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穗出租车收费应该怎么调整?

南都直播邀市人大代表、智库专家、司机、乘客共议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13日        版次:AA01    作者:

    在广州市出租车协会抛出“涨价”建议后,昨日南都直播邀请了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珠江智库专家韩志鹏一起圆桌会谈,另外通过记者街头直接采访的方式,请市民和出租车司机群体对着镜头表达诉求。

    “就算调价也要确保实惠给到司机”

    在南都记者的街头采访中,受访司机全部都提出应该调整价格,尤其是计时费和返程费,新增夜间服务费。但受访的市民乘客却比较大度,表示如果涨价幅度在10%左右可以接受,前提是不再发生拒载议价。

    对于这一街头采访的结果,两位嘉宾都表示在预料之中,无论是乘客还是司机的观点都有合理的地方,在讨论调价的时候,重要的是必须公布出租车经营账本,算清楚出租车公司利润多少、司机利润多少,另外还要确保涨价后一定能够消灭拒载和议价,“就算调价也要确保实惠落到司机手里,不能涨价了服务没提高,好处都被出租车公司拿去了,这就绝对不可接受”。

    在直播中有两个细节令两位嘉宾感概,一是受访的出租车司机口音都是外地的,没有广州本地司机。“这说明出租车这个行业确实在走下坡路,以前广州很多本地出租车司机,因为有吸引力,本地人愿意干,现在除非极少数人,基本上很少见到本地司机了。”韩志鹏回忆道。

    另一个细节是,一对受访的女出租车司机提到她和丈夫两人包了一辆车,一个月两人收入加起来才7000元,对此曾德雄表示:“如果她说的数据是真的,我确实很同情这些司机,一家人月收入7000元,外地人在广州还要租房吃饭养孩子,确实是不够。”

    “行业主管部门要拿出监管办法”

    不过,除了对出租车行业现状进行讨论之外,曾德雄尤其强调,如果出租车行业协会和主管部门把乱象归结为价格太低,这会遮蔽很多真正的问题,“正确的秩序是先把行业服务做好了,再来谈调价,而不是拿拒载来作砝码要挟涨价”。

    对于调价的实施前提,他一一列举说,首先是需要有成本数据支持,一辆车公司拿了多少司机拿了多少,要摊在阳光底下让公众看个清楚,只有看清楚了大家才能判断司机收入是高还是低,其次要考虑降低出租车成本,增加司机收入也可以通过节流的方式,能不能政府少收一点税费、出租车公司少拿一点份子钱。最重要的就是调价的效果监督,绝对不能涨了白涨,涨完之后该拒载的还是拒载。市交委作为行业主管部门一定要拿出监管办法。

    而在韩志鹏看来,出租车行业发展到现在这种状态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如果能就着这次调价彻底把该改革的改好,该纠正的做好,未尝不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最怕的就是政府和企业有懒惰心态,不调价就把服务做烂,破罐子破摔,这样的结果就是行业和市民的双输。“据我所知,有关机构正在做准备工作,目前有5个调价的候选草案,希望草案里还会同步有改革的内容,比如降低税费、理顺企业和司机的收入分配关系,降低出租车行业的进入门槛。”

    声音

    受访乘客:

    可接受10%涨价幅度 前提是根除拒载

    在广州东站的随机采访中,面对南都的直播镜头,几位在广州生活工作的市民均表示曾多次经历出租车拒载。一位女大学生表示,近几个月内,她有过两次被拒载的经历。“都发生在晚上八九点,准备从城中心回学校。但只要和司机说了目的地他们就不去了。”

    “被拒载太多次,都不敢打的了。”一位广州市民称。据他的体验,商业旺地或者是批发市场一类的地方,是拒载的多发地。尤其是在上下班的高峰时段,司机不愿载客是很平常的事。“因为打车太容易碰到拒载,我现在已经更多选择乘坐地铁了。”

    受访市民半数倾向坐专车

    尽管与专车相比出租车价格更实惠,近半数受访者仍表示更倾向于坐专车。“叫专车可能确实要等,但是有保障、方便,肯定不会发生拒载”,一位市民告诉南都记者,只要不是天天打车,偶尔选择服务更好的专车,价格贵点也没关系。

    另一位因工作需要经常打车的女士称,自己平常也更多选择提前叫车,而不是临时再打出租车。“比较担心有时候路途太短,司机就不愿意去了,这样就耽搁时间了。”

    涨价10%不会造成生活压力

    面对可能到来的出租车涨价,多位市民向南都记者表示,是否涨价、涨幅多少并不是最重要的,他们更希望借此减少甚至是根除拒载的情况。

    一位因生意需要频繁往来于天河客运站与广州东站的女士告诉南都记者,由于这两地距离不远,她经常碰到拒载情况。“我的货多,打出租车是最方便的。我不管涨不涨价,只要不拒载就行了”。

    对于可接受的价格涨幅,多数受访人表示,目前基础上的10%左右是他们的可接受范围。“(可以涨价)几块钱吧,这样也不会增加太多的支出,不会给平常生活造成太大压力。”一位市民表示。

    受访司机:

    希望提高计时费新增夜班补贴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在街头随机采访了几名出租车司机,面对直播镜头,他们表示收入太低,呼吁提高计时费、新增夜间服务费,降低返程空驶费的门槛,基本上和此前市出租车协会呼吁的一致。

    张红(化名)在广州开出租车已有14年了,在此期间,的士起步价从7元逐渐涨到10元,她仍然在这个岗位。她和丈夫组成“夫妻档”承包一辆车,一人开白班,一人开夜班,可以减少沟通成本。

    张红坦言,夫妻俩每个月的收入满打满算就6000元到7000元的水平,自己有两个小孩都在上学,减去杂七杂八的费用,每个月基本没攒下钱。

    刘大姐也来广州开了有14年的出租车了,和丈夫也是夫妻档,两个人承包一台出租车,一个月要交9800元。两个小孩要读书,在棠下的出租屋每月要交租金,刘大姐基本没存下钱,在广州买房更是奢谈。

    张红向南都记者坦承自己曾经拒载过乘客,“确实是逼不得已。”她称,尤其是在高峰期,乘客又去很远的地方,“去了就堵在路上了”。而广州目前的候时费是每小时26元,去这样一趟肯定是亏钱的,“我们也要养家”。

    多名司机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其实司机之所以会出现拒载议价,目前出租车价格偏低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司机何明(化名)告诉南都记者,因为的士司机收入低,现在处于一个人员外流的现状,许多公司还奖励司机拉人入行,“这基本说明了这个行业的现状”。他称,因为这个原因,个别司机忙不过来找来“非编”司机合作,铤而走险,而“非编”司机的拒载议价频率往往更高。

    根据南都记者采访的情况,多名司机提出出租车价格调整建议包括,一是提高起步价,目前2.5公里10元的起步价比许多城市来说是一个偏低水平;二是希望能够减少返空里程,提高计时费,三是新增夜班补贴。

    请扫二维码,看直播回放

    南都直播

    统筹:李湘莹 魏凯

    编辑:李湘莹 卫志凌

    柴华 张亚莉

    采写:南都记者 魏凯 陈杰生 顾慧敏 摄影:南都记者 陈辉 马强 冯宙锋 实习生:洪嘉琳 廖艳萍 李亚男 甘展鸿 黄驰波

手机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