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滨海城市要进化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9月17日        版次:AA24    作者:Dawn

    处于“汉普顿锚地”的诺福克是著名港市,扼切萨皮克湾,还有大小无数河溪。

    在美国许多沿海城市,暴雨频发,基建不堪重负。

    诺福克准备在居民区营造生物滞留池塘,用于疏水。

    在诺福克,新建房子的地基都主动抬高,避免水淹。

    面对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凶猛的暴雨,美国滨海城市显得越来越脆弱,其老旧的基础设施因此面对挑战,市政设计需要不断进化,以便适应新的环境。

    今年7月的一个下午,暴雨倾盆,威廉·斯塔斯去田径训练班接女儿下课。在他所住的美国弗吉尼亚州诺福克市,这样的雨越来越常见。两人想经一个十字路口回家,就在15分钟之前,这个路口视野还很清晰,但如今水流滚滚,看上去深不可测。无奈中,父女俩只能逗留在一家寿司店等着水退。后来斯塔斯得知,这场雨两个小时带来了1.8英寸降水。

    “暴雨炸弹”越来越多

    随着暴雨日益高发,在美国各大城市,尤其诺福克这样的沿海城市,老旧的基础设施不堪重负。“多数城市基建没有抬高设计,水漫金山。”斯塔斯说。他曾在国会工作,现为民间组织“湿地观察(”Wetlands Watch)负责人,整天为湿地保护和气候变化适应性设计问题奔走,“暴雨超出了基建的承受能力。”

    虽然近期美国媒体的报道焦点都放在“哈维”这样的飓风上(上周哈维在得州一些地方倾泻了50多英寸的雨水),但在全美,更常见的是暴风雨。根据最近一项降雨研究,自1950年代以来,诺福克降雨为一两英寸的日子不断增多。根据2014年美国国家气候评估报告,自本世纪中期以来,美国东南部暴雨增加了37%,东北部增加了71%,在查尔斯顿,大雨太过频繁,官方甚至给它们取了名字:暴雨炸弹。

    今年初夏,美国新奥尔良3小时内下了10英寸的雨,街道惨遭水浸,店铺和住户家里也像发了洪水一样。新奥尔良的排水系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设计的,只能应付最初一小时一英寸、其后每小时半英寸的降水,面对这么大的雨,完全无计可施。几天之后,当气象预报说还有更大的雨,市长和州长只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学校停课。该市下水和水务管理委员会负责人约瑟夫·贝克坦承市政设施应付不了大雨。“你要让我排9英寸的雨,那市政的排水能力得达到现在的六倍。”他对市政委员会说,“我需要的不是增加3个或4个水泵,而是400或500个。”随着降雨全面碾压排水能力,最近几年,美国堪萨斯城、纽约、洛杉矶、盐湖城和迈阿密都被水淹过。

    造成的损失与飓风相当

    虽然“暴雨炸弹”不像飓风和地震听上去那么“震撼”,但它们造成的后果却毫不逊色。去年暴雨在美国造成140亿美元损失,占自然灾害造成的全部损失的60%(相形之下,飓风造成的损失为35亿美元)。

    “热带气旋是非常罕见的事件,不是每年都有‘哈维’这样的热带气旋来袭,”美国国家大气研究中心(NCAR)项目科学家安德烈斯·普瑞恩说,“但美国夏天大部分地方见到雷暴雨。比较之下,雷暴雨和热带气旋造成的损失差不多,它一次造成的危害没那么大,但是出现得更频繁。”从1989年到2013年,洪水在美国造成2600多亿美元损失,排在自然灾害榜首。过去十年里,美国洪水保险赔付平均一年达到19亿美元,而在1990年代约为7亿美元。

    健康部门则指出,越来越多的暴雨也污染了水源,增加了传染性疾病和蚊子传播疾病的风险。而且,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于沿海。NCAR预测,未来一个世纪,大西洋和海湾沿岸地区的极端暴雨会增加,但相对干旱的亚利桑那州和犹他州也不例外。普瑞恩说,一些地方过去一个夏天的极暴雨大概一到两次,现在可以多达5次。此外,其降水密度增加了40%到70%,过去只会带来2英寸降雨的风暴现在可能达到3.5英寸。“这样一来,损失更大,”普瑞恩说。“我希望更多城市做好准备。”

    “矿井中的金丝雀”

    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的城市中,诺福克算是排头兵。

    处于“汉普顿锚地”(Hampton Roads)的诺福克是著名港市,扼切萨皮克湾,还有大小无数河溪。锚地本身正以每个世纪大约7英寸的速度下沉;与此同时,据弗吉尼亚海洋科学研究所数据,附近的海平面过去一个世纪里抬升了18英寸,预计到2100年,会再度抬高至少5.5英寸。在此背景下,频发的暴雨是雪上加霜,美国海洋与大气局(NOAA)发出警告:汉普顿锚地已经成为新奥尔良之外,面临最大水淹威胁的美国都市区。这个地区有170万人口,同时还有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基地,因此,抗洪排水成为当务之急。

    “诺福克就是矿井中的金丝雀,有示警作用。”斯塔斯说,““如果我们有成果,全美的城市都可以学到经验。”

