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共享经济日渐独享,分享经济才是未来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4月02日        版次:AA18    作者:张天潘

    □南都评论记者 张天潘

    近几年来,分享经济成为世界性的潮流,中国也深深卷入其中,成为全球互联网创新市场中颇为活跃的一极,各种具有分享经济属性的产品和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但这其中也发生了很多问题,比如分享经济与传统的“独享经济”的冲突,带来各自行业的某一段时间的颠覆、无序和博弈;对传统经济从业者的冲击,也带来很多就业问题与社会矛盾;还有基于分享经济本身的不成熟而带来的一些市场负面影响,如共享电动车的昙花一现,都在为分享经济敲响了警钟。

    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的混淆

    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闭幕的总理记者招待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许多新业态,像共享经济、分享经济、‘互联网’等等,可以说层出不穷,这些新业态有的是新旧动能转换过程当中产生的,新旧嫁接,有的是老树开新花。但总的看它适应了市场的需求,适应了消费者个性化、多样化的要求。”这也再次让人们关注到共享经济、分享经济。

    其实,这不是总理第一次谈共享经济了。李克强总理在2015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说:“目前全球分享经济呈快速发展态势,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新路子,通过分享、协作方式搞创业创新,门槛更低、成本更小、速度更快,这有利于拓展我国分享经济的新领域,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时他指出:支持分享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富裕起来。

    今年全国两会前夕,国家发改委官网公布了自去年9月开始起草的《分享经济发展指南(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意味着正式提升到政府建制层面。

    但李克强总理在答记者问上,把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分别开来说,其实也再说明一个问题: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是有区别的,而不是人们一直认为的二者是同样一个含义。但当下这两个概念一直被大家混用,把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视为同一个概念,从而也带来了很多事实上的误解。甚至很多创业企业打着分享经济的名号,干的却并不是分享经济的事,其模式顶多只能算是共享经济的形态。事实上,这二者应该做一个严格的界定。

    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 y)目前在行业上的定义,一般认为是指将社会海量、分散、闲置资源,平台化、协同化地集聚、复用与供需匹配,从而实现经济与社会价值创新的新形态。分享经济强调的两个核心理念是“使用而不占有”(A ccessoverOw nership)和“不使用即浪费”(ValueU nused is W aste)。是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的一种经济形态。

    在我国,《分享经济发展指南》中也界定了其基本内涵:分享经济主要是指利用网络信息技术,通过互联网平台将分散资源进行优化配置,提高资源利用效率的一种新型经济形态,正在加快驱动资产权属、生产组织、服务供给、就业模式和消费方式的变革,代表着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新的发展方向。其主要特征是:分享经济强调资源集约利用和信用约束,倡导协同生产和按需使用的理念;强调供给侧与需求侧的弹性匹配,实现动态及时、精准高效的供需对接;强调消费与生产的深度融合,形成人人参与、人人享有的发展模式。

    用通俗的话说,分享经济就是大家基于闲置分散资源,通过互联网能够让有需求的人使用,比如把自己车辆闲时租赁或空位顺风车给他人,或者把自己的闲置次卧租给背包客,从而自己也能够获得经济收入,使用者也享受到了优惠优质的服务。而共享经济,严格意义上只是说明一个产品或物品,通过互联网的连接,大家可以共同使用,比如共享单车,这是企业提供的一种新形式的服务产品,并不是把社会闲置资源有效整合利用的。共享单车所以不能作为分享经济,它只是一个企业的资产,让公众可以更便利地使用,本质上和出租车也没有区别,都是大家共同享用的使用品,只不过放在了互联网移动端,像滴滴专车也同样如此。A irbnb、顺风车这种才具备分享经济属性,即把闲置的资源与需求匹配,实现了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只有这个概念明确了才能更好地进行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的分析,实现正本清源,有针对性地谈谈共享经济与分享经济的特性与未来的可能性,也可以为决策提供区别对待的标准。

    共享经济遭遇的现实障碍

    当前最为火热的无疑是共享单车了,一直因为其面临的问题成为关注的焦点,比如单车被大量恶意破坏的现象,掀起了新一轮的国民素质讨论。但实际上这主要的并不是国民素质的问题,而是共享单车背后的路权、公共空间管理等问题。

