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6种药品经谈判纳入医保 平均砍价44%

人社部要求各地不得将有关药品调出目录,也不得调整限定支付范围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20日        版次:AA05    作者:吴斌 马建忠

    南都讯 近日,人社部印发《关于将36种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下简称《通知》),包括5种中成药、15种肿瘤药在内,一共有36种药品最终经过谈判,被纳入到医保支付范围,平均降价幅度达到44%。能用上这些药的患者将有望同时享受到药品降价和医保报销的实惠。

    什么是药品谈判?

    医保药品目录准入谈判,简称为药品谈判,是针对一些价格高昂的专利、厂家独家生产的药品,通过谈判的方式,允许其在降价的前提下进入医保药品目录,这也是国际上医保管理的通行做法。

    对于生产企业而言,谈判成功的药品可以因为进入医保从而获得更大的采购量;对于医保基金而言,价格降低也可以在扩大医保保障范围的同时降低基金运行风险;而背负巨大看病压力的患者则可以获得降价和医保支付的双重实惠。

    哪些药品谈判成功?

    今年4月人社部公布了44个拟谈判药品的名单,经过与相关企业的谈判,其中36种药品谈判成功,成功率达到81.8%。

    据了解,本次纳入药品目录的36种药品中包括31种西药和5种中成药。西药中有15种是肿瘤治疗药,覆盖了肺癌、胃癌、乳腺癌、结直肠癌、淋巴瘤、骨髓瘤等癌种,曲妥珠单抗、利妥昔单抗、硼替佐米、来那度胺等多个社会比较关注、参保人员需求迫切的肿瘤靶向药位列其中,其他分别为治疗心血管病、肾病、眼病、精神病、抗感染、糖尿病等重大疾病或慢性病的药物,以及治疗血友病的重组人凝血因子Ⅶa和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重组人干扰素β-1b两种罕见病药。中成药中有3个是肿瘤药,另外2个是心脑血管用药。

    据人社部社保中心副主任徐延君介绍,本次谈判对创新药和罕见病药给予了高度重视。列入“十二五”以来国家重大新药创制专项的西达本胺、康柏西普、阿帕替尼等全部谈判成功。

    谈判药品如何支付?

    人社部方面称,此次医保药品谈判“大大减轻了我国患者的医疗费用负担”。与2016年平均零售价相比,谈判药品的平均降幅达到44%,最高的达到70%,大部分进口药品谈判后的支付标准低于周边国际市场价格。

    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药品费用时区分甲、乙类,对于甲类药品,要按照规定全额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不再另行设定个人自付比例。对于乙类药品可根据基金承受能力,先设定一定的个人自付比例,再按规定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据悉,此次谈判成功的药品将纳入到乙类目录,也就是说,患者需要自付一部分,医保报销一部分,具体自付的比例则是由各统筹地区自行决定。

    不过人社部此次为谈判成功的36种药品限定了支付标准。根据《通知》,在有效期内,如有同通用名称药品(仿制药)上市,人社部将根据仿制药价格水平,调整该药品的医保支付标准。如出现药品市场实际价格明显低于现行支付标准的,人社部也可以与企业协商重新制定支付标准。

    人社部同时强调,各省(区、市)社会保险主管部门不得将有关药品调出目录,也不得调整限定支付范围。

    揭秘

    谈判持续近10小时 全过程录像监督组进驻

    7月19日,作为医保方谈判主体的人社部社保中心副主任徐延君第一时间参加人社部门户网站在线访谈,首度披露药品谈判细节。

    据徐延君介绍,谈判有三个步骤:制定规则、专家评估和谈判程序。

    制定谈判规则,首先要明确谈判主体。比如代表医保方谈判的主体是人社部社保中心,另一边的企业则一般是生产企业,或者是由生产企业授权中国大陆地区总经销商参与谈判。“所有谈判主体资格均由律师确认有效”,徐延君说。

    在谈判过程中,医保方广泛收集了谈判药品及参照药品的疗效、价格、经济性、医保数据等方面的信息,组织临床、药学、药物经济学、医保管理等方面专家进行综合评价,提出评估意见。

    据南都记者了解,专家的遴选也是从专家库中随机抽取产生的临床、药学、药物经济学、医保管理等领域的专家,同时专家分为两个完全独立的评估专家组,分别从药物经济性和医保基金承受能力两个方面开展评估测算。

