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谍战小说的传奇性、抒情性与先锋性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9月24日        版次:AA12    作者:李云雷

    《惊蛰》,海飞著,花城出版社2017年5月版,38 .00元。

    延伸阅读

    《麻雀》,海飞著,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6年9月版,59 .80元。

    李云雷 评论家,北京

    海飞的《惊蛰》延续了此前《向延安》、《回家》的革命历史题材,不过这一次他将笔触转向了谍战。小说描写1940年代,上海一个“包打听”陈山,因长相酷似已死的军统党政情报处航侦科科长肖正国,因而被汪伪特务机关梅机关选中,被派遣到重庆,寻找国军的炮群分布图,由此展开了他的冒险之旅。从重庆到上海再到延安,从汪伪到军统再到共产党,展开了陈山丰富而传奇的人生。

    这部小说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传奇性,随着陈山以肖正国的形象进入重庆,故事便悬念迭生,他如何面对肖正国的妻子余小晚,如何面对军统的上司费正鹏和同事周海潮?在海飞缜密的笔触中,陈山周旋于各色人物之间,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雷区。小说的叙事节奏很快,故事也在不同力量的撕扯中展现出复杂的层面,令人目不暇接,几乎每个人都不是最初见到的面目,他们的身份都是多重的。钱时英是陈山的大哥陈河,他是张离最初的恋人,也是舞女唐曼晴的爱恋对象,他表面上是和日本人做药材生意的商人,其实是一名共产党员。陈夏是陈山的妹妹,是陈山和日本人合作的动力,而她被日本人控制,训练成了一名女特工,抓捕了她的哥哥陈河,后来又在身负重伤临死之际终于认清了“共荣”的虚伪真相。小说中钱时英牺牲一段写得不动声色而又惊心动魄,“那天陈山和陈夏看着两名宪兵的刺刀齐刷刷地扎进了钱时英的左胸和右胸,钱时英睁着双眼,双手不由自主地握住了那两把刺刀。他大吼了一声,我的祖国……陈山和陈夏的心里波涛翻滚,陈山是被荒木惟经过强化训练的,陈夏是日本神户特工学校的甲等生,所以他们的表情都平静如池塘的水面,没有一丝波纹。”不仅钱时英和陈夏,小说中的余小晚、张离、费正鹏等人都有着多重或多重身份,陈山置身于这么多双重身份的人之间,他的生活便处于不断发现的惊奇之中。不仅如此,在陈山身上,还连接起了社会的最底层和最高层,他有“包打听”时期的朋友宋大皮鞋、菜刀和笨蛋刘芬芳,他们置身社会底层,讲江湖义气,而高层的特务机关则充满了勾心斗角。最后宋大皮鞋、菜刀和刘芬芳也卷入到斗争之中,在关键时刻帮助陈山夺取了“秋刀鱼计划”,并英勇地牺牲在了掩护陈山逃走的战斗中,“刘芬芳的胸口中了一弹,像被人重重推了一下。刘芬芳张大了嘴巴,眼神好奇而惊讶地盯着自己身上的血洞看。他大概是愤怒了,所以他大喊一声,朝天一炷香……宋大皮鞋和菜刀上街了,齐声吼,就是同爹娘,有肉有饭有老酒,敢滚刀板敢上墙!!”这些大时代中的小人物,在小说中虽然着墨不多,但也被作者塑造得栩栩如生。

    这部小说另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先锋性,与小说中故事的急速推进相映成趣的是,作者在叙述上的节奏特别缓慢,作者以抒情性的笔调刻画生活中的细节,让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陈山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是一个凉薄的清晨。荒木惟坐在窗户边弹钢琴。叮叮咚咚的琴声中,窗口的光线翻滚着漏进来,洒在荒木惟青光光的下巴上。一个钟头以前,荒木惟朝陈山的后脖颈上开了一枪,陈山像一只走路不稳的老狗一样跌扑在地。”这是小说的开头,叙述节奏很缓慢,作者从陈山醒来着墨,细细描写了荒木惟弹钢琴,窗口的光线,青光光的下巴,然后再向前追溯到荒木惟朝陈山开枪。“开枪”本来是激烈的冲突,也是充满悬念的动作,但是在作者这么多细节描写的铺叙中,冲谈了这一行为的激烈性。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作者先锋小说的训练,以及新的历史意识。海飞早期的小说受到先锋文学的影响,现在这一影响以曲折的方式进入了他的革命历史题材的创作中,注重叙述以及叙述的效果,以更加疏离的视角来看待历史与世界,这是海飞的特点,在他以前的创作中也有所体现,但是在此部作品中更加鲜明地体现出来。所谓抒情性,是指作者虽然在叙述故事,但是又有超越故事之上的一种情感萦绕其中,在小说中作者以客观而疏离的方式在讲述故事,对于人物并没有强烈的爱恨情感,但是在作者着重描写的细节中,以及在作者的叙述语调中,却体现出了作者的审美态度,“多年以后,陈山坐在延安窑洞的煤油灯下回忆往事的时候,仍能记得在梅花堂激战的场景”,这样的叙述语调,舒缓而有节奏,将抒情性与先锋性结合在一起。

    在小说中,陈山最初只是为了解救被日军控制的妹妹陈夏,才踏上了险象环生的旅程。但是时代风云的激荡,逐渐唤出了陈山的家国意识和政治意识,最后他成为了一名共产党员。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也可以说,这部小说是一个共产党员的“成长小说”,描述了主人公内心政治意识的成长,但是在小说中,陈山政治意识的成长是潜滋暗长的,是一条隐没在故事表层的暗线。从故事的表象来说,这部小说更像是一部谍战小说,在日本人、军统、共产党多角争斗的丰富空间内,每个人都呈现出复杂的面向,在爱情、亲情与家国之情的相互纠缠、纠结中,呈现出了人性幽暗孤绝的底色。而在叙述的角度上,我们也可以说这部小说是一部先锋小说,它以先锋小说的叙述方式重新讲述革命历史,讲述谍战题材,在历史的缝隙中讲述人性的复杂多变,让我们看到了作者高超的叙事技巧和复杂的驾驭能力。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