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撒哈拉边缘的蓝色石头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7月02日        版次:AA20    作者:尼佬

    驴族

    ●尼佬

    在1960年代,并不是所有艺术家和嬉皮士都像披头士那样,去印度的果阿和喜马拉雅地区寻找灵感,还有不少欧洲艺术家,仅仅是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就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伊夫·圣罗朗在马拉喀什美丽的非洲花园已经被太多人知晓,可是如果你愿意翻越阿特拉斯山脉,抵达摩洛哥南方的小阿特拉斯山区的泰夫劳特T afraoute,你会发现在这个远离尘嚣,沙漠与大西洋之间的小镇,有着莫名放松的嬉皮士式的氛围,在清真寺的钟声下,常常停着一些欧洲来的老爷房车,放着平克·弗洛伊德的音乐,挂着转经筒。更多的游人则走进那嶙峋的石山,攀登到山的深处,探访最正宗的柏柏尔人的生活。

    从任何地方抵达这里都费时费力,我从南方的一个沿海小镇过来,转车一次,也几乎算是耗去了一天。抵达的时候已是深夜,被拉客的人拉去客栈,却一直在强力推我包他们的车去一个更遥远的小山村。我并不是不想去那个村,只是一直很讨厌被强力推销,于是在第二天早餐之后,决然换了一家客栈。从阳台望去,小城整个被无穷无尽的石山包围。

    那个晚上,我在城中央散步,走近一个体育场,却看见穿着白色阿拉伯传统袍子的人在聚集,好奇地看,原来是当地的一个表彰大会,社会名流在为小镇的杰出人士颁奖。这些男人表演了传统的抖肩舞之后,第一个奖竟然是颁给一个练跆拳道的小女孩,当她英姿勃发地打了一套拳并获得全场欢呼时,我对阿拉伯国家的女性地位又有了新认识。

    离开小镇,走进它那些充满棕榈和神奇石山的荒原,徒步、骑自行车或是骑摩托车都可以,你会突然发现蓝色、粉红色和绿色的岩石,耸立在万里无人的苍穹中。在小阿特拉斯山区,奇怪的花岗岩石到处都是,堆在悬崖、山脉和平地之间,遥遥的伯柏尔民居点缀其间,形成了北非深处最戏剧性的景观。在这里,骑自行车往来于高高低低的石山间是一种乐趣,有些石头长得如此特别,有着诸如“拿破仑的帽子”之类的美称。

    走在这种荒原上,总让我觉得,耳机里播放起EnnioMorricone那些“意大利式西部片”的主题曲,才对劲。

    比利时画家让·韦兰(JeanVeran)在泰夫劳特南边四公里外的荒原里,做出了比自然更令人惊叹的艺术,他把一些山头几乎全部涂成了蓝色。颇具意味的是,这些蓝色的石头是不相连而遥遥呼应的,让人感觉到一种文明和艺术的流动,在春天开满花的荒原,很容易让人以为到了一个被偷偷拯救的外星异度空间。

    这个宏大的、与自然密切结合的艺术品创作于1984年,在当地消防员的帮助下,艺术家和人们共同喷洒了18吨油漆在荒原中。三十年过去了,蓝色巨石的颜色开始褪色,可却也增加了无与伦比的岁月魅力。只有越野车、自行车和步行能抵达蓝色巨石的旁边,在我抵达的那一天,两个远方的来客,正在石头旁、野花丛、橄榄树下、微风中裸着上身,向着太阳跳动。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