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险公司派员进驻法庭,参与道路交通事故案件快速集中调解处理

“增城法院模式”拟在全市推广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20日        版次:AA07    作者:吴笋林

    广州中院副院长向金华、增城区法院院长蒋伟与交警和保险公司代表座谈。通讯员供图

    “双方达成一致,由保险公司赔偿原告90600元,现在闭庭!”前日上午,随着广州市增城区人民法院新塘法庭女法官张杰敲响法槌,一起小型交通事故案件在开庭后20分钟便顺利调解结案了。10个工作日内,该起交通事故中受伤骨折的当事人将获得车主所投保的保险公司支付的90600元赔偿金。伤者的代理律师对这一调解结果表示满意,被告保险公司常驻增城法院的代表也爽快地在调解协议上签了字。这只是增城区法院快速处理交通事故案件,妥善化解纠纷的一个缩影。

    增城交通事故多发“四难”问题成顽疾

    据增城区法院介绍,增城地处广州东部重要交通连接点,是广、深、莞、惠、汕等地中部枢纽,地理位置十分便利。多条高速公路穿境而过,国道、省道星罗棋布,加之增城多山多雾,雨水充足,近年来交通事故处于频发多发态势。

    “2013年以来,全区交通事故年均两万件上下,伤亡5500人左右。区委区政府一直高度重视交通事故的预防和处理,不遗余力地减少事故数量和伤亡人数。”增城区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大队长赵会泉说。

    一直以来,进入到法院的交通事故案件,多数涉及受害人伤残、死亡或者遭受重大财产损失的情形,送达难、调解难、息诉难、理赔难的“四难”问题是困扰交通事故案件快速审理的顽疾。处理不慎,更会成为影响社会安定和谐的重要隐患。作为道路交通事故多发区域,“增城法院高度重视交通事故矛盾纠纷的处理,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服务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努力增进人民群众对司法的获得感”,增城法院党组书记、院长蒋伟表示。

    面对困境,增城法院以交通事故案件繁简分流为抓手,不断前伸服务功能,联合社会力量加大调解力度,加强审判团队建设,开展焦点审判,探索出了交通事故纠纷全程参与、妥善化解的“增法模式”。

    法院与交警深度合作 诉前化解分流大量案件

    当拿到近35万元赔偿款的时候,王阿姨真不敢相信。

    2016年9月27日,从湖北到广东增城打工的王阿姨在凌晨1时30分许被车撞了,肇事司机却跑了。王阿姨治疗期间光医药费就花去了近7万元,差不多是自己打工一年挣的钱。本想着自己要承担这一不幸,没想到公安机关很快查找到了肇事司机,并在法官的协助调解下让双方很快达成了赔偿调解协议,协议还由法院发出了司法确认书,具备强制执行力。王阿姨短短一个月内就拿到了赔偿款,纠纷还没到法院就妥善处理了。据悉,这是增城法院将服务前伸,进行警法合作的一个范例。

    2013年以来,增城法院和增城公安分局开展了深度合作,签署了《关于处理交通事故案件联动工作意见》和一系列协作协议,在广州地区率先建立了与交警部门的常态合作机制。从证据的收集和认定,鉴定机构的选取,赔偿的项目和标准,法院都与交警部门展开沟通和磋商,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调解效率。对于法律关系复杂的事故纠纷,则由交警部门邀请法官去协助调解。由交警部门主持调解的案件,经申请和法院审查,法院会发出具有强制执行力的司法确认书。

    “通过和法院的紧密合作,我们交警在调解的专业性和成功率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一些重大案件有了法院参与,当事方对结果都比较认可。”增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吴革生表示。

    同时,增城法院还注重发挥司法建议的作用,对多发频发交通事故的时间节点和道路盲点的监控布置、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证据采集的合法性等方面,向交警提出司法建议,以提高纠纷处理的有效性和及时性。

    “司法的触角延伸到了交通事故案件的第一现场,一大批纠纷在诉前就得到了化解,警法合作让该类案件实现了成功分流。”增城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罗锡翔介绍。

    据悉,2013年以来,增城法院的交通事故案件数量逐年下降。2013年,该区交通事故纠纷起诉到法院的比率为8.53%,到2017年该比率已下降至4 .67%左右。“起诉比率每上升1个百分点,就意味着法院要增加大约200件案件,相当于一名法官全年的工作量。起诉率下降变相缓解了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罗锡翔说。

    5家公司派员进驻法庭 集中调解交通事故案件

    据增城法院介绍,通过诉前的分流处理后,大约有4%的交通事故纠纷仍进入到法院诉讼程序,其中不少涉及到保险理赔。为尽快让伤者得到医药费和赔付,增城法院在广州地区首创了保险公司驻庭集中调解模式,以促进该类案件的快速调解。

