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公开征求意见

具公募资格慈善组织应晒“三公经费”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12月15日        版次:AA14    作者:唐孜孜

    南都讯 记者唐孜孜 民政部近日发布《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对慈善组织信息公开的原则、内容、渠道、时限、监督和法律责任作出规定。

    其中,还进一步加大了对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的监管,如要求这类慈善组织公布领取薪酬最高前五位人员的职务和薪酬,公布各类公务活动的费用标准等。

    慈善组织五类信息需公开

    据了解,《征求意见稿》共二十五条,其制定以规范慈善组织的信息公开行为,维护捐赠人、受益人、志愿者和社会公众的合法权益为目的,分别对慈善组织信息公开的原则、内容、渠道、时限、监督和法律责任作出规定。

    根据《征求意见稿》,慈善组织有五类信息需要面向社会公众公开,应在民政部门统一的信息平台公开:基本信息(包括慈善组织的章程、人员、机构、重要关联方、联系方式和有关制度、薪酬和有关费用标准等);年度工作报告和财务会计报告;公开募捐、慈善项目、慈善信托等活动信息;重大资产变动及投资、重大交换交易及资金往来、关联交易的等财务信息;法律法规要求公开的其他信息。

    此外,慈善组织还有三种对利益相关人的告知义务,即对定向募捐的捐赠人、受益人的告知,以及在招募志愿者时对招募对象的告知。

    公开募捐项目信息每三个月“晒”一次

    南都记者关注到,该办法提出,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面向社会公众开展公开募捐,与一般慈善组织相比,应当接受更为严格的监督,透明度应当更高。

    对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征求意见稿》做出了更为严苛的信息公开规定,如,为了监督慈善组织是否按照慈善法要求“遵循管理费用最必要原则,厉行节约,减少不必要的开支”,要求公布领取薪酬最高前五位人员的职务和薪酬,公布本组织因公出国(境)经费、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用、公务招待费用、公务差旅费用的标准。

    《征求意见稿》还要求,公开募捐活动在开展前就应进行公开,开展期间要每三个月定期公开,结束后要全面公开。对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慈善组织开展的慈善项目则要求进行期间要每三个月定期公开,结束后要全面公开。

    涉个人隐私信息不得公开

    南都记者还关注到,《征求意见稿》对公开信息的禁区也做出了较为具体的规定。

    其中指出,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信息以及捐赠人、慈善信托的委托人不同意公开的姓名、名称、住所、通讯方式等信息,不得公开。违反该条,将受到相应处罚。

    《征求意见稿》要求慈善组织对信息的真实性负责,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不得以新闻发布、广告推广等形式代替应当履行的信息公开义务,并建议慈善组织建立信息公开的制度。

    据了解,该征求意见的反馈截止时间为2018年1月12日。

    观察

    首次从全国性法律法规层面规定慈善组织信息公开

    专家建议增加激励机制

    据了解,这是我国首次从全国性法律法规层面对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做出规定。不少业内人向南都指出,《征求意见稿》对于进一步促进慈善组织的“透明度”,建设自身公信度有重要意义。中央民族大学基金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健建议增加激励机制。

    李健介绍,慈善组织是新事物,《慈善法》里明确规定推动慈善组织信息公开。此番办法是为落实《慈善法》意见而出。此前,国家虽有出台信息公开相关文件,针对的是社会组织这一大类,未对慈善组织单独作出规定。

    在李健看来,目前我国慈善组织信息公开没有统一规定,此番意见稿对理顺慈善组织基本信息有着重要作用。

    “现在全国有多少家慈善组织?各部门发布的数据都不一致。这都没办法准确知道,其他信息就更难了。”他同时指出,在实践层面意见稿仍有探讨空间。政府应对庞大的备案信息审查成本太高,高强度的工作或影响后续工作有效开展。慈善组织须重新按照办法规定的模式整理、填写材料,任务量大,容易“疲于奔命”。

    在李健看来,《慈善组织信息公开办法(征求意见稿)》想要落地,首要是建立一套激励机制。“必须要调动各方的积极性,目前,意见稿中激励机制并不明显”。

    在慈善组织信息公开政策里,政府、慈善组织、公众以及信息分析机构,是不可或缺的考量主体。其中,调动慈善组织一方信息公开积极性的制度设计尤为重要。

    “运行较好的慈善组织愿意公开更多信息”,李健介绍,可以参考国外慈善组织信息公开的管理经验,将公开信息分类处理纳入征求意见稿的考量。目前国外经验是将慈善组织的公开信息分为强制公开和自愿公开两种类型。强制公开的基本信息,政府应以制度予以保障公开。自愿公开的信息,政府可以制定信息公开指引机制。指引并非强制要求,慈善组织可适度参考实际情况实施。慈善组织公开信息较好的,社会给予认可,政府也设有相应奖励。

    “从市场导向看,主动披露信息是一个信号,对慈善组织公信力的树立很有帮助。这样一来,激励机制的问题自然而然就解决了。”李健总结道,下一步是将社会参与和监督机制引入慈善组织的信息公开制度。“应该考虑如何促进公众使用统一信息平台进行社会监督的积极性;考虑购买数据分析机构的服务,对杂乱的信息进行整合,提供有效的监督数据”。慈善组织信息公开机制应与社会产生有效互动,才能达到理想效果。 南都记者 唐孜孜 实习生 赵兰涛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