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农有个“世界记忆大师”

该校2014级学生甘考源自学快速记忆法,记忆力位列世界第六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11月09日        版次:AA15    作者:

    南都人物给你好看

    自学成才的“世界记忆大师”、华农大四学生甘考源。

    用29秒记下一副随机打乱的扑克牌、30分钟记下18副扑克牌的顺序、1小时记下约2500个随机数字、《大学》、《孙子兵法》等国学经典倒背如流……对于华南农业大学2014级公共管理学院学生甘考源来说,他可以快速记下任何想记住的东西,“记忆的过程,像是在当大脑的导演”。在最新的世界脑力锦标赛(WMSC)世界排名中,甘考源排名世界第六!“有同学说我的脑袋构造和他们不一样,其实我只是经过训练而已”,他说。

    最新排名

    记忆力目前世界第六

    甘考源从宿舍的衣柜里翻出上百个有关“记忆”的奖牌,随意缠成一捆;近10座奖杯,在桌上排成一溜。这还不是全部。奖牌和奖杯怎么没摆出来?除了低调,他笑说,“摆不下。”

    2015年,甘考源第一次参加世界脑力锦标赛(WMC)就已获得“世界记忆大师”称号。

    世界脑力锦标赛(WMC)旨在挑战人类记忆的极限。这项赛事开创以来,世界记忆运动理事会(WMSC)官方世界排名记录了所有排名赛的结果。这一排名是被吉尼斯世界纪录认可的记忆力纪录的黄金标准。比赛设10个项目,包括二进制数字、虚拟历史事件、一小时扑克牌、一小时数字、抽象图形、随机单词、快速扑克牌、数字速记、听记数字和人名头像记忆。

    “第一年参赛就拿到了证书,还算是有点天赋吧”,当初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参加世界脑力锦标赛时,甘考源接触记忆训练仅一年,全凭自学。

    这一玩一发不可收拾。初次比赛,他获广州赛区第五名,随后一路过关斩将,从广州赛区到全国赛,再到国际赛。

    今年,甘考源征战2017年首届亚太记忆大赛,带了19副扑克牌,冲击世界纪录。“我是顶尖高手中带得比较少的,左边参赛者带了24副,右边带了22副,结果出乎意料,左右两边都挂掉了。”

    比赛中,甘考源在30分钟内正确记忆18副扑克牌,取得“亚洲记忆大师”称号,同时打破英国选手本·普利德摩尔保持了9年的世界纪录,以7501的高分获得全场总亚军,并在最新的WM SC世界排名中跃升至世界第六!

    他说,比赛中必须全情投入,不能被干扰。“我每次比赛前都定目标,定了目标就完成,达不到目标,不会吃饭不会睡觉。”

    最近的第一届“记忆九段”世界杯比赛中,甘考源荣获全场总季军,华农资源环境学院学生邱维则是全场唯一拿下“四段记忆大师”称号的选手。“我和甘考源类似师徒关系,”邱维于去年底加入快速记忆法学习,进步神速。

    记忆秘诀

    打造出一个秘密宫殿

    拿下“世界记忆大师”称号,甘考源也鲜少向周围同学提起,“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不是天才,只是靠勤奋训练而已。”

    记数字对脑力记忆者来说特别有趣。甘考源介绍,记忆法其实是联想的过程,图像和故事是最基础的方法。

    打比方,若要记录一些随机词汇,老鹰、桌子、英语、外星人、汽车等,“普通人记忆会直接重复读记,但我们会编成故事:老鹰叼起一张桌子砸到讲英语的人,讲英语的人去找外星人求救,外星人在开车没空搭理———通过记故事记随机词汇更轻松高效”。

    一本厚厚的新东方四级词典,甘考源倒背如流。任意说出一个单词,他能准确指出单词在第几页第几行。记忆类似信息时,地点定位法就出场了。

    地点定位法即在脑海中打造一所记忆宫殿———找到自己熟悉的一个场所,如家里或宿舍,在宫殿内找一些有顺序的物品,回忆时,将要记忆的材料去和这些物品进行联系,将图像转化为文字。

    比如短时间记忆一副扑克牌,甘考源会提前找好26个有顺序的物体,比如桌子、书柜等,同时将每张牌转化为一个编码。梅花6转化为河流,红星7为暗器,黑桃5是鹦鹉。记忆时,将牌与有顺序的物体通过地点定位和联系。

    “记忆的过程就是在脑海里建房子,把要记得东西丢进去,回忆时就去房子里找东西。”甘考源的“徒弟”邱维说,每个人的大脑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编码,图案故事都不一样。

