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警方牵头破获“网络水军”平台专案

起底“网络水军”产业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2月05日        版次:AA01    作者:李玲

    动动手指,发发网帖,就有报酬。六年前,来自广西的梁某找到了这样一条生财之道。简单来说,这是一份“网络水军”的差事。通过在不同QQ群、网站群发消息,完成客户指定的事件炒作、广告推广、网络投票活动等任务后,即可获取相应的收益。

    和梁某一样,在国内从事这样网络兼职的人不在少数。他们遍布各大论坛有偿发帖,发布内容包括网上兼职、各类广告软文、贩卖假烟,甚至是赌博网站推广、淫秽色情及诈骗信息等。

    实际上,在“网络水军”的背后早已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近日,南都记者从公安机关了解到,2017年7月,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广州市公安局经过3个月的缜密侦查,挖出一个以“三打哈”网站为核心,形成“有偿删帖、发帖、灌水”中介模式产业链的特大“网络水军”团伙,共抓获犯罪嫌疑人77名,涉及全国21个省份,涉案金额近400万元。其中广州牵头打击的主链条目标对象24人全部落网。

    据了解,自2017年5月公安部组织开展打击“网络水军”违法犯罪活动专项行动以来,已破获“网络水军”违法犯罪案件40余起,涉案总金额上亿元,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200余人,查获并关停涉嫌非法炒作的网络账号5000余个,关闭违法违规网站上万个,涉及网上恶意炒作信息数千万条。

    公安部网安局有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网络水军”普遍从事编造发布虚假信息,有偿删帖、诽谤攻击、非法推广等违法活动,这不仅破坏了网络的正常生态,也侵害了公民的人身财产权利。“对于严重危害网络生态、破坏网络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公安机关将坚决依法打击。”

    下游

    发帖一条最少得四分钱

    注册11个QQ及微信号,开通了4个微博账号,这是85后的梁某夫妇在佛山打工之余,用于从事有偿发帖的工具。他的每个账号里都有不少群组,多至数百人。

    一旦接到推广任务,梁某需要复制文案发送到这些社交群、微博和小网站,每发送一条可获利几角至数元钱不等。至于信息的真实性,他几乎从不甄别,只是机械地单纯以营利为目的转发,即便知道要求传播的内容里,包括赌博、诈骗、涉黄等信息,他也照发不误。

    为了承接更多业务,梁某和妻子一起经营了两家网店,当起了“推广服务商”。这些年他们共计接到推广任务11679次,最高的一次拿到了2700元的报酬,较少的则是一个帖子4分钱。经警方认定,梁某累计获利4.5万余元。

    2017年7月,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佛山市公安局开展收网活动,将犯罪嫌疑人梁某抓获,并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将其刑事拘留。

    佛山市公安局网安支队的办案民警告诉南都记者,“网络水军”早已形成产业链,而梁某只是浮在最表面的一层。

    据了解,“网络水军”具有鲜明的特点,地域分布广泛,人员构成复杂。在这条产业链上,上游是有广告投放,需要水军造势的客户,中间形成一批核心中介人员,在接单后组织下游人员从事网络推广活动。最后直接参与发帖的人包括社会闲散人员、在校学生、家庭主妇和网络大V等。

    中介

    接单后群发等下家报价

    值得一提的是,在网络水军链条上,有人为了推广恶意炒作,请人发帖和灌水;也有人为了压制负面舆论,请人删帖和屏蔽负面消息。其中屏蔽消息指的是,搜索引擎公司内部人员删除指定页面的“网页快照”信息,让网民无法通过搜索关键字获取真实链接。“屏蔽”一则消息,通常收取300-400元。

    这类删帖和屏蔽消息的任务需要有特定权限或技术的人员才能完成,因此“网络水军”在这之中往往充当的是中介角色。

    今年34岁,家住河北邢台的滕某主要从事的就是删帖业务。2016年4月,滕某关闭了自家的诊所,待业在家。其间,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唐山的网友,并被介绍进了一个专门交流如何删帖的Q Q群。通过自学和向人请教,滕某慢慢掌握了删帖的技能。

    据南都记者了解,在论坛和贴吧上,如果成为某一板块的管理员,即有一定的删帖权限。在接触这行三个月后,滕某成为了国内某大型论坛的博客板块管理员,并开始从事删帖的业务。

    在20多个网络删帖Q Q交流群中,滕某的昵称是“肖老师”。如果有人在群里发布需求,滕某就会与客户联系。一般删除一篇博客、帖文,他要价300元到500元。在接到本人无法直接删除的业务时,他便会转给相应论坛版主或其他同行代为操作,然后从中抽取一定费用。一年下来,滕某获利9万多元。

