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后续服务难以跟上 家庭医生“签而不约”现象突出

民盟广东省委提案建议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建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1月25日        版次:AA06    作者:余毅菁 阳广霞

    社区居民在广州沙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签约家庭医生沟通。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资料图片)

    广东两会之热话题

    聚焦

    家庭医生

    省卫计委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14日全省全人群签约服务覆盖率41.45%,重点人群签约服务覆盖率6 3 .3 6 %.这意味着广东超过4 0 0 0万居民有了家庭医生。“签约潮”之下广东基层医疗机构能否“接住”?民盟广东省委拟向大会提交《关于进一步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建设的建议》提案。其中提到,由于全科医生总量不足、服务能力有限,导致“签而不约”现象突出,群众满意度不高。

    连日来,南都记者走访7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现,不少社区卫生中心通过“拉人头”提高签约率,但家庭医生“缺口”大,后续服务无法跟上。家庭医生签约路未来怎么走?各方进行深入探讨,期待家庭医生真正成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

    提案调研:签约服务尚未取得预期效果

    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卫生计生委等七部门2016年联合印发《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规定到2017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覆盖率要达到30%以上,重点人群签约率要达60%以上。为此,广东2016年10月出台《加快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的实施方案》,标志着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全面推开。在此之前,广东已经试点家庭医生服务三年。

    民盟广东省委的提案调研显示,以广州为例,截至去年11月广州老年人、儿童、孕产妇等重点人群已有176万人签约家庭医生,覆盖率约60%.尽管全市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覆盖率较高,但由于作为家庭医生主体的全科医生总量不足、服务能力有限,导致“签而不约”现象突出,群众满意度不高。“目前广东省乃至全国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普遍有限,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尚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提案提出“签而不约”主要是因为居民签约率虚高、向上级医院转诊难等,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广东全科医生数量严重不足,高质量完成签约服务难度大。“目前就医方式不是必须基层首诊,大部分居民还是头疼发热就跑大医院,尚未形成有病就找家庭医生服务的社会环境。”

    记者走访:“拉人头”且签约单积压多

    南都记者走访了广州越秀区、海珠区等地多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现这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请附近学校帮忙派发签约单,让学生带回去给家长签名,每个中心“认签”几所学校。“这是最快达标的方式,几天下来收到数万单的签约申请”,海珠区一家社卫中心护士说。

    在越秀区一家社卫中心,一名学生家长正在咨询柜台值班护士。该家长告知,孩子早几个月通过学校签约了家庭医生,但之后无人联系她。柜台值班护士查询后回复,暂未有相关记录。她解释,目前积压的学生签约单已有几万份,用几个大箱子装着,连信息录入的人手都没有。

    学生家长林女士上月收到孩子从学校拿回家的签约单,上面服务包类型已默认为“免费包”,签约医生团队是指派,不用自己选,家长只需要填写联系电话、住址等信息,签名即可。家住越秀区的吴女士是前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治疗感冒,在导诊台办理定点手续时工作人员让她签了一份表格,“因为免费,所以签了”。但是,她收到一条签约成功的短信之后,再无其他信息,签了哪位医生,享受哪些服务均不知。

    最大问题:家庭医生后续服务难跟上

    家庭医生究竟能提供什么服务?南都记者在广州7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到,每个中心均张贴有家庭医生宣传海报,设立专门签约柜台。据介绍,目前广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包分为三类:“面向辖区常住居民的免费包”、“面向城镇职工基本服务包1”以及“面向社保参保人的基本服务包2”。以普通民众被推荐选择的“基本服务包1”为例,签约居民每年只需支付30元,主要享受服务包括建立健康档案、提供健康咨询、个性化健康评估、个性化健康管理计划、预约就诊服务、诊转介服务及健康教育等,65岁以上老人或者孕妇还会附加相关免费体检服务。

    “目前家庭医生政策最大问题是后续服务难以跟上”,广州越秀区一位家庭医生说,目前除优惠体检、优先挂号外,对家庭医生其他服务内容没有明确规定,“现在医生工作量已经很大,很多时候超时工作,每天门诊量多,人手又不够,如果真要做健康咨询之类,根本顾不过来。”

    南都记者随机询问20名市民,发现约2/3已签约家庭医生,多数签约市民并未享受过家庭医生服务,对其用途、服务项目不甚了解。“理想中的家庭医生应能上门服务,随叫随到,跟踪病情”,杨女士说,现在签没签感觉并无太大区别。

    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还有哪些问题待解?

    ●有的基层医疗机构签约率“注水”

    “从目前的签约情况看,似乎还不错,但其实有很多虚的成分。”广州一位社卫中心负责人表示,该社区试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3年,通过居民主动签约,这一比率才达到10%.所以社卫中心就通过拉人头“注水”。

    该负责人认为,要把工作“做实”,“家庭医生推进需要全方位的支持。

    ●广东家庭医生“缺口”上万

    南都记者走访发现,目前很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签约已经“超员”。有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公共卫生科只有10人,却要覆盖11万居民,相当于一个家庭医生要负责1万多人。“上级有指标,达不到要问责,但签了,我们服务又跟不上。”海珠区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护士说。

    省卫计委数据显示,2015年广东每万人口有家庭医生1.41人,如果按照《广东省“十三五”计划生育事业发展规划》,2020年全省常住人口应达1.14亿计算,距离2020年底每万名城乡居民2-3名家庭医生的目标,还有7500-19000名家庭医生的缺口。如果按照国际上每名全科医生签约2000名居民计算,更是有4万的缺口。

    社区医生服务质量也有待提高。一位社卫中心负责人表示,目前的家庭医生即全科医生,实际上是由专科医生培训转变而来,“需要大量的培训,才能具备全科医生应有的素质,实现转型。”

    ●压力大收入不对等积极性不高

    广州海珠区沙园卫生服务中心谭美红是最早一批转型成为家庭医生,也是这种模式的支持者。她坦言,工作压力比以前更大,收入却没有对等地提高,“以前病人看完病就走,只负责把单次病看好就行,现在签约了,还需要持续跟踪病人健康,既要了解以前病史,又要评估未来健康等方面,这需要长期保持沟通,耗费大量精力”。

    目前,签约在谭美红名下的有1700名居民,她同时负责5张家庭病床。每周一、周三,她到家庭医生门诊值班,其余时间则回到专科门诊,家庭医生门诊还规定看诊时间不能少于8分钟,“收入和工作量确实难成正比,很难让医生有积极性”。

    一社卫中心负责人坦言,目前家庭医生签约并不能提供多少实质性服务,“以‘服务包1’来计算,每人才付出30元,每月才付出2.5元,还能指望提供什么实质性服务呢?”

    ●基层卫生信息化共享化程度低

    让家庭医生服务停留在“签而不约”的另一大“硬伤”在于基层社卫中心系统普遍信息化较差,共享化程度低。广州海珠区一家庭医生告诉南都记者,目前有的基层社卫中心应用系统比较落后,多个系统同时使用,信息又不共享,导致很多病人信息需要手动重复输入,耗费大量劳动力。

    “我们即使在同一个中心内部,门诊看病用一个系统,进行健康管理又是另一个系统,在门诊量了血压,做健康管理的时候又要打电话问病人,虽然我们有助理在管理,但这活十分繁琐耗时。”她认为,改善信息化系统关键还是要靠资金投入,信息化共享度改善了,节省的人力才可以投到服务中去,“在人力不足情况下,信息技术的改善显得尤为必要”。

    统筹:阳广霞 袁炯贤

    采写:南都记者 余毅菁 阳广霞 实习生 钟爽

手机看报
分享到: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