    2017年4月6日,增城法院与平安保险公司增城支公司签署了涉保险案件驻庭集中调解协议。以新塘人民法庭作为试点,由法庭提供场所就涉保险案件进行集中调解,保险公司授予调解员特殊代理权限,简化保险公司内部的审批手续,调解员能当场拍板决定的(5万元以内)马上予以确认,大大提高了案件的总体调解率。

    在示范带动之下,增城地区的太平洋保险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中华联合保险公司、鼎和保险公司等另外4家保险公司目前也已与增城法院签署了集中驻庭调解协议,案件占到全部涉保险案件的80%以上。同时,该院积极与广东省保险协会开展洽谈,由协会派遣两名工作人员常驻法庭,对交通事故案件进行专项调解。至此,该院涉保险案件导入集中调解模式的覆盖率为100%.

    据统计,该模式实施几个月以来,增城法院新塘法庭交通事故案件共调解结案46件,调解率为50%,是去年同期的5.1倍。主办法官张杰的案件调解率更是达到了75%,一大批矛盾突出、对抗激烈的案件在短时间内得以调解。

    从贵州来增城打工的卢阿姨因为车祸失去了双腿和右手,前后两次向法院提起了诉讼。第一次案件走诉讼程序,前后花了差不多两个月,保险公司和车主先期赔付了她50万元。第二次经过集中调解,只经过6天卢阿姨就拿到了第二笔75万元赔偿款。

    “以往涉及重大伤残和死亡的交通事故案件很难调解,原被告双方之间的分歧较大。卢某案件的快速调解,充分体现了保险公司驻庭集中调解模式的优越性。”新塘法庭副庭长张杰表示。

    张杰作为新塘法庭交通事故专业合议庭的审判长,每天都要收到好几件交通事故案件。在收到案件后,她会第一时间将案件起诉书和相关证据材料,通过微信发给相应的保险公司驻庭人员,要求他们提前拟定调解方案,并指定时间组织当事人双方进行调解。相应保险公司的案件,在排期和制作调解协议时也可集中安排在一起操作,提高效率。

    “保险公司派员驻法庭集中调解,可以实现多方共赢。对法院而言,有利于成功调解涉保险案件,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最大统一,节约司法资源。对保险公司而言,可以节约诉讼成本,减少和原告冲突,树立良好企业形象。对事故受害方而言,则可以快速拿到赔偿款,减轻诉讼负担。”广东省保险协会会长石道坚认为。

    重大疑难案件 抓住焦点审判

    针对部分重大疑难或双方争议较大而不能调解的案件,增城法院坚持以争议焦点审判为核心,实现案件精审快结。

    2017年5月19日,来自江西的姜阿姨收到了一份特别的判决书。判决书基本采用表格的形式,让只有小学文化的她一眼就知道自己能拿到多少钱,每一笔钱是怎么来的。这离5月15日案件开庭,仅仅过去4天。

    “我之前听老乡说,要打赢官司至少两三年,没想到这么快。”姜阿姨案件的快速审结,主要得益于增城法院审判方式的改革。

    2016年7月26日晚,下班回家的姜阿姨被丁某驾车撞成了九级伤残。事后,姜阿姨将车主和保险公司告上了法庭。案件的主审法官张杰分析,原被告双方诉求虽然分歧较大,但主要集中在赔偿数额的认定上,很多案件事实和赔偿项目都可以通过表格予以固定,她最后采用了表格式裁判文书,极大地提高了审判的效率。

    “以往交通事故案件赔偿项目多、庭审时间长,准确找到案件的争议焦点,集中发力,围绕焦点开展审判,逐渐扩大适用表格式裁判文书,可促使案件精审快结。”新塘法庭的庭长毛冠贤说。

    根据广东省法院印发的要素式裁判文书格式,增城法院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改良创新,形成了当事人伤残版、死亡版两种,方便直观掌握案件中的关键信息。

    准确聚焦案件争议点,简化裁判文书,节约了审理时间,提高了案件的质量。今年以来,新塘法庭涉保险案件平均审理周期缩短了6 2天,法定审限内结案1 0 0 %,案件发改率为2.15%,不到全市两级法院平均值的六成。一审服判息诉率88.17%,高于全市两级法院平均值。

    “‘迟到的正义非正义’,焦点审判为案件的快速审结,正义及时实现奠定了坚实基础。”增城法院院长蒋伟说。通过服务前伸、集中调解、焦点审判,增城法院形成了妥善处理交通事故纠纷的“增法模式”。这种模式不仅能减少案件数量、提高案件公正审判的效率,更能从根本上消弭矛盾纠纷,构建长治久安的社会环境。

    “增城法院处理交通事故案件的做法,高度关注民生,调解结果公开透明,彰显了司法的公平公正,应在全市范围内予以推广。”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向金华表示。

    采写:南都记者吴笋林 通讯员杨晓梅 刘川 庄薇 席林林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