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技术狂人 解难题上瘾 轮机专家 造大船百艘

中远船务工程师卜育才获专利授权15项,其中发明专利3项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12月30日        版次:AA12    作者:李春花 黎湛均

    卜育才参与建造的5 .7万吨散货船,这是中远船务造的第一条船。资料图

    卜育才参与建造的牲畜船,填补了中国建造牲畜运输船的空白。资料图

    广东中远船务工程有限公司技术部主任设计师卜育才。

    卜育才

    51岁,广东中远船务工程有限公司技术部主任设计师、高级设计工程师。近3 0年潜心钻研船舶设计建造工作,先后参与多型多种船舶的设计与建造,更攻克了一系列技术难关,申请专利被国家授权18项,其中3项为发明专利。这些年获多项荣誉:“2008年度广东省十项工程劳动竞赛模范工人”称号、2 0 11年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 16年获得东莞市首届“名城名匠”。拥有丰富的大型轮机设计经验,被业内人士称为“轮机专家”。

    “我脑子里全是图纸、技术、数据,其他的我都记不住”。

    他是技术狂人,为解决一个配件故障问题,可以12小时不吃不喝,扎在船上直到处理完为止;船只交付前,为达到完美水准,可以连续加班30多天不休息。

    他是“轮机专家”,30年来参与近百艘船设计与建造,申请专利被国家授权15项,其中3项为发明专利。

    他注重技术传承,带出数十个高徒,其中两个80后徒弟已经成为总建造师。

    他是广东中远船务工程有限公司技术部主任设计师、高级设计工程师卜育才。

    入行到了一定年限,很多技术人员都转向管理岗,年过五旬的卜育才却一直坚持在一线,“搞技术的不能离开一线,这是专利产生的最佳场所,只有从来没见过的东西才能产生专利,越是大家解决不了的问题,我越喜欢去干,干得也越过瘾。”

    爱钻研解决棘手难题,一炮打响

    就像马达之于汽车,建造一艘船,最关键的就是动力系统。卜育才负责的就是这最关键的部分———轴舵系。轴系相当于汽车马达,而舵系就如同汽车方向盘,整个轴舵系属于水下工程,卜育才就是水下工程的专家。

    20世纪80年代,中国造船业刚刚起步,已经开始有外国船只订单,卜育才赶上了中国船舶工业起步腾飞的阶段。

    1988年,卜育才从西安交大毕业,被分配到广船国际工程部。那时的大学生被称为“天之骄子”,“我这个人从来没想过要当官,也没想过要发财,就想踏踏实实干点活,”卜育才一天到晚和工人在一起,现场工艺基础练就得非常扎实。

    90年代初期,广船为来自伊朗的船主制造一艘船,第一次引进澳洲最先进的水位测量系统。当时大家认为测量系统不是什么大设备,购买设备时没有提前申请服务工程师,但这个系统当时在国内几乎没用过,在国外也是最先进的,调试了几个月都不成功。已经接近交船,按照在韩国造船的惯例,如果一个系统完不成,可以交给船东,但要扣10万美元,船东找厂家调试。如果临时找国外服务工程师,前后费用也需要上万美元。

    关键时刻,卜育才主动请缨,“给我200块钱,给你搞定。”卜育才研究了数小时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顺利解决问题。厂长嘉奖400元,当时卜育才一个月工资才七八百块钱。

    卜育才就这样一炮打响,闻名全厂。

    还有一次,一艘船试航的前一天,实操过程中发现舵机发出“嘎嘎嘎”的声音,当时服务工程师经过实验分析,认为设备没有问题,是安装的问题,但很多人在船上研究了很久还是没找出问题来。船东发话,舵机问题不解决不能试航。当时船上准备好的试航服务工程师就有二三十个,来自世界各地的工程师都将在现场,如果不试航,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卜育才出马,检查后发现是舵承和舵杆摩擦产生的噪音,经过船体就像共鸣箱一样把声音放大。这一难题迎刃而解。

    为了安装液压转叶舵机,卜育才利用自己的技术经验,研究设计“转叶舵机液压安装工装架”,该专利被运用到了公司30多艘船的舵机安装工程中,使复杂施工变得非常简易。

    从1988年到2007年,卜育才在广船从事技术工作,先后参与近百艘各种各样船舶的设计与建造,其中包括被国际航运界称为“广船型”的35000吨系列成品油轮、被称为“中国第一船”的2万吨客滚船、被称为“亚洲第一船”的18000吨半潜船等。