    活跃在“网络水军”群里的“肖老师”,因此结识了很多同行。他们之中有像梁某一样的推广服务商,也有删帖中介,还有网站“内鬼”。

    去年10月,家住北京的王某辞职在家,平时靠着上网帮人创建百科,有偿发帖和删帖赚取生活费用。作为删帖中介,王某表示,去年她至少帮客户删除了56条帖子,总收入金额约9万元。

    王某向警方交代,自己接到上家的删帖订单目标网站包括百度贴吧、豆丁网、天涯论坛,还有很多小网站。由于自己不具备删帖技术,她在接单后会把需要删帖的链接进行群发,然后等待“肖老师”等下家的报价。

    一般收费的行规是,帖子一经删除,上下家同时收付款。王某称,“有时也遇到上家不给钱,这时我就要亏本垫付给下家,因为我是讲信誉的。”

    她还记得去年有一次,一个客户曾经转发了一则某论坛的帖子,让帮忙删除,随后她找到了“肖老师”。删帖成功后,王某给“肖老师”转账了600元,但至今未收到上述客户的700元服务费。

    “内鬼”

    不违规的帖子也能删除

    在王某这样的中介推广下,“肖老师”滕某所接到的删帖业务越来越多。为了扩大业务范围,他逐步打入了一些网站内部,委托工作人员进行有偿删帖,在国内某大型论坛工作9年的张某便是“内鬼”之一。

    作为网站运营人员,张某每天的工作职责之一就是清理版面,即处理违规广告、赌博色情等不良信息。他是论坛部落和视频专区两个板块的负责人,两板块日均增加上百个新帖子,每月的页面访问量达数百万。

    张某告诉南都记者,他与“肖老师”从未见过面,但持续联系了两三年。据他介绍,要求删除的帖子多是投诉帖,有抱怨专治不孕不育医院乱收费的,这类需求占比高达六成,也有控诉商家发布虚假广告,出售不合格产品的,还有举报老板以权牟私的。

    “肖老师”提出的删帖需求,张某并非全部答应。他称,通常只选取内容涉及广告、人肉搜索和“灌水”的网帖,因为这些本身就不符合版面规定,而且在他的管理权限范围内。

    “如果我不收钱,删这类帖子属于我的日常工作。”张某对南都记者表示。然而,即便是本身无违规内容的正常帖子,张某也有办法让它消失。

    具体操作是,由“肖老师”找人在相应帖子下“灌水”,发广告或贴“小黄图”等,当越来越多不符合版面规定的信息被置顶,张某就能顺理成章删除这些原本不违规的帖子。而在以前,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仅需清理相关评论即可,并不用整帖删除。

    虽然张某每次操作在后台都有记录,公司内部也有人负责审核删帖的内容,但并非每个工作账号都会被仔细查看。张某告诉南都记者,“我删的帖子原本也该清理,而且这种小事应该不会有人查。”

    抱着这样侥幸的心理,从2014年至今,他帮助别人有偿删帖,获利大约3万-4万元,“正常来说,一个帖子收费三五百元。按难易程度不同,多的话可达八百至上千元。”

    据南都记者了解,当上游的客户有删帖需求时,根据网站规模等实际情况的不同,中介一般每条收取客户500至3000元,后来通过层层中介找到对应的论坛版主或网站“内鬼”进行操作。在此过程中,每一个中介之间则会收取50-100元的介绍费。

    而最终操刀删除特定网页信息的“内鬼”不仅有知名网站的运营人员、编辑、版主,还有小型非法网站的运营者。据警方透露,为了逃避打击,他们有时还会要求删帖中介提供委托人的委托书或网站的《信息删除申请表》,形成一种“合规”的假象。

    平台

    服务费收20%也自营删帖

    “十年前,网络水军尚未形成规模,往往以个体户为主,影响力也甚微。但近两年来,通过互联网社交平台,一大批人被聚集起来,从事有偿发帖和删帖业务。并且,他们丝毫未意识到这是触犯法律的。”办案民警对南都记者说道。

    据办案民警介绍,基于雇主的需求,从“网络写手”、“中介商”,到“推广服务商”和“网站内鬼”,各个环节分工明确,覆盖面广,所涉及的违法业务也是复杂多样,并且已形成规模化和行业化。

    随着案件的深入侦查,警方发现“网络水军”背后竟存在一个集中活动的平台,一个叫“三打哈”的网站进入办案民警的视线。南都记者了解到,“三打哈”原是湖南的一种扑克游戏叫法,后指这家拥有近百万注册用户的网站。

    这个网站自称是“中国最大的网络推广服务交易平台”,对外宣称可提供关键词上首页,负面舆论公关,品牌及产品营销,软文营销,撰写新闻稿等业务。在佛山警方侦破的案件中,梁某和妻子经营的两家网络店铺就依托于这个平台。