    上世纪90年代开始,很多地方政府陆陆续续开始发展公共自行车,试图改善交通状况,倡导绿色出行。但现在看来效果并不好,比如北京必须办卡交押金才能租车的模式,就十分麻烦,车的数量也不多。更麻烦的还在于公共自行车停车固定站点太过限制,市民需要到固定站点车桩取、放车辆,但因为车桩点太少,距离设计也不合理,使用者却常常为了寻找车桩以及为取车和停车后走路半天,而这个路程,可能步行都已经到达目的地了。公共自行车本来就是为“解决最后一公里”,但市民花费超过一公里的路程,这显然是不合理的,所以才没有发展起来。

    这个时候,共享单车横空出世,它优势明显,使用方便,手机注册后扫码即可,还有就是可以实时查看附近车辆,也可以预约、随用随停放,真正地便捷使用者,立刻就做成了政府一直想推动的绿色出行事业,并超越成为一种商业模式。

    但现在共享单车面临的是公共空间的管理与路权分配问题。在很多城市,大量非机动车道被机动车占用(行车或停车),甚至人行道盲道都被占用,尤其高峰期,骑车者只能选择机动车道行驶,“铁包肉”的汽车和“肉包铁”的自行车和电动车蜂拥在一个道路上,混乱不堪,这就埋下了安全隐患。作为缓解交通、绿色环保还可以锻炼身体的自行车,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健康出行工具,在欧洲很多国家,已经成为路权优先权最高的交通工具了。但在中国远没有这样,自行车路权还是不断地被挤压。

    而目前广被诟病的乱停车问题,也是路权分配时长期忽视了自行车的位置,尤其是市区的地铁口等,基本没有空间摆放,但这些地方却又是单车需求量最大的区域。所以在公共空间管理上,应该把占用自行车道、在路边被圈地收费的停车位,逐步地恢复为自行车通道和停放位置。在公共道路日益饱和拥堵不堪的情况下,优先发展非机动车路权,才符合当下城市绿色环保出行理念。

    这些只是共享单车的问题,还有共享电动车,鉴于投放运营的电动自行车无牌照,属于违法上路行驶,存在安全隐患,北京已经连续叫停了好几家共享电动车公司了。另外就是共享汽车,这个目前只有少数城市有少量投放,虽然有了开始兴起的苗头,但还没有引起太多关注。其面临的问题也有很多,重重困难,比如在北上广深津等很多城市,都需要摇号上车牌(哪怕新能源汽车,现在在北京,摇号的中签率也越来越低了),这就极大地限制了共享汽车的大规模投放。还有在具体层面,面临不菲停车费,到底是谁出?一旦车辆违反交通规则扣分扣款,算谁头上?目前因为是电子监控,车辆出现违法都是针对车本身扣分。共享汽车显然使用者是不固定的,一辆车一个时段里可能会在好几个用户手里使用。这就是需要交管部门和共享汽车平台之间的数据同步,做到精确的责任追溯,比如什么时间段、什么人、在哪个路段内出现的违法,都必须清楚记录,并最后可以落实到违规者。目前系统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很多违法扣分还是记在车上,而没有记到人身上,这显然是个大问题。当然还有出行刮蹭等,一旦出现交通事故,对于平台企业来说也是大麻烦,还有车辆的定期检测,以保证车辆的行驶安全等等,这些大量的问题,都在限制着其发展。

    共享经济的异化

    随着单车市场的竞争白热化,整个2016年至少有25个新的共享单车品牌汹涌入局。单车行业也开始了打车软件兴起时代的补贴烧钱战略,动不动就搞免费骑行,甚至骑行还得红包的一些手段,这个竞争手段,加上投放车辆时间周期一长面临的损坏与维护成本日益加重的问题,都在限制着这些单车创业的公司的发展。所以虽然品牌众多,但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即将迎来吞并潮或者出现大量的死亡案例。

