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岁老教授带伤拄拐上课

西安交大博导周义仓执教35年即将退休,怕因伤影响给学生上课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9月09日        版次:AA20    作者:刘苗

    周义仓拄双拐为学生上课。图据西安交通大学新闻网

    其实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就是一个老师应该做的,完全不值一提,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关注。出不出名我不在乎,但是看到有很多学生,甚至是不认识的网友关心我,这让我很感动,心里很温暖。

    一副拐杖,一笔好字,一头斑白短发,一个清瘦背影。

    近日,一位老教授拄双拐为学生上课、写板书的照片在网络热传。南都记者获悉,这位老师名叫周义仓,是西安交通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应用数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9月6日晚,西安交通大学官微发布了这些照片,称“年逾花甲的周老师前些日子脚部骨裂受伤,但他拄着双拐依旧精神饱满地为同学们授业解惑”,“长安已秋凉,匠人之心却依旧温暖如初”。

    这组照片引发网友关注。尽管该微博并未写明周义仓的名字,但仍有不少学生一眼就认出他来,“是仓哥啊!仓哥真的超认真严谨啊!”“我仓哥上课、治学真的称得上一丝不苟,学者和老师的典范,我生平见过最有魅力的老男人之一!祝我大仓老师早日康复。”

    9月8日,周义仓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没有微博、微信,至今用的还是诺基亚的“老人机”,“这两天,我的同事、学生、毕业生都发短信或邮件关心我的伤势,我还纳闷他们怎么知道的,一问才知道网上有我的照片。”

    这段时间,西安多雨,由于要拄双拐还要背包,周义仓无法打伞,只能穿雨衣。由于担心走得慢,他每次上课都提前20多分钟赶到教室。

    周义仓说,他今年60岁,1982年从西安交大毕业后就留校任教,如今已35年。“今年年底,我可能就要退休了,这大概是我最后一个学期给学生上课。脚伤现在已无大碍,最担心因行动不便,写板书慢,影响上课效果。”

    对话

    谈拄拐——— 这是应该做的,完全不值一提

    南都:你知道自己最近在网上出名了吗?

    周义仓:我9月7日才知道。我没有智能手机,现在用的还是诺基亚的“老人机”,也没有微博、微信。这两天,我的同事、学生还有一些已经毕业的学生,都发短信、邮件或打电话关心我的伤势,我还觉得纳闷,问他们怎么知道的,都说是在网上看的。昨天西安的媒体记者来找我,他用手机给我看了照片和评论,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就是一个老师应该做的,完全不值一提,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关注。出不出名我不在乎,但是看到有很多学生,甚至是不认识的网友关心我,这让我很感动,心里很温暖。

    南都:网上传的照片大约是什么时候拍的?

    周义仓:我看了照片,是这周一和周三上课时的场景,可能是学生拍的。

    南都:为什么拄着双拐也要坚持上课?现在伤势怎么样?

    周义仓:一个多月前不小心伤到右脚,有点骨裂,所以就穿了一个固定支架,拄着拐杖。开学前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就是要多休息。我觉得现在差不多已经好了,除了上下台阶会疼,没什么问题。这点小毛病不算什么,课肯定要继续上。我很怕因为自己行动不便,写板书慢,影响上课效果。

    南都:照片中,你上课时是有PPT的,为什么还要拄着双拐站着写板书?

    周义仓:这个是我个人的一个习惯。数学和文科不一样,有些东西是要推导的,虽然PPT课件里已写好推导过程,但这和边推导边写板书边讲,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这样教学效果会更好一点。

    谈教学——— 我要求严格,曾有学生不理解

    南都:你现在每周要上几节课?一次多长时间?

    周义仓:我这学期带两门课,分别是数学建模和差分方程,都是大三数学系学生的选修课。两门课每周各两次,一次上两小时,中间休息10分钟。都是小班授课,数学建模有25个学生,差分方程有13个学生。

    南都:你的课上,有学生逃课或玩手机的吗?

    周义仓:我要求比较严格,我觉得学生来上大学就是为了学知识,起码不能养成坏习惯。不迟到早退、遵守课堂纪律是对一个学生最基本的要求。偶尔也有学生上课看手机,我肯定会当场提醒。我们学校对学生考勤也管得比较严,上课需要刷卡,如果三次不到,就没有成绩,一般学生是不敢逃课的。

    南都:你的课“挂”的人多吗?

    周义仓:不多。不过这也要看一个班的整体情况,有的好的班能全部通过,差的班有时不及格率达到20%,大部分情况在10%左右。学生的最终成绩不光是期末考试分数,平时成绩要占到40%-50%。我比较严格,对平时成绩的考核也比较细,每节课的课堂练习和每周的作业都要打分,这要花很多力气。现在带小班自不用说,之前带150人大班的课,我也是每个学生的作业、报告都要认真看,给他们打分。

    南都:你要求这么严格,学生理解吗?

    周义仓:之前也有学生不理解。我们每学期都要求学生写教师评价,一些可能是被我批评过的学生就曾反映,觉得我像管小学生一样管他们,连上课迟到也要记名字。我理解,和一些年轻老师相比,我对课堂的管理可能会严一些,但我不认为自己有错。有的老师可能会觉得,只要我把课教好,学生爱听不听。但我觉得不能这样。我的孩子也上过大学,作为家长,我还是希望老师能严格要求。

    谈执教——— 本科毕业就留校,已执教35年

    南都:你今年多大年纪,执教多久了?

    周义仓:我今年60岁了,可能今年年底就要退休了,这大概是我最后一学期给学生上课。我是77级学生,1978年3月入学,就读西安交通大学数学师资系。1982年元月本科毕业后就留校任教了,之后又在西安交大读了硕士、博士。算起来,我已经执教35年了。

    南都:退休后有什么计划吗?

    周义仓:虽然退休后不再上课,但我目前还带3个硕士生和两个博士生,对他们的培养是不会中断的。除此之外就是看看书,读读文章,做点事情吧。退休后时间就多了,我也换个手机开通微信看一看。(笑)

    南都:带了这么多年学生,你感觉每届学生的状态有什么变化吗?

    周义仓:当老师这么多年,我觉得学生们的能力、知识面是越来越好,但说实话,我认为学生的整体学习风气不如以往,很多学生比较懒散。所以我才会特别强调学习习惯和课堂纪律。不过,我们当年读书时,虽然每个人都很勤奋,但能力比较平均,特别突出的人很少,现在的学生差异性比较大,常常有一些非常优秀拔尖的人才。

    采写:南都记者 刘苗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