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让创新进一步与国际接轨?

省政协委员建议打造广深科创走廊,需构建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1月26日        版次:AA10    作者:

    省政协委员、粤港澳大湾区青年总会执行主席吴学明

    省政协委员、广东专利代理协会副会长郝传鑫

    省政协委员、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院长王海清

    硅谷“老海归”范群

    《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下文简称《规划》)的核心是“创新”,而创新的核心,不得不提知识产权保护。昨日省长马兴瑞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要“建设引领型知识产权强省,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大力推进专利质押融资,打造全国知识产权交易中心”。

    《规划》十二个章节,其中两个章节专门对知识产权作了论述,第五章“集聚国内外先进科技成果”,提出要在广深科创走廊打造“全国知识产权交易中心”;第九章“营造国际一流创新生态”,提出要建设“全球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高地”。从全国层面和全球层面对知识产权都定下明确目标,这和广深科创走廊要在科技产业创新能力方面领先全国、又要成为国际一流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的发展目标一脉相承。

    知识产权保护的现状“痛点”在哪里?应该如何构建知识产权保护体系,让广深科创走廊的创新进一步与国际接轨?企业期待怎样的知识产权保护服务?政府对知识产权保护将从哪方面继续用力?省政协委员及相关专家分别就此进行了探讨。

    省政协委员、粤港澳大湾区青年总会执行主席吴学明:

    大企业应成立知识产权联盟鼓励原创

    当看到《规划》提出要“建立粤港澳保护知识产权协调机制”,来自香港的广东省政协委员、粤港澳大湾区青年总会执行主席吴学明说,“很开心看到这些政策的出台,我非常支持”。

    在旧金山湾区和纽约湾区有过学习和生活经历、又在广东和香港分别做了5年科创领域企业的吴学明认为,知识产权保护对广深科创走廊是核心问题。

    由于在香港和广东都开过公司,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利与弊,吴学明深有体会。他说,在广东招聘员工,有人直接就带着原公司的源代码来面试,“他们告诉你这是某个知名游戏的源代码,他们认为这是面试的‘加分项’,而我会告诉他我不要,因为我怕被别人告上法庭”,更有甚者,带着程序源代码直接找风投资金投资,吴学明说,在他接触的手机游戏、手机应用领域,这并非个案,而是“一个面的问题”。而实际操作中,与对方签下的保密协议、敬业协议所能发挥的约束作用仍然有限。

    吴学明建议,像腾讯、网易这样的大企业应该作为召集人成立一个知识产权保护联盟,“鼓励正版、原创的科技创新,政府也向原创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对于抄袭的项目要增加曝光,奖罚分明,并且系统宣传推广出去,通过这样来推动知识产权保护”。

    吴学明认为,要打造好广深科创走廊乃至粤港澳大湾区,知识产权保护、人才、科研成果极速转化、发达的物流系统这几项要素缺一不可,而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仍待提升。

    他说,广东不妨借鉴香港对知识产权保护的一些做法。比如,让香港成为内地知识产权人才的培养基地,“特区政府知识产权署作为负责知识产权政策、法例及教育公众如何保护知识产权的主要部门,经常就相关法例向当局提供建议”。

    广东省政协委员、时富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朱颖恒也认为,港澳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更为健全,而且惩罚力度更大,执法也更严,广东应多借鉴。他说,一个经常发生的现象是,企业发明的产品很快被竞争对手抄袭,抄袭之后被抢先注册,导致原发明企业遭受重大经济损失,“一般的企业不一定有能力、财力、知识去注册知识产权,应该增加宣传力度”,他说。

    省政协委员、广东专利代理协会副会长郝传鑫:

    “公私合营”做知识产权交易中心

    “所有的问题都卡在评估上,知识产权的评估受很多因素制约。”广东省政协委员、广东专利代理协会副会长郝传鑫认为,对知识产权评估需要综合考虑技术、市场、法律三大要素,而目前的行业困境是,掌握财务知识的评估人员并不掌握上述综合能力。

    在广东两会政协经济组分组讨论现场,“知识产权抵押贷款”成为热议话题,知识产权这项无形资产如果可像房产这类实体资产那样拿到高额贷款,对促进创新发挥的作用不言而喻。不过,郝传鑫说,在实际操作中,有些专利可押给银行拿到上亿元贷款,但银行放贷其实还是根据企业已有的实体资产作为放款的重要衡量标准,知识产权只是一个名义。