    据悉,“三打哈”是广州某通讯设备公司的旗下网站,成立于2010年左右。广州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刘警官告诉南都记者,这是一个专门撮合“网络水军”和雇主交易的平台。由客户在平台上发布删帖、“灌水”、炒作网络事件的需求,然后像梁某这样的服务商会主动认领任务。在服务商提交论坛发帖、删帖截图,经雇主盖戳认定合格后,即可得到相应的酬金。而平台从中获取成交价20%的服务费。

    除了搭建平台获取佣金的运营方式外,“三打哈”网站还直接承接处理负面舆论公关的业务。以2017年3月“三打哈”与长春某商贸公司签订的一份SEO优化(搜索引擎优化)项目合同为例,南都记者注意到,按照合同规定,“三打哈”需要在不到十天内为客户删除来自百度知道、贴吧、新浪博客、拇指医生等平台的28条负面信息。其中一半以上涉及百度知道。删帖完成后,对方将支付“三打哈”共计25200元的费用。

    据46岁的网站负责人马某交代,“三打哈”平台系自己14年前创办的通讯设备公司下属的六个部门之一,共有三个主要负责人。有淡化舆情需求的雇主会通过网站提供的Q Q或手机号码联系客服人员商谈。

    侵权

    非法获取个人信息500多万条

    随着对这起“网络水军”案件侦查的进一步深入,以“三打哈”网站作为核心平台,具有“地域范围广、人员数量多、违法业务多”的网络产业链逐步被警方摸清。

    据办案民警介绍,“三打哈”网站的自营业务还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该网站自行开发了一个群发平台,雇主在支付一定费用后,登录平台就可编辑发送邮件或短信的内容。此后,平台将自动发送给特定的接收方。

    负责群发业务的网站工作人员钟经理表示,她是在进公司两年后,即2016年3月,才开始接手这项业务。据她介绍,公司向短信服务商购买了包括一定短信条数的账户。如果客户有推广业务需求,他们就提供一个子账户,由客户进行群发短信的操作。“至于客户实际发送的内容,我们不清楚也不参与审核。”

    钟经理透露,客户发送短信每条一般收费7分钱,最低4分钱可售,而他们向短信服务商购买的短信成本是3分8厘/条。其中通过106短信通道推送信息,最低350元可发5000条。

    2016年3月,“三打哈”签署的一份合同也显示,其向广州某信息科技公司购买20万条行业短信和30万条营销短信,共付款18000元。具体而言,每发送一则短信,“三打哈”需向该公司支付3.3分/条行业短信和3.8分/条营销短信的代发费用。

    经警方侦查,“三打哈”平台的客户库按地区、职业、年龄段和手机号码等划分,涉及非法获取的个人信息达500多万条。

    南都记者了解到,根据去年5月“两高”发布的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相关类别公民个人信息5000条以上的,已构成犯罪并属于情节严重。

    严打

    落网人员“普遍缺乏法律意识”

    在摸清“三打哈”网站运营情况及“网络水军”产业链后,公安部指定广东省公安厅牵头组织全国范围的集群战役。

    经专案组侦查取证,在“有偿删帖”主链条上,共锁定24名涉案人员,包括北京、河北邢台、广东湛江等地的删帖中介及海南某公司内部员工,另有以互联网为媒介,相互利用手中客户资源进行“有偿删帖”合作的网络中介66人。

    去年7月12日,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机关开展收网行动。广州市公安局专案组派出7个抓捕组奔赴各地,共抓获53名嫌疑人,其中目标对象24人全部到案。各地公安机关同步收网,全国范围内共抓获嫌疑人77名,涉案金额近400万元。

    “从抓获的人员来看,他们普遍缺乏相关的法律意识。”办案民警告诉南都记者,“网络水军”涉嫌从事编造虚假信息、有偿删帖、诽谤攻击、非法推广等违法犯罪活动,传播赌博、色情等有害信息,已然破坏了网络空间秩序。有不少案例表明,“网络水军”已经侵害到公民的人身财产权利。需要指出的是,在“网络水军”产业链上的每一环,以获利为目的,直接参与有偿删帖、恶意炒作和造谣,传播赌博色情等有害信息的,都属于非法获利,并可能涉嫌非法经营、诽谤和寻衅滋事等罪名。公安部网安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对于严重危害网络生态、破坏网络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公安机关将坚决依法打击。”

    广州市公安局的刘警官也对南都记者表示,在互联网上,用户之间通过一条网线连接,架构就像蜘蛛网一样,复杂交错,覆盖全国。有人窃以为埋藏网络无人认识,便可随意参与“网络水军”活动。他提醒,网络并非法外之地,网民应该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千万不可触碰法律底线。

    采写:南都记者 李玲

手机看报
分享到: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