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准噶尔的冬牧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9月24日        版次:AA20    作者:尼佬

    驴族

    □ 尼佬

    “天啦,这是野马还是什么野兽的粪便?”我们指着砂岩上巨大的粪便问程工。作为几十年的“老地质”,他对准噶尔盆地的生灵们了如指掌。

    程工微微一笑:“这不是野兽,这是骆驼”。

    “野骆驼?”我们惊呼。这可是极其稀罕的。

    “哈哈哈!”程工大笑起来,“这不是野骆驼。骆驼是一种不太需要主人去管束它的动物,它可以自己在沙漠中生活一个月。主人需要它干活的时候,就骑着马儿在草原和沙漠中寻找它,别担心,每个骆驼都有自己的记号,也有自己的记忆和活动范围,主人找到它,可不需要十天半月”。

    车继续开动,往高处被微小的野草和灌木束缚起来的沙山开去,起起伏伏,峡谷和远处的丹霞似乎永无止境。我们正在亚欧大陆的最中心,如骆驼和野马一样地穿越这让人绝望却又永远有着勃勃生机的荒原,它有一个蒙古名字,叫做“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简称通古特沙漠。在八九百年前,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孙们,就是在这片五光十色的戈壁上,骑马跨过中亚草原、里海、伏尔加河,一直将铁骑的弓箭手带到了多瑙河边。

    蒙古人西征及其对新疆和中亚地区的统治,促进了这一地区的民族大融合。在调拨了畏兀儿人和哈剌鲁人去到中原的同时,他们自身也像皈依伊斯兰教的铁木尔汗一样,融入到今天新疆的突厥语诸民族中。他们和西边的哈萨克人一起,在通古特沙漠的四周游牧于河流山川,一直到今天也是如此。

    我们把距离吉拉大峡谷还有半个小时车程的一个工地管理处当成基地。把东西放下,吃一片西瓜,便急不可耐地驾着车辆冲去吉拉大峡谷。它有中国典型的雅丹地貌,也是通古特沙漠一个真正的门户。110公里的峡谷如同一只巨大的喇叭筒,由东向西敞去。峡谷南边是长满草木的沙丘,延展出去便是雄浑广袤的古尔班通古特大沙漠;峡谷北地水切深,多陡崖,颜色分层明显,自上而下是石青、赭红、鹅黄、朱红,源源不断,层次丰富的红色仿佛没有尽头,就像一座巍峨的红色长城。

    如果把沙漠的边缘区也算上,通古特-准噶尔荒漠区足足有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庞然面积,人口却不过区区几百万,且还集中在沙漠南方、天山北麓的雨水丰沛地带。在北疆的荒原,牧民依然生活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之上。尽管蒙古包已经变成了定居,哈萨克人和蒙古人的生活却依然有着马背上的飘荡感。追逐水草的迁徙,仍是你在这片国土上所能看到的最壮观和动人的万年传统。

    也因为它的广阔和寥无人烟,广阔的通古特沙漠也是中国最能给你带来“行路快感”的区域之一。在荒无人烟的草原和沙地那些条件良好的公路上,或是简简单单的戈壁公路上驾车,与一个又一个的沙丘、骆驼和野兔相遇,旅途的出世感非常强烈。

    我们的车队穿越沙漠来到的最终点,就是沙丘之下一弯清澈的泉水,水潭旁边芦苇密密,一直被微风吹拂得摇摇晃晃。那是一户蒙古牧民的冬牧场。在今天,他们已经在这里建造了永固的房屋,却还模仿着蒙古包的模样。“仿蒙古包”的屋里,锅碗瓢盆和沙发一应俱全。虽然是现代的房屋了,但他们还和千年前的游牧民一样,人在遥远的夏季牧场,却通过微弱的电话信号,慷慨地把自己的家园开放给偶尔路过的旅人,这就是荒野造就的广阔心胸吧。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