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论]理解“减负”,做好分内事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16日        版次:AA02    作者:南都社论

    眼下正值暑假,学生该如何过,学业负担如何,这些问题再次受到家长们的关注。近日,四川、贵州先后发布“禁补令”,四川的文件要求不准布置超时超量的课外作业,不准将升学率作为考核评价学校和教师的主要标准;贵州则是重申过往的减负要求,提出公办学校教师不得以任何名义举办或参加社会机构组织的面向中小学生的各种收费辅导班,也不得要求或暗示学生到社会办学机构补课。

    教育主管部门在暑期发布类似的“禁补令”早已成例行公事,梳理这些文件不难发现,它们主要是针对公办学校,其约束对象是对应的学校和教师,至于家长和教育机构,则不在其约束范围内。“禁补令”显然对后两者不适用,事实上,现实中这两者恰恰主张增负。暑假正是补课生意兴旺的时节,前些天有网友吐槽某教育机构的广告,“妈妈,我不要旅游,我要上××”,批评者认为这类广告反人性,扭曲孩子的天性。但暑期补课就是这么生猛,教育机构不惜以这种容易引发争议的广告词来吸引眼球,而家长似乎也习惯了课外为孩子增负。

    减负向来就是局限于校园,确切地说是公立学校校园的教育政策。这样的减负政策注定不会获得好的效果。人民日报去年底一篇回顾过往10年的减负之路报道就道出了减负真相:从全国的“减负十条”,到地方的“八个严格”“六个不准”“四个禁止”;从严控作业量、考试频率、在校时间,到针对违规行为提出严厉惩治措施,一些地区甚至使出了降低高考难度的杀手锏。但是,“学校减负、社会增负”“老师减负、家长增负”的现象仍比比皆是。

    为何在减负问题上家长并不积极?有必要分析背后的逻辑和社会背景,过去人们印象中的减负,其目的主要是“补弱”,即针对学生的弱项适当多做一些功课。但如今补课的动机早已发生变化,成绩好的希望通过补课获得更好的成绩,即所谓培优,才是主流。普遍存在的升学竞争压力导致了这一变化,为了争取到优质的学校就读,学生必须从小学开始就按部就班,通过各种手段强化竞争力。在这样的背景下,公立学校的减负举动,对于那些有条件的家庭而言,只会让学生负担发生结构性的变化,其直接结果是让教育机构扮演了增负的角色。

    所以,补课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在社会普遍补课的背景下,那些没有条件的家庭,或者部分逆潮流不愿意让孩子补课的家长,可能会付出代价。因为没有补课,子女在升学过程中可能遭遇比较大的压力。毕竟在现有的考试机制下,来自教育机构的补课的确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学生的考试成绩,只要当前的考试制度不变,只要优质教育资源相对集中而升学压力大这一现状不变,家长为孩子增负的动力就会一直存在。

    是否减负,早已不是观念之争。有竞争就有压力,有压力就有补课的动力。早就有媒体报道,世界上不少国家都存在学生补课现象,尽管他们的补课内容和目的有所差异,但由竞争主导的补课逻辑链基本大同小异。在对学生负担过重现象批判多年后的今天,有必要以更理性的视角去看待社会增负现象。总的来说各方需要确立两点共识,一是竞争压力下增负有其合理性,本质上这是对学习对进步的诉求;二是竞争压力大并不意味着认可各种学业负担,哪些负担是符合教育规律的规定动作,是学习压力的自然体现,哪些又属于不必要的负担,是需要减去的,分辨不同的负担,这是减负的重要一步。

    “减负不仅是减学业负担,更是通过评价手段的改变来减小心理负担”,人民日报的报道中一线教师如此诠释对减负的理解。对各种负担的甄别涉及到考试制度和教育政策,因此并非一件轻松的事。在减负难以一步到位的情况下,面对形形色色的学习负担,教育主管部门能做的是管好公立学校和教师,在教学中减去不必要的负担,同时警惕教师在课堂减负而在校外开小灶补课的现象。这是目前条件下可行的减负手段,是需要坚持和强化的工作。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