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KPI考核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26日        版次:AA20    作者:尼德罗

    脱域

    ●尼德罗

    黑镜系列短剧第三季第一集,讲述的是一位女士生活在十分看重打分的世界的悔悟经历。因为一个人分数高低,意味着ta社会身份高贵与否,以及各色权利的能否拥有。所以,主人公为了提高自己的分数,以违背内心真实选择的做法去讨好一位高分值的“伪闺蜜”。最终,为了参加“伪闺蜜”的婚礼,以伴娘身份发言来获得高分,她在路途中一系列急功近利的举动反让她分值骤降。

    黑镜短剧在刻画现实中的反思性和讽刺性一直颇有口碑,豆瓣上8 .7的分数也印证了影片的名不虚传。影片的主角是一位违背内心获取高分的女士,最终却落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下场。不过,这位主角的“伪闺蜜”,也就是试图利用主角以维持自己高分的婚礼上的新娘,却因为足够不要脸,而能够在最终的婚礼闹剧后继续保持高分值。可见影片最终讽刺的不是女主角追逐高分值,而是讽刺女主角拙劣地追逐高分值的方式。

    在现实生活中,因为某一分值而获得某种特殊权利,最典型的要数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了。此前闹出的支付宝为生活圈低俗化道歉的事件,只有芝麻信用750分的人才获得准入邀请,这与影片中某些公园都要3.8分才能进入可谓极为类似。当然,很多嘲讽支付宝玩社交的人,很可能只是五十步笑百步。毕竟,即便是高考这样严肃的人才筛选机制,分数高低和能力高低也并没有真正精确关联。

    事实上,我们早已沦陷在一个打分的社会。考试、面试、电商评价、政务评价,这些都是十分普及的且具有相当合法性的打分机制。但这些公共领域毕竟需要一套评价机制,而在一个社交网络中,关于人生成功还是失败,也有各种打分机制,就让人十分无奈了。举个例子,前几年过年回家,对于大学毕业4、5年的年轻人来说,买了房、买了车、结了婚、生了娃,那么这人就接近满分了。假如你没房没车没女友更谈不上孩子,那么你就是春节的“异物”,根本就不该回来。所谓过春节的“准入资格”,恰恰就在打分中获得。

    前几天与一连续创业的朋友聊天,其间笔者提到,现在很多火爆的畅销书纷纷出极简版,一本30万字的书,缩写之后可能变成了1万多字。我的这位朋友告诉我,他听闻一个人一年读了800本书,问其原因,答曰:无一例外都是缩写版;而且,不但是缩小版,还是音频版;不但是音频版,他在听的时候,还使用了1 .5倍甚至更快的播放速度。不得不说,这位年阅读量80 0本的“阅读达人”,找到了一种读书意义上的快捷方式。

    当然,稍微读过一点书的人都知道,上面这种读书方式,基本上没有任何意义。或者,应该把“基本上”去掉,替代成“完全”。这种读书有一大害处,即占据了自己过多的时间,汲取的都是凌乱的知识和信息。没有思考空间,没有体系融合,没有批判立场,为了刷读书规模的K PI而读书,这样的人,就像黑镜子的“伪闺蜜”,竟然还在创业圈混得不算差。

    可见,在我们这个时代,K PI真的很重要,重要到可以以假乱真。为什么呢?原因也非常简单。以读书来说,大部分人根本就不读书,他们真正的兴趣就是跟风,在跟风上,如果有一个人发现一种快捷方式,可以在数值上迅速提升,那么他反而会成为追捧对象。这就解释了为何一个用极端低劣方式单纯追求读书数量的人,也还混得不错。

    更加激进一点,那些所谓的成功者———长期占据机场书店推荐书籍的封面人物,他们的成功常常就建立在庸众之上。他们用拙劣的方式获得规模效应,继而总结出一套亦真亦假的说法,最终成为了成功学的教父。他们是人生K PI考核的真正助推者,也是这个时代格局的塑造者之一,尽管他们的人生过得一定与他们说的完全不一样。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