    2014年,洛克菲勒基金会成立了一个项目,在全球设立100位“恢复官”(Resilience Offi-cer),帮助各大城市确认它们面临的环境和经济挑战,并制定应对计划。在诺福克,该计划的很大一块就是应对水患。该市“恢复官”克里斯蒂娜·莫里斯说,诺福克利用数据分析平台,评价该市里每个部分面临的水淹危险,以此决定城市功能的划片分区,以及发放建筑许可时的参考。现在诺尔克正考虑给“高危地区”加上标注,如果在那些地区建设医院、学校或警局,就要适用更加严格的标准和更合适的基础建设材料(比如渗水性好的铺路砖),同时考虑建立洪水缓冲带,在水容易羁留的地方保留大片开阔地带。

    莫里斯说,诺福克市希望边做边学,采取多种手段,根据效果决定到底该进行哪些改进。主要的思路是拦水、减速,让水存留在某处,然后再疏导,转移到合适的地方。一直以来,诺福克靠水泵抽取积水,但现在也要向自然学习,利用天然的水文条件。“我们这里太平坦了,必须考虑如何利用地形,把水送到可以跟我们和平相处的地方。”她补充说。“要充分理解在这片土地上,水是怎样流淌的。我们肯定是改变了它们的流向。我们如何利用旧的水文经验适应未来?”

    跟社区密切合作

    2014年,在斯塔斯的牵头组织下,来自当地大学的40多名学生——— 有些学建筑,有些是土木工程专业———开始为诺福克的“高危社区”绘制地形图。有了弗吉尼亚海洋拨款项目的资助,这些学生跟当地居民合作,到2015年拿出了许多有趣的疏水设计方案:除了改造房屋及排水系统,还有建水窖和地下水箱,营造生物滞留池塘(指在地势较低的区域,通过植物、土壤和微生物系统蓄渗、净化径流雨水的设施),在河滨设一条“生活海岸线”,引入植被丰富的湿地,代替石阶和其他人造的“堡垒”。他们利用计算机建了模,发现可以将2009年臭名昭著的飓风“东北人”(nor‘easter)带来的积水量减少90%。

    2015年,这些设计获得诺福克环境恢复奖,接下来又在全美住房和城市发展部自然灾害应对大赛中赢得1.2亿美元奖金,用来把这些创意变成现实。“关键在于密切地跟社区合作。”扎克·罗宾逊说。他当时是汉普顿大学学生,现在一家公司担任设计师。“住在那里的人真心热爱他们的社区,而且帮助邻里的传统,大家都愿意做一些事,帮助被新的现实所困的街坊。”

    凯伦·斯贝茨就是被水患折磨的居民之一。她家在柴斯特菲尔德高地住了50多年,2009年11月第一次被淹,海水涌进了客厅。两年之后,当飓风“艾琳”来袭,房子再次被淹。然后2013年,又是一次。“干干爽爽过了55年后,8年里被淹了3次。”斯贝茨说。现在雨水很容易积存在车道上。“哪怕是大晴天,我出门扔个垃圾,也得穿着雨靴。”

    她知道,下次水淹只是时间问题。眼下她的洪水险保费已经涨到4200美元一年,保险公司宣布接下来还会上涨5%到18%。而紧挨着她家的邻居因为房子建得晚,抬高了几英尺,每年只要600美元保费。不过他们两家都担心国会将大幅削减国家保险项目。该项目为全美22000多个社区内的业主和小企业提供联邦保险,现在债台高筑,可能难以为继。

    “每个城市都在进化”

    诺福克准备率先改造两个社区,其中之一就是柴斯特菲尔德高地。该市还请荷兰的A rcadis公司设计了针对整个城市的方案,包括抬高路基、修建最先进的防洪闸、升级改造泄洪下水系统,预计得投资10亿美元,是该市一整年的预算,可以让诺福克抵挡大约1英尺的海平面上升。“在目前的环境下,必须有超前设计。”该市规划主管的乔治·霍姆伍德说。他跟一系列利益相关方一起———发展商、社区代表、环保组织、市民、规划和工程人员———提出了“2100愿景”(V ision2100)计划。A rcadis的项目主管凯里·格雷厄姆说,重点是方案在外部条件变化后可以灵活调整,如果需要,还可以轻松复制到别的地方,计划准备于2019年正式动工。

    按照估计,光是改造那两个社区的预算就达1.55亿美元。但莫里斯认为,长远看来,有了足够的创新,成本将会下降。她补充说,这里有世界上最大的海军基地,是美国东海岸第二繁忙的港口,规模很大的造船业,每年生产总值达到940亿美元。“我们不能只说成本。”她说,“也要谈城市和地区因此而得到的益处。”

    “每个城市都会进化,”她说。“诺尔福克不再像50年前的样子,50年后它也不会像现在的样子,关键是从什么角度看待这种进化。”

    住在“高危区”的斯贝茨耐心地等待着自己城市的进化。在此期间,她和89岁的老母亲,一刻也不松懈地关注着月亮和气象频道。“过去我们坐在家里,看着电视,为别的国家被洪水包围的人们哭泣。”她说,“现在,水灾成了本地新闻,就在身边发生。”

    来源:《史密斯索尼》

    编译:Dawn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