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美国的政府失灵时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8月27日        版次:AA11    作者:张弘

    《政府为什么会失败》,(美)兰迪·T .西蒙斯著,新华出版社2017年4月版,49 .80元。

    张弘 媒体人,北京

    美利坚合众国建国之初,在美国国父们对政府和国家权力的制衡防范下,美国联邦政府规模极小,总统权力也被很好地制约。然而,随着政府为美国民众所做之事渐增,其规模也愈大。到罗斯福执政期间,政府权力随经济危机及战争而扩充。而福利国家兴起,更是让政府获得了前所未有之权力。

    对于伸张个人自由和经济自由,主张小政府的美国保守派而言,这种现象与其主张背道而驰。然而,更多的选民重视的是自己的利益诉求。一方面,他们期待得到更多福利,另一方面,却又希望缴纳最少税收。这种心态自相矛盾,却是人之本性。然而,公共选择学派告诉我们,人们期待政府做的事情更多,他们的失望或许越大。兰迪·T .西蒙斯的《政府为什么会失败》,在多个层面颠覆了人们此前的认知。

    兰迪·T .西蒙斯认为,市场指的是人们在经济生活中各个方面,与他们交换的活动。它是非中心化引导人类活动的过程,没有中央委员会或决策者决定资源使用方式及时间。价格体现方式是货币标价,自利通常是参与市场的主要动机。市场在法制健全的环境下可良好运作,这一法制体系包括清晰的产权,订立合同的权利,保障履行合同的权利等。同时,法律体系还要保障这些权利与合同免于欺诈、破坏和盗窃。建立这一框架,并不需要政府官员或机构干预人们自愿交易,只意味着一旦发生纠纷,人们可以诉诸于法律。这一观点,与《国家为什么会失败》所罗列成功国家的前提基本相同。

    然而,人们的利益分化,对于市场亦有看法分歧。一些认定市场失灵者,预先假设有完美市场,所有利于交易双方的商业机会都被充分开发利用。在现实中,一旦市场这一过程不受欢迎或低于预期,包括福利经济学家在内的许多人,即认定为市场失灵,想要尝试利用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去影响市场那只看不见的手。他们希望政府干预:更多或不同的税收;控制价格;补贴和关税;通过反托拉斯法处罚商业勾结;加强控制私有财产,制定更多政府主导计划。由此带来的后果,是政府预算增长,管制机构持续扩大,立法人员持续增长。

    政治家们乐意承认,自利驱动人们的市场选择。但他们似乎认定,在政治方面,人们的驱动量即可能转化为精神和道德。因政治选择需综合判断,很多政治学家看来,官僚全心全意为公众服务,奉献其专业训练和专门知识;政客平衡利益冲突各方,交易选票以达成有益社会之结果。利益集团竞争与市场竞争类似,选民求公共福利增加,在相互竞争的政客及众多提案中仔细选择。这些综合产生了政治程序,形成良性竞争。政治学家认为,政治优于市场。为了改善民主多数统治缺陷,政治学家罗伯特·达尔提出了多元主义,另有政治学家提出了协商民主:让人们在正确的环境下商谈足够长的时间,会更容易达成一致。科学管理公共机构,成为左派右派的理想。

    兰迪·T .西蒙斯的分析打破了人们关于理想民主国家的幻想。在他看来,民主政府并不能轻易矫正市场失灵,而常常适得其反,因为政府没有市场可以用来协调人类活动信息和动机。民主政府下的选民、政客、官僚,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促进利益而非公共利益。根据公共选择理论,这些人并非被动令人操纵,有激情、兴趣及价值观,这些均贯穿于政治过程。而政府乃个人集合,选民、政客、官僚相互作用,以达成与自己利益一致的结果。在兰迪·T .西蒙斯的政治模型中,政客谋求选票;官僚追逐就业保障和经费预算;利益集团和选民寻求更多财富收入。他们都自利,但政治程序某些特性会降低效率,在各自团体制造不和谐。

    对选民而言,获取信息的成本很高,加上投出明智的一票回报低,使个人宁可理性保持无知,任意识形态支配,放弃政治参与。选民们加入利益集团,可在政府获更多发言权,但私营或公共利益集团都可能追求低效政策。官僚谋求预算和工作保障,与政治游戏中其他玩家交易寻求政治自主权及政声。

    民主体制下的政府,干预市场为何会失败?兰迪·T .西蒙斯继续展开了分析。首先,效率是社会为其成员提供物质需求能力的程度。配置效率要改善人们的主观幸福感,技术效率要以最低成本生产,政治效率要满足个人偏好,将资源用在最需要之处。在政策讨论中,再分配收益优于效率考量,而民主制度鼓励这种再分配倾向。但民主制会制定低效提案,让一些人富裕,代价是另一些人贫困。更糟的情形是,从长远看,所有人会变得比原来贫困。政治程序中,导致低效的原因有七种:1、不当诱因。因为制度规定、法律和伦理限制禁止公务员在政治上牟利,而政客们总是想留任,在选择公共政策时,肯定会优先考虑对选票的影响,将其置于效率之上。2、私人需求的集体供给。因为利益与成本分离,会诱导每个公民找寻优惠,让其他人支付成本。3、信号机制不足。因为每人只有一张选票,不能表达选民意愿强度。政客将不受欢迎的提案附加在受欢迎的提案中,导致纳税人被迫承受损失,支持少数人获益。4、选举规则和参数选择失真。多数决定,大部分直接投票是选举官员,只对很少政策投票。中间选民受关注太多,有利于利益集团操纵。5、制度性短视。选民短视导致政客短视。6、缺乏活力。政府追求的目标自相矛盾,只能权衡利弊。许多政策设计,导致中产阶级获利。7、政策象征主义。政客许下政策承诺,而这些政策的目标不会实现。

    在政府的公共物品供给中,搭便车和投机取巧不可避免。一些公共物品供给过多,其他产品供给不足。例如,公民为更多国防买单,但所获不足。西蒙斯认为,公共物品可交给市场,利用个人主动性和积极性提供。总而言之,西蒙斯的观点就是把问题交给市场而不是政府,哪怕市场可能会失灵。大多数例证表明,政府的干预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与市场运转相比,政府能成就的更少,而耗费的成本却更高。《政府为什么会失败》的很多观点,确实令人耳目一新。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