    敢拼搏一手打造广东吨位最大的船

    真正给卜育才带来个人荣誉的,是他一手打造的5.7万吨散货船“凯斯”。

    2007年,卜育才离开广船,进入广东中远船务技术部轮机室工作,担任主任设计师、工程师。

    东莞不是重工业城市,主要生产电子、五金、服装、玩具等日常用品,当时落户东莞的广东中远船务有限公司,首次涉足造船领域,给了卜育才更好的平台。

    5 .7万吨散货船“凯斯”是中远船务造的第一条船,当时全国有100条,中远船务接了28条。作为厂里的“高精尖”,设计、工艺、建造、调试,以及现场任何问题的处理,基本上都是卜育才一个人负责。他形容就像盖房子,从一堆泥巴开始,散件组装,买一根铁棒加工成舳再安装。

    卜育才所负责的主推进器在船底,为了保障其精确定位,他要多次攀爬进入筒座之中,亲自测量。这部分项目是水下工程,必须在避免阳光直射的情况下进行施工,也就是说在晚上才能施工。当时正值国庆假期,卜育才通宵加班加点达15天,连续加班30多天。“毕竟是第一条船,工人也不会,工艺各方面都有所欠缺。”

    在“凯斯”下水节点的关键时刻,舵系安装过程中出现故障,卜育才首创下水后舵系校零度,这是中国造船界极少采用的工艺,卜育才完成对“转叶舵下水后安装工艺”的创新研究。

    2009年4月30日交船,看着一手建造的船只,卜育才形容“就像看到自己出生的孩子一样,非常高兴。”这是当时广东省造的吨位最大的船。

    对于初次造船的中远船务,船东以最严格的方式考核。一般船交付考核压载状态,船东要求满载状态下试航,极限速度开足半小时。最严酷的条件下试验,都通过了,“我们称它‘争气船’,考核主要考核的是动力系统,说明轴舵系是真的合格的。”

    这艘船获得广东省科技成果二等奖,从那以后,中远船务就打响了造船的名声。因为造船的突出贡献,卜育才获得了广东省五一劳动奖章。

    此前几年,中远船务每年建造的5万吨级巨轮就有10艘之多,他负责的轴、舵系工程因特殊性,一些重要工序必须避免阳光直接照射,只能在夜晚进行,为此他都要在船上加班两三个通宵,一年下来通宵工作长达几十天。

    勇创新填补中国建造牲畜运输船空白

    在中远船务陈列室,陈列的第一艘船是牲畜运输船,该系列船只的顺利建造也打造了牲畜船的“中国品牌”,卜育才也全程参与了建造。

    牲畜运输船主要用于鲜活牲畜的运输,特殊之处在于它运送的是成千上万的活物,必须在较长时间封闭的海上旅途中保证航行中牲畜的健康稳定,这也决定了牲畜船设备系统和建造工艺的复杂和高技术含量。

    2012年1月,广东中远船务拿下国内第一个牲畜船订单,建造要满足澳大利亚最新海事安全规范(A M SA )的牲畜船,这被认为是绿色环保国际新型牲畜运输船建造要求的最高标准。

    卜育才介绍,船造成以后主要运输马、牛、羊、驼骆等,主要运牛,大概运1300头牛。船内条件要求很多,噪音、光线、生活面积、清洁度、走路的转弯半径、生病的隔离等等,任何角度都要满足要求,通俗来说就是牛的五星级酒店,牛在里面活得比人舒服。

    接到订单后,卜育才在该系列船只的建造过程中出力不少。该船首次采用弓形球艏设计,使用单机单桨推进系统限航区,在提高船速的同时减少了航行阻力造成的颠簸。

    该系列船只填补了中国建造牲畜运输船的空白,该项目形成多项自主知识产权,大大提高了中国自主建造新一代牲畜特种运输的市场竞争力,也打造了牲畜船的“中国品牌”。

    甘坚守与公司约定不做管理,坚守一线

    30年来,卜育才的生活不是图纸就是机器。

    做这一行必须很能吃苦,船上一个水龙头两三吨,其他随便一个东西也都是几百公斤甚至几吨,安装调试等很费时间和力气,有时准备工作甚至比本身的工作还长。他举例,焊接时需要从船下背一条电缆上船,电缆线临时装需排好线,观察周围环境,角度不好还要搭跳板。效率从哪来,只能靠时间来磨,通宵也得把它完成。有些工作需要几天时间来准备,且技术很密集,今天、明天、后天干的活完全不一样。造船周期长,经常需要通宵干活。

