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不下去的童话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23日        版次:AA20    作者:麦嘈

    越界之想

    ●麦嘈

    跟一位念研究生时的师姐餐叙,聊到她女儿。孩子今年四岁多,正是自我意识开始萌动的时候。可是当妈提到给孩子念童话遇到的难处,气不打一处来。

    比如说,给女儿念安徒生的《小美人鱼》,读着读着读不下去。“人鱼虽然可以活三百年,但死后只会化成泡沫;人类的寿命虽然短暂,但他们的灵魂能在天堂得到永恒。”小美人鱼渴望与陆地上的王子相爱,去深海女巫处求得变身人类的药水。可是,拿到这瓶药水,得以自己的声音作为代价。喝下药水后更痛苦,一把无形利剑将小美人鱼的尾巴切开,清醒后虽然有了人形,但每走一步都会痛如刀绞。就算这样,小美人鱼最后也没得到王子的爱。破晓之时,巫师的预言应验,第一道阳光打在小美人鱼身上,将她溶解成泡沫。

    师姐说,你看看,那么血腥暴力,摧毁一个女孩的自信,怎么几百年来的家长对此全无觉察,还把这则人鱼童话奉为经典?在她看来,女人为了爱而牺牲身体上的舒适,这种想法很愚蠢;或者说,如果有一种爱是伤人的,那么,这样的爱值不值得追求,每个人都应该好好权衡一番。再说了,女人为了得到爱,必须忍受痛苦,恐怕只有男人才会这么想。就拿王子这个角色来说,他承受痛苦是为了什么?是自由。换句话说,童话隐隐设立了一种标准,那就是,同样是付出,自由并不是女人值得追求的东西,得到另一个男人的爱,才是女人生命价值所系。将这则将近200年前创作童话的种种罪恶历数一番,师姐狠狠地说:“我才不要我女儿今后变成这样的人!”

    我听完她的话,第一反应是:喂,你女儿才四岁诶,你会不会想太多。说完我俩相视而笑。当然,我是在打趣。童话对一个人生命经验的形塑和影响,其重要性怎么形容都不为过。人从幼年开始,从各种神话、童话和故事那里,建立对自我和周遭世界的认识与信念,从而在未来的生活中践行这样的认识与信念。从这个意义上说,给孩子读的童话书,并不只是孩子睡觉前父母借以打发时间的工具而已,童话潜移默化的教育功能对儿童影响深远。并且,不是说只要是经典就一定没问题。这一点,被电视上大人小孩一起读童话的其乐融融场面洗脑的家长,一定要有所警觉。

    也正因为许多经典(主要由男作家创作的)童话问题多多,历来不乏改写经典的努力。这其中最出名的改变,大概是美国女作家芭芭拉·沃克的改写。比如《白雪公主》这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沃克让后母不再是与白雪公主争美的邪恶女人。这里插一句,说到“后母”,经典童话里全不是什么好角色,(比如《灰姑娘》里的后母,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做王后,阻止辛德瑞拉去参加王子的舞会)。但在沃克笔下,后母成了美丽而有智慧的女人。她看见白雪公主日渐长大,容貌渐渐超过自己,一方面承认自己上了年纪,美貌上自然不及白雪;但另一方面,她又识破那些以美貌来离间母女(或者更广义上的女人们)的坏心眼。在后母眼中,强调女性美貌,这是男人为自己的利益而精心编制出的伎俩,女人之间倒不必如此。

    所谓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有关女性的种种神话和“真理”,是到了重新改写的时候。那些让孩子们听了失去自信、自主和自强能力的故事尤其要警惕。近年女童性侵案被媒体频频报道,一位有心的妈妈就自己动手改写了故事。还是《白雪公主》,她教女儿,白雪公主虽然跟七个小矮人是好朋友,“但每次洗澡和换衣服时,她都会关好门窗,每晚都回自己的房间睡觉”。“毒苹果”的桥段,她教女儿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否则会有危险……跟孩子一起讨论,因势利导,不失为童话的一种读法。

    虽然以上说了那么多“大人应该如何如何”,回想自己的成长经历,在童话这件事上,我还是怀疑我的师姐还有我自己是不是有点过虑了。记得当年我妈给我讲《灰姑娘》,我就觉得奇怪,怎么王子跟自己喜欢的人跳了一晚上舞,最后竟然不记得对方的模样,要靠水晶鞋来寻回爱人,难道王子是瞎的吗?还有,12点钟打回原形,咋唯独水晶鞋没变成其他东西。因此,大概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对成人编给我们这些小孩看错漏百出啼笑皆非的“童话”失去了兴趣,反而会找一些大人的书来读。父母要给我念童话,我也扮成乖孩子的模样听——— 你们爱演,就让你们演下去呗。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