    在开始评估前,所有参与此项工作的工作人员签订了保密承诺书,评估专家则签订了保密承诺书和无利益冲突申明。

    直到谈判当天上午,工作组成员才以两组专家评价结果为基础,按照既定规则现场确定医保方预期支付标准,“事前工作组成员不知道专家评价结果,确定结果后工作组成员进行封闭直至谈判结束”。

    医保方预期支付标准现场密封,专人直接交给谈判组进行谈判。具体的谈判流程是一家一家谈。社保中心根据专家评估结果,组织谈判专家与企业逐一进行谈判,现场确认谈判结果。

    徐延君透露,企业方有两次报价机会,如果企业最低报价比医保预期支付标准高出15%以上,则谈判终止;反之,双方可进行进一步磋商。经过谈判组集体决策,“最终确定的支付标准不能超过医保预期支付标准”。

    据悉,人社部在6月16日一天内就全部44种药品进行了谈判。谈判分4组同时进行,从10点半至20点基本完成,监督组现场进行了监督,同时对谈判全过程进行了录像,影音资料保存备查。

    徐延君表示,所有参加谈判的企业都当场签署了谈判结果确认书,书面认可谈判结果。谈判完成后一周内,所有谈判企业都与人社部社保中心签订了正式协议。

    追问

    1

    哪些药品谈判失败?

    根据官方公布的信息看,有8种药品进入了这一批人社部拟药品谈判的名单,但最终未能够通过谈判,实现纳入医保,从而以量换价。

    这8种谈判未成功药品当中,有4家是国内企业产品:云南腾药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心脉隆注射液、绿叶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的注射用紫杉醇脂质体、天士力集团的注射用益气复脉(冻干)、天津红日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血必净注射液。

    此外,默克中国的西妥昔单抗注射液、爱可泰隆制药公司的波生坦片和西安杨森制药有限公司的注射用英夫利西单抗、广东天普生化医药有限公司(被国外企业收购)的注射用尤瑞克林也在其列。

    一家谈判失败、不愿具名的药企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坦言,公司的产品安全性和疗效都没有问题,谈到这个程度,到最后没有入围,主要原因还是谈判价格没法覆盖成本。

    这次进了3个、入围数仅次于罗氏的阿斯利康,其公关总监孙晓云向南都记者表示,公司一直积极支持国家药物谈判工作,接下来将与各省市区积极谈报销比例等事宜。她称,此番公司入围的都是慢性病用药,用药的基础较好。

    追问

    2

    哪家药企受益最多?

    作为首批试点国家药价谈判的外资药企,葛兰素史克此番又有两种药物入围第二批目录。GSK中国处方药及疫苗部总经理魏廉昇昨日为此公开表态,支持中国政府致力于将创新药品纳入国家医保支付政策的举措。

    据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昨日向南都记者透露,该公司旗下去年入围首轮谈判、用于治疗乙肝的一线药物替诺福韦酯,自去年年底开始开处方的患者人数已经在增加,今年随着其余省份的逐步纳入乙类报销目录,预计人数有望进一步增加。

    一位外商制药企业在华协会的总监昨日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还不好判断外资药企此番大规模参加国家药品谈判后,哪家受益最多的问题。依照目前的政策,入围此次谈判的品种,报销比例需要根据地方情况来定。而此次入围的外资药基本都是专利期内药物,价格高,各地财力又不一样。

    国药控股高级顾问干荣富向南都记者表示,很难说哪家药企受益最多。

    首先,由于进的都是乙类目录,这就意味着患者要自付一部分药费,目前每个省市区的情况都不一样,人社部要求各地一定要使用,各地使用量是否完全放开,目前还有待观察。

    其次,这次入围很大一部分药物与抗肿瘤药物相关,多数品种临床使用都有限制。5个入围的中药品种也都有限制,其中,有3个品种单次住院最多支付14天。而且由于这次是国家谈判定的价格,原则上医院是不可以进行二次议价的。但不议价,医院在临床使用方面可能会缺乏动力。入围品种能否因此放量,还得看各家药企的营销手段。

    此外,医保支付标准是否与中标价挂钩等因素也会影响实际使用量。

    干荣富表示,从用药领域看,糖尿病、大分子抗肿瘤靶向药物、小分子抗肿瘤靶向药物、替尼类药物入围后市场前景会相对明朗。

    以治疗乳腺癌的曲妥珠单抗为例,由于近年来乳腺癌高发,该药物目前即便是自费,用的也非常多。这次降价后预计有望进一步放量。

    采写:南都记者 吴斌 马建忠

    实习生 章梦娅 陈勇翰 张瑞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