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话21年前因误捡放射源致残男子宋学文:

“我亲身经历过,知道生命的意义”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12月30日        版次:AA11    作者:苏海伦

    今年宋学文的胃肠肝脾肾都开始病变了,这源于一次久远的非常接触。1996年1月,20岁的吉林蛟河人宋学文在吉化集团建筑安装公司4号裂解炉附近捡到了一条“钥匙链”,并揣入了兜里不过4个小时。这条“钥匙链”上附有一颗米粒大小的放射源铱-192,原本是公司买来在30万吨乙烯施工现场进行射线探伤作业的,操作人员不慎遗失在施工现场。这捡来的危险物品让宋学文全身受到辐射,前后做了7次手术,1998年的他已是一个左右腿均被截肢,只剩下残缺右手的一级残疾人。

    2000年,吉林省高院终审判决,吉化集团建筑安装公司除支付抢救治疗费用外,另行赔偿宋学文48万余元。

    2006年,宋学文结婚,妻子名叫杨光,为了生计和当地学前教育,夫妻俩2008年在农村办起了“杨光幼儿园”,如今负债30多万元维持着经营。两年前,儿子出生,健康活泼,这成为他生活的希望。只是放射性损伤如今在一步步威胁着他的生命。

    他对南都记者说,不是走投无路不会乞求社会帮助,但心底里最希望公众去认识放射性损伤,“我知道,因为我亲身经历过”。

    对话

    南都:为什么这两天,你的事会被人重新提起?

    宋学文:直接的诱因是因为我现在身体情况越来越差。今年7月去北京复查,发现最少要5万块钱,后续治疗费还不一定多少。当时接受不了这个价格,没有这个能力,我就回来了。之前一个关注我的记者知道这个事情,最近在自媒体上写文章帮助了我。

    南都:身体什么时候开始有恶化迹象?

    宋学文:这种化学性的疾病,不同于其他任何疾病,化学性毒素始终在你身体里潜伏,时时刻刻破坏你的组织和细胞。事发后的十几年里,因为没钱几乎没有去复查,但这在医学上是不赞成的,医学上建议每年都去复查。从去年12月到今年12月,一年的时间里,我想了很多,我也想通过媒体表达我内心最主要的想法,我想让更多的人了解放射性损伤,它能对人肉体、精神上受到什么伤害,我知道,因为我亲身经历了。放射性损伤最让人害怕的是,你永远不知道它下一步怎么伤害你,就像一把悬剑。

    南都:你的生活来源如何?

    宋学文:生活来源不多,因为幼儿园是负债经营。那是2008年,我跟爱人回家探望老人,正好是东北5月份的农耕季节,看到很多学龄前的儿童在玩,没有上幼儿园。我跟爱人商量办幼儿园,有两个出发点,第一是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最起码获得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第二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回报一下家乡父老,回报社会,也给当地的孩子有一个良好的学前教育。

    一开始筹了7万块钱,租的房子,买了一些玩具和桌椅板凳。2012年国家要求换正规校车,我们没钱,把原来载孩子的几台车当废铁卖了,一共才卖1万多块钱。在微博上筹钱没筹到,所以自己找朋友,还在银行里贷款,东拼西凑了15万买了这台校车。一直以来,年年往幼儿园投入,现在欠债30多万元。

    南都:你还有一本自传《生死链》,还出演了以你的故事为蓝本的电影《站起来》。这些作品有什么影响?

    宋学文:《生死链》写完后,那时候还没有微信,加了很多Q Q网友,在精神上帮助了很多很多人。印象最深的是其中有一个河北人,因为意外炸掉了一条腿,每天都不想活,跟他交流之后,他又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信心。

    一个美籍华人(编者注:新锐女导演敏卉)通过《侨报》看到了关于这本书的报道,从美国回来和我接触了好多次,她决定拍《站起来》这部电影。这是一部公益片,于2006年拍摄,在2011年的时候在全国公映。

    南都:外界总是赋予你“坚强”的标签,早年你在微博上反思自己是“真坚强,还是在逞强,或是‘被坚强’”。为什么?

    宋学文:人在不同阶段有不同想法,认识我的妻子之后,我从抑郁自闭变为现在的乐观向上。那时候不是特别成熟,现在就想把自己身上的正能量散发出去。以前的经历就是住院和疼痛往复,没什么特殊经历,后来是跟社会接触得比较多,心态慢慢变成熟。

    当年救助我的专家对我讲,我当年能存活下来,已经算是一个奇迹。我还活了20多年,活到现在,对于我来说,这是生命的意义。我就想趁现在,让更多的人去了解、知道这些东西,去引起他们足够的重视。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苏海伦

手机看报

开启桌面通知×

开启后,有重磅新闻时浏览器会向你推送动态通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