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功是副产品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8月20日        版次:AA20    作者:尼德罗

    脱域

    ●尼德罗

    成功学越流行,表明这个时代越发的绝望。

    前几天细读了牛津大学教授罗宾·邓巴在20年前出版的进化心理学著作《梳毛、八卦和语言的进化》。这本书精彩之处非常多,例如提出了灵长类动物之间的梳毛其实与人类的闲聊八卦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一种结盟举动,用来获得忠诚和友谊;又如,决定灵长类动物熟悉社群规模的因素是大脑新皮层面积,人类熟人关系的数量始终只能维持在150人左右,即这几年为人熟知的“邓巴数”。

    不过,这本书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有另外一个知识点,即人类的祖先在700万年前从森林走向草原的原因论述。一般来说,人类祖先从森林走向草原,是此后数百万年人类从一个普通灵长类物种成长为地球统治性物种的起点。如今,在地球陆地上,人类的热量消耗已经占据了所有物种的1/3,成为绝对意义上的主人。

    回望700万年前的那一刻,当人类的祖先猿类从森林勇敢地走向草原,他们从四肢爬行变成直立行走。因为阳光照射的面积减少了一半多,直立行走又使得受风面积更大,所以他们开始脱毛。当然,之所以会从四肢爬行变成直立行走,主要还是为了增加视野,更好地避免被天敌袭击和进行捕猎,以扩大生存几率。

    人类今天的辉煌,正是从猿类直立行走,由森林走向草原开始的。这样的说法当然没有错,不过,如果套用目前十分流行的成功学的包装路径,就可以将人类的自然选择变成主动选择。类似机场书店视频里所播放的,马云当初看到了什么,并且做了,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就。

    但罗宾·邓巴在《梳毛》一书中提到的猿类从森林走向草原的原因,却跟他们肠胃适应能力不足密切相关。邓巴写道,大约1000万年前,地球气候日益干燥,气温再次骤降,森林开始减少。于是,猴子和猿类开始争夺食物,双方都不能等到果子成熟。这时,在尚未成熟的生果中,进化出了一种叫做单宁酸的高浓度物质。猴子的肠胃有一种酶能够对单宁酸进行溶解;反观猿类,肠胃无法溶解单宁酸,一旦吃了这些生果,就可能丧命。

    经过数百万年的进化,败下阵来的猿类为了求生,不得不从熟悉的森林下到地面,带着恐惧走向未知的草原。可以说,人类从森林到草原,完全是失败所驱动的。今天我们并不清楚当年的猿类数量锐减到了什么地步,但一定是巨大的求生本能让他们迈出勇敢的一步。在当时,恐怕没有一只猿会想到数百万年后,他们的后代会成为地球的统治者。

    郑也夫出过一本叫做《文明是副产品》的书,谈论的是农业起源、文字、造纸术等等文明不过是基于其他目的之下的副产品。从人类祖先最早被迫从森林走向草原,后期的进化成功又何尝不是副产品呢?甚至,从宏观来看,与马云一样努力、一样自信和一样坚持不懈的人,一定不是只有马云一个,但最终只有一个马云。其中原因未必是马云的个人因素起到了决定作用,而是整个社会的演进带来了马云这样一个副产品。

    成功是副产品,这看起来令人有些失望。莫非成功本身变得不可追求?显然不是,但正如中国的一句古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可以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但未必会有百分之百的回报。那些回报率大大超出预期的人,在总结他们成功的原因时,需要看到成功作为副产品的一面。从那一面出发,我们在看待事物、看待成功的时候,就可以少受成功学的误导和欺骗。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