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设普惠金融体系,实现大银行和小企业“强弱联合”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20日        版次:AA15    作者:周俊生

    经济人

    周俊生专栏

    习近平总书记在刚刚结束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要建设普惠金融体系,加强对小微企业、“三农”和偏远地区的金融服务,推进金融精准扶贫,鼓励发展绿色金融。中央提出的这个要求,是中国货币信贷政策的一个重要目标。

    最近几年,中国的货币政策在总的方向上表现为适度从紧,但为了克服经济增速持续下降所带来的问题,货币政策也时有放松,决策层希望通过这种松紧有度的政策把控,改变以往货币信贷“大水漫灌”的局面,通过“定向滴灌”的措施,让信贷货币流到最需要的行业部门。在经济增速下降的趋势中,小微企业由于市场占有率低,抗风险能力弱,因此一直处于困难的前沿,它们迫切需要来自金融部门的资金支持。政策面上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在货币政策上则体现为“定向降准”,即通过对与小微企业靠得近的地方中小银行、股份制银行、城乡信用合作社等位于基层的中小金融机构实施相对宽松的准备金率政策,来提高这些银行支持小微企业金融需要的能力,但从这几年的实践来看,效果并不是很理想。

    地方中小银行、股份制银行、城乡信用合作社等与小微企业确实存在同处于基层,互相了解情况的特点,在向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支持方面存在一定优势。但是,在中国的各类市场主体中,小微企业并不是优质的信贷对象,而中小银行自身由于抗风险能力低于大银行,因此对向小微企业提供信贷的态度一向比较保守。在信贷利率已经实现市场化、建立起各家银行在规定幅度内自行确定的制度以后,中小银行普遍以高于大银行的存款利率来吸引储蓄,这也决定了它们必须实行高于大银行的贷款利率才能生存,因此小微企业向这类中小银行寻求信贷支持,必须承受较高的贷款利率。但即使是这种高利率信贷,小微企业也难以得到,因为在利率杠杆作用之下,中小银行更热衷于将资金投向信托、理财等市场,收获更高的资金溢利,对小微企业的贷款申请则设置了较高的门槛。因此,让中小银行负责向小微企业提供信贷资金,其实是一种“弱弱联合”,并不是最佳的金融经济模式。

    大银行对信贷对象“挑肥拣瘦”,忽视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这种情况不惟中国才有,而是一种全球现象。金融支持向大企业集中,很容易造成市场寡头,小微企业得不到发展,只能通过“影子银行”等获得资金,加剧小微企业的困难,使经济运行出现层次断裂。因此,联合国早在2005年就展开了“小额信贷年”的活动,并提出了普惠金融的概念,要求金融体系能够有效地、全方位地为社会所有阶层和群体提供金融服务。

    中国对联合国提出的普惠金融积极响应,最近几年,通过部分民间金融合法化、民间资本可建立自负盈亏的民营银行等途径,给小微企业以金融支持。但是,民间金融由于长期受到政策束缚,在适当放开后仍需要有一个逐渐壮大的漫长过程,因此仅仅依靠它们是不可能担当起解决小微企业资金支持重任的。更值得警惕的是,民间金融在取得合法化身份以后,由于市场监管未能及时跟上,反而导致出现大量以“互联网+”、P2P等为形式的非法集资事件,它们非但未对小微企业产生实质性支持,反而以其欺骗性裹挟了基层社会的大量资金,不仅产生了一系列影响社会和谐的问题,而且加剧了基层小微企业的融资困难。

    大型商业银行对向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支持缺乏热情,这是由小微企业不是优质信贷对象这个特点所决定的,也是在市场化格局之下的一种自然表现。但是,如果一个金融体系只向大型企业投注热情,就会导致社会经济运行出现问题。在中国,大型商业银行通常都是国资性质,它的发展包括了国家对它的扶持和全民为其作出的贡献,这就需要其体现社会责任,将信贷目光聚焦到小微企业和“三农”服务。前几年,国有大行忽视了这方面的责任,无视小微企业的困难,大量信贷集中于大型国有企业,但事实上大型国有企业承受的压力远低于小微企业,对资金的需求并不是很迫切。这导致银行信贷通过各种渠道流入房地产等非急需的部门,扰乱了房地产市场调控。因此,国有大行将信贷方向适当向小微企业倾斜,也有助于它们调整业务方向,更好地为社会经济运行服务。相比于地方中小银行,国有大行实力强,回旋余地大,有条件从事很多中小银行没有能力从事的业务,因此它与小微企业的业务对接是一种“强弱联合”,有利于提高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和可得率,更好地体现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目标。(作者系财经评论员)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