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进广东省委会拟提交关于规范校外午托机构管理的提案:

将托管尽快列入省人大立法规划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8年01月19日        版次:AA06    作者:阳广霞 冯宙锋

    托管机构提供的服务五花八门。

    资料图

    中午放学后,广州市铁一小学门口挤满接孩子的托管机构工作人员和家长。资料图

    放学时家长还在上班,不少孩子只能进校外托管机构。如何让孩子放心托管?广东省两会开幕在即,该问题受到了民主党派的关注。昨日,记者了解到,民进广东省委会拟向省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提交《关于尽快制定相关法律法规规范校外午托机构管理的提案》,提案调研显示,广东各地校外托管机构数量庞大,良莠不齐,存在食品、卫生防疫、消防等安全隐患。但由于目前托管机构的管理缺乏相关法律法规支撑,存在政府监管缺位。

    提案建议,将托管机构管理办法尽快列入广东省人大立法规划,明确监督管理主体及相关职能部门职责,并引导社会力量制定行业标准。

    现状

    机构狭窄消防不畅 从业人员身份庞杂

    提案表示,因学位紧缺、二孩政策实施等因素叠加,校外托管机构成为不少家长的必然选择。这些机构多是私人机构,负责学生午餐、休息及作业辅导等。“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家长的后顾之忧,其存在和发展有其合理性”。

    民进广东省委对梅州、深圳、佛山、云浮等地进行调研发现,托管机构多设在中小学附近的民房和小区单元楼内,多为居民个人举办的家庭化经营模式。楼梯狭窄,多数只有单通道或消防通道不顺畅,一旦发生事故,对自救能力较差的小学生而言,后果不堪设想。

    托管机构的学生睡室均较为拥挤,室内没有配置紫外线灯管等消毒设施,卫生设施少,空气流通性较差,一旦发生呼吸道传染病,容易造成交叉传染,“今年上半年梅州市梅江区诺如病毒的暴发经确认是在托管机构交叉传染的”。

    南都曾在广州走访发现,不少托管机构就隐身在居民楼里,有一家四十来平米的房子也被用来做托管班了。房子里窗户常年紧闭,刚装修完两个月就开始招生,里面搭了个小阁楼,站着腰都无法直起来。

    此外,托管机构从业人员身份庞杂,素质无法得到保障。多数托管设在居民家中,未经注册登记不具备法人主体,相关部门不能掌握机构基本情况。

    注册部门不一 缺乏管理法规及主体

    在监管方面,目前广东省大部分地区都没有制订托管机构管理办法,各地对托管机构注册管理要求不同。提案称,梅州市、云浮市要求在工商管理局注册,深圳市要求在教育部门注册。目前深圳在教育部门注册的托管机构只有183家,可接纳学生约1.25万人,据不完全统计,至少还有超过4万名中小学生在未注册的校外托管机构托管。

    提案表示,当前中小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管理缺乏相关法律和政策规范,顶层设计缺失,工商、民政、安监、教育等部门均没有明确的相关审批和管理权限,更没有列入行政许可事项,托管机构处在监管的真空状态中,社会各界均无法对其资质、诚信度、安全性与合法性等作出恰当的评判。

    提案说,由于法未授权,缺乏主管部门或牵头部门,无法对校外托管机构进行指导和整治,无法彻底解决各种安全隐患。

    在这一情况下,学生家长与校外托管机构一旦发生纠纷,将投诉无门、索赔无门。

    场地卫生设施无明确要求 服务无统一标准

    托管经营范围包括了餐饮、休息、接送、辅导教育等,涉及教育、治安、食品、卫生防疫、消防安全部门等,但均未设置完善的前置条件,对场地、设备设施、卫生防疫、消防安全、视频监控等没有作出明确要求,“均没有制定统一标准,服务标准也不一。”

    提案说,由于未建立行业协会,制定行业标准,校外托管机构的建设处于无序状态。家长学生无法按标准选择安全舒适的托管机构,缺乏收费标准指引也加重了家长经济负担,由于中小学生托管的社会需求量大,出现无序发展的混乱状态。

    调研发现,不少托管机构无证经营,加上家长法律意识淡薄,未与托管机构签订托管协议,发生事故后,善后处理及理赔也存在困难。

    建议

    立法明确托管机构监管主体、开办条件

    针对校外托管机构缺乏相关管理法规、管理主体,监管缺位的情况,提案建议将托管机构管理办法尽快列入广东省人大立法规划。通过制定相关法律法规,明确监督管理主体及相关职能部门职责,建立联动机制。

    提案还指出,法规要对拟登记的校外托管机构场地、生均占地面积、设备设施等设置前置条件,要依法向工商部门申请登记,取得食品卫生许可证,以及消防安全许可证,托管工作人员应取得健康合格证,辅导学生的老师应持有教师资格证,具备上述条件方可开展校外托管服务。

    另外,安监部门要对托管机构安全运行条件、职责落实、人员培训与配备提出明确要求,发改部门要对托管机构收费实施价格指导。

    工商食药监卫生等部门定期年检并公开结果

    提案中提出,监管主体应要求托管机构依法依规办理注册登记手续,对照标准,进行督查整改,对安全隐患较大、条件较差、不具备运营资质的坚决依法取缔。并制订托管协议的指导文本,供双方签约,保障双方权益。

    由于校外托管机构提供的服务涉及政府部门众多,提案还建议,政府应建立校外托管机构管理的协调联动机制,会同工商、食品药品监督、卫生、公安消防、教育等部门,每年对托管机构进行年度检查,并在信息网站上公告年审情况。同时加强对托管机构的日常巡查,及时发现安全隐患,要求限期整改,通过联合执法与市场淘汰逐步进行规范,稳步推进托管机构规范化管理,确保受托学生健康成长。

    引导社会力量成立协会制定行业标准

    面对托管服务社会需求量大、社会经济不断投入托管行业的情况,提案认为,政府应对托管行业的健康成长和有序发展进行规范和引导。比如,人社部门应提供托管从业人员技能培训,金融机构对符合条件的托管机构可提供创业小额无息贷款服务。并且建议积极引导社会力量成立行业协会、制定行业标准,积极吸纳民间资金介入举办规模大、档次高、管理规范的托管机构,争取打造品牌托管机构。还可通过举办观摩活动、星级评定等方式,促进其他托管向规模化、规范化的良性发展,为家长解决后顾之忧。

    探索校内午休、校外配餐的外包模式

    在学生托管服务形式方面,提案建议,进一步探索建立“以商事登记解决校外托管机构办证问题,相关职能部门加强事后监管”为主、“校内午休、校外配餐的托管服务外包模式”为辅的形式。事实上,教育部办公厅已在2017年发布了《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提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方式对参与课后服务的学校、单位和教师给予适当补助,严禁以课后服务名义乱收费。提案中还建议,寻求有资质的法人实体与学校合作开办校内托管服务,减少学校的管理压力。

    统筹:

    南都记者 阳广霞

    采写:南都记者 阳广霞 向雪妮 实习生 钟爽

    摄影:南都记者 冯宙锋

手机看报
分享到: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