    郝传鑫说,知识产权评估本身是一项系统性很强的工程,必须从技术、法律、市场层面不同维度展开才能比较客观地进行评估。

    “技术需要技术专家评估、技术到底是否被市场接受需要做市场调研、一个好的专利技术还需要非常明晰的文字表达和恰如其分的平衡点拿捏,否则会影响专利保护范围和发明者最终权益,这就要从法律角度考虑”,而知识产权评估师目前大部分是学财务出身的人员,和评估所要求的综合能力并不匹配。

    在知识产权代理领域耕耘近20年,郝传鑫讲了一个颇具意味的例子:一个瑞士客户专门做转换插头,通过伸缩功能让电插头可匹配全球各地,发明这项产品后,该公司在100多个国家申请了专利,将产品卖到100多个国家,产品成本只有20元人民币,却能卖到六七百元。

    郝传鑫还接触过一个有趣案例:一个香港商人申请专利,将梅州地区的柚子皮加工成卫生巾,既解决了梅州柚子难销的问题,又为企业创造了市场收益。如何最大限度发挥这些涉农专利的有效价值?郝传鑫认为,组织资金和研究机构做涉农专利技术产业化,将助力乡村振兴、精准扶贫。

    郝传鑫说,广东目前拥有约100家知识产权服务机构,从事知识产权交易活动的只有二三十家,中国最近几年在北京、上海、广州成立了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关于知识产权的判赔额度也陆续有数千万乃至上亿元的案例,这都说明国内知识产权保护在不断加强,和国外的差距在缩小。

    对于评估知识产权交易,民营机构有不低的准入门槛,而公众对“为什么我要相信知识产权值这个价”,最核心的问题是要找有公信力的机构。郝传鑫有个“大胆的设想”,即参照中国联通的做法,国资控股、民资进入,让民营资本和管理人员和官方一起“公私合营”知识产权交易中心,一方面有政府的公信力和资金做支撑,另一方面激发民企在其中的活力。

    省政协委员、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院长王海清:

    广州知产法院将在佛惠设巡回审判法庭

    2014年,北京、上海、广州三城设了知识产权法院,这是国家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探索。

    广东省政协委员、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院长王海清说,去年受理的案件超过9000件,成立三年以来收到的案件增长了一倍。在9000多件案中,超8成涉及专利,而其中又有超过1/3属发明范畴。

    王海清认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成立以来最大的成效,是从整体上改善了知识产权法制环境,更好地树立了广东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法治形象。而目前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的问题包括:一些企业和个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强、保护体系不健全、法定侵权赔偿额不高等。

    他说,随着受理案件增多,处理案件的公信力也不断提升,在合法的前提下通过审案提高赔偿标准,一些国际大企业也会选择到国内起诉。“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就有判赔2000万元的案例”,王海清说,企业只要证据充分且善于维权,权利是可以得到保障的。

    王海清说,按省委省政府的部署,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正在深入研究如何更好地为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为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建设、为广东省建设引领型知识产权强省服务的具体措施和办法,他说,目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已在中山、东莞、汕头设置了诉讼服务处,下一步还将在佛山、惠州设立巡回审判法庭。

    硅谷“老海归”范群:

    “要保证有一些‘傻子’愿意去干高水平创新”

    硅谷可以持续创新,在硅谷工作了20年的“老海归”、美国硅谷科技协会理事长范群看来,知识产权的保护对创新非常重要,“要保证高水平创新一直有一些‘傻子’愿意去干,就需要有一套机制保护创新的成果不被剽窃,让他们心甘情愿去做”。

    他以自己曾经工作的企业为例,1996年到2005年之间,企业人数从20多涨到500多,其中博士就有差不多300人,这些博士天天都在做创新,到他离开时全公司拿到授权发明专利的已接近700件,这意味着,公司每年什么都不做,只是收取专利使用费,就可以进账接近1000万美元。

    反例则是,硅谷一家科技公司的软件工程师因为跳槽到其他公司,使用了原东家工作时期做的源代码,最终被罚重金,而且因此遭遇牢狱之灾。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在当地是社会共识。

    采写:南都记者 张艳芬 徐劲聪

    摄影:南都记者马强 冯宙锋

手机看报
分享到: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