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煮肘”不是新物种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9月24日        版次:AA20    作者:尼德罗

    脱域

    □ 尼德罗

    多益网络CEO徐宥箴(徐波),在微博上的名字是“煮肘”,近期获得了“史诗级直男癌”的称号。他被广泛传播的语录有:“一个女人,若一生生孩子不足两个,那么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注定是不幸福的。”“女权只是丑女蠢女迫害美女迫害传统女的东西。”“抛开生产力因素,现代中国女人并没有比古代女人更幸福……”“鼓吹女权,如同鼓吹动保、鼓吹同性恋、鼓吹不歧视黑人一样愚蠢。”

    煮肘之所以进入公众视野,缘于他宣布成立2000万元人民币的法律基金,来为任何因人肉/曝光翟欣欣而担上法律风险的人兜底,并且还在微博中给出了规避法律问题的“秘诀”。由于程序员苏茂享之死引发的“骗婚争议”极大,加之煮肘是游戏界的成功人士,身家数百亿,所以2000万对他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因此,围观者便迅速多了起来。

    煮肘的言论当然非常地“政治不正确”,在强调男女平等、呼吁女权的今天,他的这种说法与主流观念背道而驰,引火上身完全不出人意料。作为一个男性,我个人也非常鄙视他的言论和做法,因为他窄化了男女之间的关系维度,也抹杀了女性的其他价值,从人格上,我很难不给予他鄙视。

    不过,社交媒体上对煮肘的指责,毕竟只是一部分。不得不承认的是,有相当部分的女性非常吃他这一套。所谓男人有钱,女人有貌,便容易结合。从两性关系史来看,至少人类进入农业社会之后,女人就和房子、牲畜、土地一样,成为男人的私有财产。这就是父权社会的基本形态,女性是依附于男性存在的。

    农业社会以降的两性关系,存在一套标准叙事。男性对女性的评估标准主要是年轻,生育力强,健康,无前性史,有保持性忠诚的潜质。而女性对男性的求偶标准是:财富或者未来的财富,社会地位,身体健康,有可能为自己和孩子提供物质基础和育儿辅助。对照煮肘的言论,我们不难发现,他要求的“18-22岁,身高170左右,罩杯CD,相貌7分的温柔乖美女与我联系(6分处女亦可)”,几乎就是上述标准叙事的翻版。

    不过,标准叙事还有后半部分,那就是男性一边高度警惕女性的不忠行为,同时不断寻找与其他女性的一夜情机会;反过来,女性对任何显示男性离开他的迹象保持高度警觉,同时在自己的排卵期也会四处张望,寻找更优质男性的青睐。按照煮肘自己选的路,他凭借巨额财富不断获得女性资源和子嗣,但被隔壁老王关照的概率也极大,这一点并不是处女就可以保证的。

    当然,这只是一种客观分析。我虽然厌恶煮肘,但我并不是要诅咒他。我只是想表明,他并不是新物种,而是农业社会父权主导下的基本形态。只不过以前的达官贵人不断寻找20岁左右的处女,并不会跑到媒体广场上来广播,而今天的时代变了,一个底层暴富者却恬不知耻地公然宣扬。所以,他虽然不是新物种,但却是标准的奇葩。

    值得一提的是,主流观念变化再大,财富阶层获得年轻女性的机会依旧很多。因为这个时代的依附女性还有不少,她们缺乏独立的精神和经济能力,再加上拥有巨大的物质需求,于是这一类女性就成了煮肘这类奇葩的应征对象。或许,我们可以围观,但不用忙着声讨,毕竟,这属于个人权利范畴。对于独立的男性和女性而言,重要的是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对这些石器时代的人群,不必太过在意。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