    “舳舵系他说了算,搞不定的事情他出马。”在中远船务,人人都知道卜工技术行,遇到修船难题,半夜三更给他打电话都是家常便饭。

    在技术上能够取得这么高的成就,有没有什么绝招?卜育才笑着说,真没什么绝招,“一个人出来干几十年,只要你专注于干某一件事情,刻苦尽心去努力,几十年下来,经验保证了你一定是这个行业的高手。”

    “只要你尽心尽力地干,不可能不出一点成果,并不是我有多聪明,而是很多人技术出了头就做管理去了。我对管理工作没什么兴趣,只想做好技术。”事实上,卜育才到广东中远船务公司之初就与公司领导约定,不从事管理工作,只希望安心从事技术研究工作。

    为了能够掌握一线技术,卜育才一直工作在一线。船东会随时向他提问。“如果提一个问题你马上就能回答,他就相信你是专家,技术越好工作越方便。”

    而卜育才的专注都用在工作上了,他回家坐地铁经常坐错站,老婆电话号码几十年都记不住,陈列室内领导同事名字他也叫不上来,“只记船上的,只干这些。”

    重传承严厉师傅带出数十个高徒

    在造船业,师带徒是典型模式,在中远船务叫青蓝工程。

    卜育才这个师傅有点凶,船上的技术工人几乎都挨过他骂。“一般人不敢来问我,问了就一定要给我学会,真想学技术的人就很希望来问。”传授技术,卜育才可以说是毫无保留。

    他带出数十个高徒,其中两个80后徒弟短短五六年就当上了总建造师。

    80后徒弟李雪港是一位年轻船舶总建造师,刚刚完成“海洋地质十号”科考船建造,这是中国自主设计建造的最新一代海洋地质科考船,填补了小吨位大深度海洋地质钻探船的空白,可以钻1000米水深。

    在李雪港眼里,师傅卜育才专业认真、精益求精。他表示,卜育才教徒弟会教到会为止,“想办法让你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还记得,以前当实习生时,有一艘船尾舳出现问题,卜育才傍晚5点开始到第二天5点,整整12个小时边做边教,一次不行两次,不行再第三次,手把手教,给机会让徒弟练习。

    “师傅常说,做工程机械设备安装,一定要弄懂、做细,没有差不多这回事,拒绝差不多,差不多就完了。”李雪港说,卜育才坚持在一线,天天都要过来码头工地看一下,过程当中不放弃任何一个点。

    除了传承技术,卜育才也注重传承工匠精神,第一堂课就是教育课,“你可能没有收入,没有前途,什么都没有,但你必须学好技术。如果你学好技术,有一天走上管理岗位你很轻松,如果你没做领导,你干自己的活,也很轻松。你会了技术,去到别的地方可能可以申请更高的职位,但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几十年后还是老样子。”

    同题问答

    南都:你理解的工匠精神是什么?

    卜育才:首先要尽职尽责,爱岗敬业,态度上如果对自己做的事不感兴趣,不尽力去做的话,不能算是好工匠;其次是专业,对你干的行业要非常熟悉,做到行业里水平最高;最后还要有创新精神,如果你只学会师傅教的那一套,自己不能突破,不能创新,谈不上工匠精神。

    南都:如何让工匠精神回归?

    卜育才:要给年轻人平台展示自己。不给发挥平台,本事再好也发挥不出来。

    这么多年来,我在行业里应该说是有了一定的技术,随着年龄增加,这些技术自己留着也没用,所以教给年轻人,回报社会,这些都是自然的。

    对话

    南都:你认为做技术研究最重要的是什么?

    卜育才:首先是能力,其次要有机会,最后是后天拼命去干。

    要有充分的平台,让你自由发挥,充分展示自己。像我两个徒弟,20多岁就成为总建造师,这在一般的公司几乎是不可能的,没有十几二十年的功力,人家不会用你、但给了他们舞台,他们就可以脱颖而出。

    南都:对年轻技术人员有什么建议?

    卜育才:年轻人不要想一口吃成胖子,要一步一个脚印干好活,扎扎实实学好技术,做好手艺。努力干了,技术水平高了,收入自然就上去了。年轻的时候不好好干,打基础,到老了想干也干不成了。

    南都:做技术这么多年有没有感到枯燥的时候?

    卜育才:工作给我带来的乐趣无可替代,每解决一个难题都有成就感。只要干点技术、干点实事我就很踏实,没有活干我会觉得很空虚。

    统筹:尹来 刘兰兰 徐艳

    采写:南都记者 李春花 摄影:南都记者 黎湛均

手机看报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