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的八堂课》

江弱水著 商务印书馆2017年1月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12月17日        版次:AA13    作者:综合

    总评:江弱水以批评家和诗人的双重身份,讲论诗艺,擘肌分理,钩深致远。在古典气息中蕴有现代的美学意识,在中国式的神悟之外又追求西方式的严密,这是当代最好的诗艺入门书。

    《诗的八堂课》,书名起得简单,谦虚,但其实作者的野心是大的:你一看目录,“滋味第二”、“声文第三”、“肌理第四”、“玄思第五”,这不显然是仿照《文心雕龙》来的吗?相对传统的这几讲,的确与《文心雕龙》里面“神思第二十六”、“风骨第二十八”、“情采第三十一”、“丽辞第三十五”这类题目有相通的地方。但江弱水在传统的框架下面都已经注入了新的诗歌精神,使得它成为一种新的诗学了。

    另外几讲就不可能是古人所能设想的了。“博弈第一”、“情色第六”、“乡愁第七”、“死亡第八”,这种题目,这种诗学范畴,是现代极了的,也充分体现了江弱水的个人特色。什么是“博弈”?其实与传统的灵感论相关。江弱水将“博”和“弈”一分为二,他写道:“诗的写作,说白了,有点像是赌博,有点像是下棋。或者说,有时像是赌博,有时像是下棋。赌博的多凭运气,下棋的要靠人工,写诗的也各自依仗灵感或技艺。”具体而言,江弱水谈及苏轼的得失:“顾随拿苏东坡做例子,说他属于赌博型的诗人,每每开篇若有神助,但写着写着,便颟顸不经意起来,惜哉弈术疏,奇功遂不成———不,往往最后还是成功了,因为手气又顺起来。苏东坡的天才已经被神化了,但真正老于文章的人能看得出来,他常有疏漏……相对来讲,东坡高明之性不耐沉潜,其写作偏于掷骰子而不是下棋。”江弱水主张“博弈相济”,也就是灵感与技艺的融合。这种讲法高明而又近于情理。

    至于“情色”、“乡愁”、“死亡”这些范畴,通常我们将之视为诗的不同题材,但江弱水将它们提升到美学高度,“死亡”变成了“死亡美学”,“乡愁”变成了“乡愁美学”,其意味就迥然不同了。现代人的更复杂、更广大的意识就体现出来了。

    从上面引文不难看出,江弱水的学术写作也是“美文”式的,句斟字酌,显然经过锤炼。其文章,有一股自然流动的气韵,温润舒展,非深于文章之道者不能办。所以《诗的八堂课》虽不免要处理理论问题,但读来毫不艰涩,一点“教科书气”没有,这很难得。江弱水本以解悟高妙著称,是走顾随、废名那种路子的,但近年来,他火气消尽,愈加细腻平实,他来讲诗,妙不说,还能让人心悦诚服,这就更难得了。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