    最新消息是永安行排队IPO,与蚂蚁金服、深创投等机构的增资协议。永安股份的招股书中表示,由于无桩共享单车这一新兴模式出现时间尚很短,行业中多为创业企业,目前多处于早期投资阶段,尚未形成稳定的盈利模式,且社会各界对无桩共享单车无序竞争、投放过度等问题出现一定的争议,因此未来的持续性和发展方向尚有一定的不确定性。

    从前一两年的合并潮流(携程旅游网与去哪儿网合并,大众点评网和美团网合并,滴滴快的合并、58同城赶集网合并,加上更早之前的优酷土豆合并)来看,共享单车未来也将难以避免。这些互联网+时代的共享产物,最终都走向了独享模式。互联网行业“数一数二,不三不四”,就是传神的总结,即一个行业,只有第一第二才有可能活下来,没有第三第四以及更靠后排名的事了。摩拜单车、ofo单车这两个行业前列者的日益成为独角兽,开始了“独享”的态势。

    传统经济是独享,独享才能创造垄断,才能保持稳定的现状,也才能铸就坚固的行业壁垒,以共享经济面貌出现的互联网平台企业,最后其实都在走向当初自身想挑战的对象,成为自己对立面。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商业盈利模式,实现投资人的利益最大化。所以,才需要严格界定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的区别。目前绝大多数的共享经济企业,本质都只能说是搭上互联网+列车的传统经济模式,只是在服务形式、效率、成本等方面进行了更新升级,并没有改变实质。

    分享经济的未来在哪里?

    但分享经济从本质上颠覆了传统的经济模式。目前看来,分享经济主要分几大类:第一是物的分享,如车辆车位、空房间;第二个是知识的分享,比如说现在像付费问答、自媒体和互联网直播、知识分享,这都是分享经济的构成部分。

    《第三次工业革命》作者、美国趋势学者杰里米·里夫金2014年出版了新作《零边际成本社会:物联网、协同共享、使资本主义失色》,他在文中谈到开发新能源并实现于传统能源的供电自动互补方案,以协同分享经济模式迎来零边际成本社会;20多年后,通过开源式的协同分享实现接近免费方式分享新能源的商品和服务,有望实现零边际成本社会;具有利他主义价值观的分享、协同、共有模式将冲击利己主义或资本主义。这位美国学者在北京接受记者专访时说:“趋近于零的边际成本让这种新的经济模式成为可能。人们转变为产消者,在消费的同时也制作和分享自己的产品。”

    以这个作为标准,通过顺风车平台把空余座位给顺路者,通过A irbnb这类短租平台将空余的房屋临时租给旅行者,在网上分享自己创作的歌曲或者表演,将孩子不需要的玩具放在网上与人交换,用自己的专业优势和特长服务其他有兴趣和需求的他人……这些个体在与他人的分享中,完成经济一次次活动。手机应用或者网络平台的建立只需少量的固定成本,却以接近零的边际成本获取大量潜在客户。只有这种模式才能称之为一种新兴的经济模式。

    但分享经济面临的问题也不少:对于传统经济的冲击,垄断利益的阻击,政策的限制乃至扼杀,信用体系的搭建不完善等,都在危及分享经济的发展。所以正如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的,几届《政府工作报告》中都提到了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这个词,所以分享经济同时也和国家行政机关的简政放权有密切关系。因为分享经济如果发展起来,实际上“损害”的是既有利益集团的利益,所以政府也在强调这个“放管服”的相关政策,简政放权的大环境下配合分享经验发展。

    现在,分享经济已经从物品的分享发展到了技能分享,那么,下一个值得期待的真正具有分享经济的内涵的会是什么?这里斗胆可以预测,未来更多的分享经济,将会是能够促进人们可以更好地寻找到志同道合的同类人,人们开始分享自己最宝贵的时间、最核心的价值观,寻找到除了经济收入之外的社会温度,真正实现人与人连接的美好社会。归根结底,分享经济分享的人与人的交流,是具有哲学与社会学意义上的新型社会形态的构建,而不是共享经济下的便利、高效、优惠等等依然在经济学层面的价值。这也才是分享经济最令人期待之处。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