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伯设摊义务指路15年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9月14日        版次:AA01    作者:黎湛均 杨婷

    广州87岁老人宋金湖免费为问路人指路,15年如一日。南都记者 黎湛均

    龙津中路530号,一个小方桌,一块“公益问路指南”牌子,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伯终日端坐在木椅上,帮行人指路已有十五载。时光荏苒,路名变迁,牌子从最初手写的纸牌,变成现在白底红漆的铁牌,正襟危坐的老人言语间开始口齿不清,背愈发佝偻,腿脚也不方便,但一颗为街坊服务的初心始终未变。

    “阿伯,××路怎么走?”每当有路人一脸疑惑地前来问路时,老伯都会热情地为其指路,担心路人不熟路,阿伯还会拿出自备的卡片,在上面用线段和地标勾勒出简易“地图”,赠给路人,“慢慢行!”

    指路

    说了半天不懂 自制“地图”赠行人

    昨日上午,南都记者来到龙津中路530号,一间便利店旁有一扇拉下的卷帘门,门的上方挂着白底红字牌匾“荔湾逢源惠城义工服务”,右侧的白底红字牌上写着“公益问路指南”,门上还贴着一个手写的“手机充值”广告纸牌。

    卷帘门前的数平方米,是87岁老伯宋金湖退休后的“办公室”。留着白发寸头的宋金湖,大部分时间端坐在小方椅,偶尔会斜坐着闭目养会神。面前一个折叠小桌上,摆着蓝色文件盒、老花镜盒、报纸、暖水瓶等杂物。卷帘门上一个简易挂钩挂着环保袋,里面装着老伴陈燕娥一早从菜市场带回的几把菜。角落里摆着垃圾铲和扫帚,这是居委会发给陈燕娥的,她经常用来清扫周边的垃圾。

    早上,遇到3名行人前来问路。有问路人说了半天还不懂,宋金湖索性打开蓝色文件盒,里面有一沓自己裁剪整齐的白色卡片,他取出一张卡片,用笔在上面画起“地图”,标识清楚后,他将卡片塞给路人,“照这走就对了!”

    缘起

    不满收费指路 设摊义务指路

    宋金湖和妻子退休前曾在一间食堂打工,夫妻俩平时热心公益事业,宋金湖曾是小区业委会委员和社区义工队队长。宋金湖义务指路源于偶然,2002年,宋金湖看报纸的新闻报道提到,有人收费指路,“帮人指路应该是做好事,帮人解决困难,为人民服务,收什么钱?”作为党员的宋金湖气愤之余,萌发念头要在路边义务为人指路。

    在家门口不远的卷帘门口,他设立了公益问路指南点,“有一个人来问路,我告诉他,他找到了地方,我就做了一件好事得到幸福”。

    宋金湖在纸皮上歪歪斜斜手写“义务指路”字样,并带动老伴一同陪他来指路,这个小小的善举,一坚持就是15年。

    如今,附近街坊都认识这对义务指路的老夫妻。街坊冯姨说,这对老夫妻每天不论刮风下雨都会准时出现,“一个指路,另一个帮忙打扫,像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虽然冯姨叫不出夫妻俩的名字,但每次见到他们,都会充满敬意地给他们打招呼。另一街坊阿叔冲老人竖起拇指,“顶呱呱,为人民服务”。

    一家手表店老板自掏腰包,帮宋金湖制作了两个白底红字的铁皮牌挂起来,卷帘门后面原本是一海鲜酒店的消防通道,老板将卷帘门钥匙交给夫妻俩,方便他们“收工”后将桌椅物品挪进去。

    每天宋金湖准点来摆摊,工作时间从早上8点半到中午12点,下午从2点半到5点半。由于附近有陈家祠景点,每天前来问路的人以外地游客、郊区市民和驾车车主为主,节假日日均有30多人次问路,平日大概每天有几个人来问,有时甚至“一天没一个人问”,但宋金湖依然会坚持坐上一整天。

    宋金湖在指路之余也会卖电话卡,一张100元的卡赚几块钱,算下来一个月赚不了多少。虽然已经87岁,但是宋金湖知道微信,他告诉南都记者,“现在微信就可以充卡,很少人来买电话卡了”。

    活地图

    每天阅读报纸 更新大脑“资料库”

    “镇安路改成康王南路,带河路改成康王中路”“去玉器城要看你去哪个?如果去荔湾区玉器城就在荔枝湾,如果去华林国际玉器城就在康王南路……”宋金湖是个地道的“老西关”,在西关生活数十年的他,对这些路名如数家珍,“多偏僻的小街小巷都难不倒我,全都记在了我的脑子里”。

    宋金湖指着脑袋骄傲地说,他对西关各个路段烂熟于心,甚至拆迁后的新路名也倒背如流,不过如果超出西关范围,比如天河区、海珠区等的其他区域,他相对没那么熟悉。“我会先比较下坐地铁方便,还是坐公交车方便,再告诉对方”,他乐呵呵地说,自己脑子是自带G PS,“像电脑一样!”

    伴随城市街道的变迁,一些地名和地标在不断更新,宋金湖也在不断刷新大脑中的“资料库”,很少看地图的他有自己的独门秘诀,就是坚持每天阅读报纸,“哪条路又更改了,哪里又通车了,我马上就知!”

    新工作

    加入治安联防 为路人伸援手

    早几年,宋金湖身体还硬朗的时候,遇到不熟路的问路人,热心的他会主动带一段路,不过现在宋金湖的眼睛做了白内障手术,右耳有听力障碍,腿脚也不太方便,更多时候只能坐在凳子上,为对方指路。

    最近,宋金湖的左臂上多了一个红色袖章,上面写着“广州市社会治安联防联治巡逻”,宋金湖因腿脚不便没法来回行走巡逻,但他会留意周边街道的路面情况,遇到街坊有难就及时伸出援手。积极投身社区公益事业的他,获得2016年广州市义务工作者联合会的金牌义工称号。

    心直口快的老伴陈燕娥,忍不住揭老伴的“短”,“他常常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但心疼老伴的她,也在用行动默默地支持着老伴。每天除了买菜做饭,陈燕娥都会搬板凳陪在老伴身边,帮忙指路,并主动清扫门口周边的垃圾,怕老伴被蚊虫叮咬,她会喷点黑旋风,“人来人往,逗逗猫狗,和街坊倾偈,一天这样过得很充实”。

    对话

    活到老,做到老,坚持指路到做不动那一天

    问:为什么要帮人义务指路?

    答:看报纸说有人指路收钱,这是好事来的,收什么钱?帮助人解决点困难,这是为人民服务,不应该收钱,这是一个人的品质问题。

    问:遇到路人问不认识的路怎么办?

    答:打114问,或者我帮他打。

    问:你会用智能手机吗?会不会通过智能手机学习新的地名路段?

    答:家人送过一台给我,但我不用,费事用了之后脑袋变得更复杂,我现在记的路名已经够多了。

    问:以后会继续义务指路吗?

    答:我肯定会坚持指路,人要活到老,做到老,一直到做不动的那一天。做义工让我生活很舒畅,我很开心,也会长寿。

    采写:南都记者 杨婷

    摄影:南都记者 黎湛均 线索提供:佚名100元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