算法)的基础理论也比较成熟,国内创业公司更加关心硬件,国内政策也对创业公司示好。”

    但如何在城市间以至全球合理合法地飞行是无人机行业必须跨过的一道坎,要接受来自政府和民间的双重考验。胡华智承认,无人机部分区域的禁飞对创业企业来说带来一定的挑战,但他认为从安全角度考虑,这个措施是合理的,企业也在一直摸索,“想要打破这种状况,就要创新,也需要创新,如何适应不同的航空条件,做到安全保障,我们需要多花些时间和努力让政府明白,出台更适合各种企业不同的飞行条例。”

    “在行业应用中,无人机可以‘渗透’到各个部门中去,而不是提供给特别的团队使用,这样势必会让工具使用效率降低,再找不到比无人机更好的工具去实现不同的行业的理想了。”胡华智描绘了他心中的未来无人机世界,“无人机在未来会变成最日常、最合适的(生活和工作)方式。我们发布的视频就是要告诉大家,载人应该是一个常态化的东西,已经走到大众面前。”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创客新闻工作室 采写:南都记者 张伊欣 摄影:南都记者 冯宙锋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