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西洋边的一杯薄荷茶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16日        版次:AA20    作者:尼佬

    驴族

    ●尼佬

    离开车还有十分钟,我冲过马路,在对面的茶馆坐下,点了一杯薄荷茶。一个摩洛哥男生点了杯茶,拿着报纸,在我旁边坐下,对我笑笑,问:“打哪儿来呀?”

    “中国。”

    “喔,酷。不过有点意思,你不大像大部分的中国人,可能有点像泰国人?”

    他一下子把我的兴趣提起来了,哎呀,有见识,一般摩洛哥人见到亚洲脸还只会打招呼“阔你奇哇”和“你好”,连“阿尼哈萨唷”还没学会呢。而且他这么流利的英语,的确在这个法语和阿拉伯语笼罩的世界,显得格外锐利。

    我笑了笑,回答他说:“我住在泰国旁边,那边有很多长得不像‘大部分中国人’的人,都不怎么白”。

    他也笑了。“哈哈,肤色是一回事,其实我是想说,你这样自自然然地坐在这里,也不太像大部分中国人。”

    “哈哈哈,你是说这杯薄荷茶吗?”我问他。满街的茶馆,好像每个摩洛哥男人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都给了薄荷茶和闲谈,每天都要花费大量时间坐在这儿。每杯茶六迪拉姆,差不多就人民币四块钱。

    我给他解释为什么来摩洛哥的中国人也很少像他们这样坐在街上喝茶。“中国人工作忙,而且基本都有中国胃,你们的茶太甜了。而且很多人外语不好,你看,我的英语都磕磕绊绊的,更别说会法语的人少之又少了,又不像你们,生来就要说四门语言,可以在茶馆和所有人聊天,中国人的幽默,甚至用了北京话就完全丢掉了”。

    其实,别说在摩洛哥工作的中国人,即使是来旅行的,大部分也是每天有行程任务的,舍得浮生半日闲,像摩洛哥人一样在阳光和薄荷茶的陪伴下度过半天的,也不多见。

    他莞尔一笑,开始问我一些关于中国现状的问题,听起来很正确,但是架在许多完全不确切的细节上。

    我问他:“摩洛哥也有这么多关于中国的报道?”

    “不,我在德国科隆工作”,他回答。

    难怪,对工业不发达的这个国家来说,欧洲仍然是最重要的“打工”和发展的地方,尤其是前宗主国法国。巴黎的摩洛哥人社区与这个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关系,有的把家乡的亲戚带去欧洲,还有的跑回摩洛哥,参与这个国家持续兴盛的旅游业。

    “但这是我的城市,我和你一样,来这个城市度假”。

    他心满意足地看着这白色的城市,黝黑的皮肤确实像被渔港的阳光灼伤过。伊比利亚半岛风格的别墅和官邸占据了高高低低的海岸,灯塔的微光无时无刻不在微微转动,青铜色的门饰,巨大的蓝色涂鸦里,黑色眼影的柏柏尔女郎的披肩被大西洋的海风吹得好像已经呼呼作响。

    远处的花园旁,妇女在闲聊。她们习以为常地不会进入茶馆这个男人领地。似乎只有更洋派,更西化的咖啡厅,才能看到妇女们一起,或是同男伴出现。毕竟这是个穆斯林为主体的国家,虽然到处挂着国王一家全部穿着西方服饰的画像,显得很是开放。

    这个海边小城叫西迪伊夫尼(Sidiifni),1969年由西班牙交给摩洛哥的渔港,是我摩洛哥海岸线大西洋漫游的最后一站。再往南就是西撒哈拉区域了,穿过漫长的沙漠海岸公路,六到八个小时的车程可以抵达阿雍,那是三毛和荷西居住过的撒哈拉之城。不过在今天,除了三毛的粉丝外,去到那儿的外国人,基本只有联合国维和部队,包括中国军人。摩洛哥在那建起的防线可谓森严,要想轻松依偎在撒哈拉和大西洋的共同怀抱,还是就此为止地呆在这儿吧。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