    在构建宫殿中,邱维偏爱用打击动作,“最熟悉的感觉是痛觉”。除了图像,他还会加上主观感觉,味觉、嗅觉、声音、触觉、视觉等,构建起神秘的记忆宫殿。

    最强大脑

    天赋外更多是靠勤奋

    甘考源与记忆法的结缘很偶然。

    大一时他上网搜索记忆方法,尝试记忆随机词汇,当时就觉得好玩。通过自学记忆方法并大量练习,他记住大量知识,也可以做一些常人觉得惊讶的技艺表演。此后便欲罢不能。

    “记数字对我们来说是一件特别有趣的事”,常人眼里毫无规律可寻的一串串数字,在脑力记忆者的眼里如同精灵,在脑海中上演着一场生动有趣的故事。甘考源说,“记忆的过程,有点像是在当大脑的导演”。

    接触记忆法已有3年的甘考源,对于自己取得的成绩,说更多的是靠勤奋,加一点点天赋。自学脑力记忆过程中,他说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克服学习的孤独,要沉得住气,“很久都没有进步时,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天赋,这也是成长中最难克服的一段。”

    除了参加竞技类赛事拿各种奖,快速记忆法的学习,也给他的生活带来了不一样的体验。“考试前背诵课文比别人背得更快,节约更多时间用来研究题型,提升分析能力”,甘考源说,日常中记忆电话号码门牌号更是小case,“基本想要记什么都可以快速记下来。”

    有人质疑记忆法的科学性。邱维说,与死记硬背的机械记忆不同,快速记忆方法和工具都比较简单,更主要在于运用与实践。

    “运用一个你从来没有运用过的方法,熟悉它需要一段很长时间,这个过程很烦很累,很枯燥,可能会失去耐心。”邱维说,它不是一劳永逸的,现在会了,但又不是真正会了,必须不断强化与练习,“我们就是普通人,长时间不复习也会忘记。我们对这个感兴趣,且比别人更勤奋而已。”

    近期目标

    今年要冲刺世界前三

    用甘考源的话说,一个人可能走得很快,但一群人能走得更远。孤军奋战3年的他渴望召集更多对脑力记忆感兴趣的同学。

    2016年末,他与同样对脑力记忆感兴趣的邱维等人在学校创建星空记忆协会,目前协会有50人左右。

    10月14日至15日,邱维等星空记忆协会记忆战队成员在2017第二十六届世界脑力锦标参赛中,包揽中山、梅州赛区总冠军,11月份将参加中国赛区比赛。

    邱维的目标是在今年拿到“世界记忆大师”称号。世界记忆大师分三个等级,世界记忆大师、特级记忆大师和国际特级记忆大师,总分达到6000分以上是特级大师。“水平达到了,但每年只有一次比赛”,他说,“考源的总数在7500分以上,稳拿”。甘考源目标则是从世界前六冲刺世界前三。

    在邱维看来,人的想象空间像星空一样浩瀚,记忆时就是在天马行空地想象。想象得越夸张,记得越牢。在脑力比赛的赛场上,似在上演一场悄无声息的天方夜谭,脑海里内存着一部鸿篇巨制,“人人都是编剧,独自上演一场脑力星球大战”。

    对话

    “成百上千个电话号码过目不忘小意思”

    南都:在所有世界记忆大师中排名第六,有什么感想?

    甘考源:没进去时挺想进去。不会把这方面和别人讲,这更多是一个小众的圈子。

    南都:你怎么看待快速记忆法?

    甘考源:作为一种记忆方法,我内心是认可的。在竞技方面,有机会的话还是可往前爬一点点。国内还有比较顶尖的高手,我和他们还有一定的差距。

    南都:快速记忆法给你的生活带来哪些好处?

    甘考源:我曾花20天背完一本四级单词,每个单词如何拼写、如何读,在第几页哪个位置都记得。成百上千个电话号码过目不忘太小意思了。如果想转换为长期记忆,按规律启动就可以了。

    南都:记得太多,有烦恼吗?

    甘考源:会。大脑储存有限,能不记的时候就不记。

    南都:普通人也能通过训练成为记忆大师吗?

    甘考源:记忆方法对普通人也有一定好处,但要成为记忆大师得进行非常艰辛的训练,不是所有人都能坚持下来。日常记忆也有简单的方法,比如出门带身份证、手机、钱包、钥匙,可以简单记成“伸手要钱”。

    南都:你会一直让自己保持目前的排名吗?

    甘考源:排名一直会被更新,今年比完,以后不一定再去参加比赛。拿过很多奖项,排名对我其实没有太多意义。

    南都:你已大四,记忆大师的“身份”会影响你的职业选择吗?

    甘考源:快速记忆法既是我的爱好,也想把方法分享给更多人,以后可能会往教育培训上发展。

    出品:南都采编指挥中心

    统筹: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采写:南都记者 贺蓓 摄影:南都记者 梁炜培

    视频:南都记者 陈辉 见习记者 何玉帅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