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冯唐在斯坦福演讲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16日        版次:AA20    作者:郇舒叶

    硅谷来信

    ●郇舒叶

    一年一度的斯坦福国际发展中心梁国树纪念演讲,为中美两国经济政策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提供讲坛。经过多方评估,今年邀请中国的冯唐,主题是中国医疗。

    是日下午3:00,斯坦福医学院的大型阶梯教室里座无虚席。平时在北京见到冯唐,他总是穿着非常简单的衣服,但是,或挂,或戴,颈、腕、手指不能没有玉饰,说起话来,忽而诸子百家,周玉宋瓷,春风十里;忽而市井茶寮,锅碗瓢盆,大地泛骚。

    眼下在斯坦福的讲坛上,冯唐西装革履,野马挂鞍,很矫情地偶尔秀一下用古玉做的袖扣,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口吐莲花,说一口略带新英格兰口音的英文。但这小子本色难掩,严肃的英文学术演讲,居然数次把听众逗得哄堂大笑。两张大屏幕上,曲线、表格、图像,花里胡哨轮番上阵,冯唐用的都是我看惯了的经济学院派的套路,一个小时下来,他无非是给自己拿了医学博士却不行医的少年轻狂找辙。然而,十几年商海翻腾,甩不掉悬壶济世的初衷,面对着国内当前医疗的巨大江湖形势,想铸一把大壶———策划资助医疗改革和创新———济世。

    4点10分,英文讲座结束,下半场用中文讲写作。在场的老美离开了,等在门外的冯唐粉丝涌了进来,听众席上色彩缤纷,放眼一看,几乎全是女听众。冯唐甩开西服,扯下领带,狂饮一瓶水后,信口开河,主题是,我为什么写作?

    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他居然捏出了十条原因,老妈的贪婪也赫然在列。其实,归了包堆,就一条:缓解肿胀。冯唐的“不二”和“肉蒲团”有一拼,踮踮脚尖儿,也可以够着“金瓶梅”了。

    冯唐剃了连毛胡子,跑全马,身材挺拔,面目清秀,晒了几天加州的太阳,看上去比在北京时还年轻了,但毕竟46岁了,还能肿多久?演讲结束,粉丝儿们排着队,人手一本或几本冯唐著作,等他签名,合影。讲堂里春风荡漾,何止十里。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