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中义一:引日本走上歧路的首相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9月03日        版次:AA12    作者:王绍贝

    《田中义一:日本总体战体制的始作俑者》,(日)纐缬厚著,顾令仪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7月版,59.00元。

    王绍贝 自由撰稿人,汕头

    明治维新时代的日本发动了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两场大战并取得胜利,但到了20世纪20年代,日本进入大正民主时代,军事要发挥一定的作用并得到国民认可,是件极其困难的事。但正是在大正时代,田中义一所标榜的军国主义构想,不仅渗透了军界,而且扩大到了政界、官僚阶层以至财界,从而使日本走上了太平洋战争和全面侵华战争的不归路。在对民主主义和和平主义日渐关心的日本,怎么会转变成上世纪30年代军国主义和战争的日本呢?带着这样的疑问,纐缬厚的《田中义一:日本总体战体制的始作俑者》一书,希望通过“总体战”体制的始作俑者田中义一的足迹来鸟瞰当时的时代和思想。

    根据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同名小说改编的日剧《坂上之云》,其中秋山好古与田中义一的出身和经历极为相似,秋山在剧中有一句名言:“男人一辈子只需要做好一件大事。”秋山与田中一样,一辈子只做了一件大事,那就是作为一个军国主义者,主张不断扩军、侵略邻国。田中义一在明治维新开始前5年(1864)出生于日本山口县一个落魄的长州藩士家庭,家里靠做雨伞、卖雨伞为生,田中小时候当过类似今天街道办一类机构的杂工,还当过小学代课老师,20岁的时候他考入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走上帝国军人之路。陆大一毕业田中就担任了第一师团的副官参加了日俄战争,战后他被派驻俄国,就任驻俄武官。这段经历对他日后成为陆军智囊型参谋官影响巨大。

    1907年,天皇批准了《帝国国防方针》的重要国策性文件,这个文件是田中义一在他的同乡前辈、明治维新元老、“陆军太上皇”山县有朋主导下出台的,田中义一对此也有“贡献”。《方针》以“伸张国权”为目标,基于地缘政治和日俄战争中俄国惨败,为防备俄国报复,将第一假想敌设为俄国;基于由于地理位置、人种、宗教等因素,将第二个假想敌设为美国;而中国虽然于满洲、朝鲜等地和日本的权利有重大关系,却没有可能发生战争。换言之,日本根本没有把中国的军事实力放在眼里。针对长州派的对手萨摩派控制的帝国海军,山县有朋提出“大陆国家日本”论,认为日本发展的机会在于称霸中国大陆,从而脱离“岛帝国”的疆界。政策决定形式上为陆海两军一致,实质上是由陆军主导,打着国防方针的名义朝着“大陆国家”的发展道路直至1945年日本战败。在此时期,田中以提出了战略和国防不受政治影响的国防政策思想,要求通过“兵力充足”谋求“工商业发展”,强调“举国一致”,从政战两略一致出发,在战时进行经济上的全面动员才是战争的获胜关键,这是“总体战”思想的首次提出。

    国家总动员体制(“总体战”体制)在日本的全面提出并付诸实施,主要是得到了日俄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刺激。甲午战争中,日本陆军动员兵力约为24万,日俄战争动员兵力约109万,日俄战争期间动员兵力已经达到极限。甲午战争费用约为2亿日元,日俄战争军费则超过了17亿日元,相当于6年国家财政支出,可以说日俄战争耗尽了当时日本的全部国力(以上数据引自户部良一著《日本陆军史》)。田中吸取日俄战争的教训,看到欧洲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绞肉机式战斗,使他同时预测到将来的战争势必需要动员大量的兵力,必须从平时起确保潜在的兵源。在田中的倡导下,1910年成立了“帝国在乡军人会”,将原本分散在全国各地、起着不同作用的民间军人组织统一进入陆军大臣的管辖范围,确立起从平时到战时能瞬间完成兵源转换的大规模动员体制。田中还主张军事教育与国民教育结合,通过“在乡军人会”让军队和地方的人民始终紧密相连,给年轻人注入军国主义思想。田中还通过整编青年团,创建出一个能够对服兵役前的青年层,也就是所谓的壮丁进行军事管理的组织。青年团的纲领则是“崇拜皇室、保护国体的忠孝大义”;“注重恪守规矩制度、服从命令的德义”及“锻炼身体、以气节为贵”等等。进入大正时代后,裁军和民主主义、社会主义等思潮都对军界形成挑战,正是通过“在乡军人会”和青年团,田中整合了裁军军人,并从思想上抵制民主主义、社会主义思潮。

    在大正民主潮流下,明治宪法规定天皇直接统帅军队,军部参谋本部直接向天皇负责,这个体制被舆论所批评,要求废除“帷幄上奏权”,剥夺军队脱离民主轨道的“超然地位”,陆军的扩军计划也遭到了媒体和舆论的大力批判。田中深切感受到“一战”后民众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他开始接近获得民众支持的政党领袖原敬,希望通过政府体制内实现扩军,或者减少裁军对陆军的影响。田中最终成为原敬内阁的陆军大臣,他虽然没能阻止裁军,却争取到扩充军备武器预算,换言之,裁军只是裁减了军队人员编制,而田中能通过“在乡军人会”和青年团随时组织起来。更重要的是,田中利用陆军大臣的有利地位,大力推行总体战体制、制定总动员计划,推出《军需工业动员法》,在和平时代也要储备大量的军需物品并构建相应的生产体制。

    明治维新以来的日本政治体制,是一种由维新元老主导的内阁体制,国务大臣名义上由天皇钦点,实际上是元老执政。而在西园寺公望去世后,明治维新的元老已经凋零殆尽,这时候大正民主时代来临,本应迎来政党内阁的民主时代,但第一大政党政友会没有信心建立政党内阁,为了赢得政权竟然不惜邀请陆军首脑人物田中义一出任政友会总裁,并最终将田中送上了内阁首相的宝座。一个从心里反对政党政治,主张军部超然于政党的军国主义分子居然成为民主主义思潮下的内阁首相。当年田中与山县有朋规划的占领“满蒙”作为日本“生命线”的战略已经在他一手擘画下完成,他规划的总体战体制也为日本后来的侵略战争铺垫了道路,在错误的方向上越走越远。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