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都专访全国政协委员、中联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于洪君

美“联俄制中”不会发生,中俄关系不可动摇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12日        版次:AA07    作者:蒋琳 娜迪娅

    全国政协委员、中联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于洪君。南都见习记者 蒋琳 摄

    素描

    于洪君

    法学博士,长期从事对外工作,曾任中联部研究室主任、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特命全权大使、中联部副部长兼当代世界研究中心主任等职务,现为十二届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同时为多所高校兼职教授、博导。

    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俄美之间的紧张态势似乎得到改善,外界看来,两国关系显得扑朔迷离,美国将“联俄制中”的猜测也甚嚣尘上。对此,南都记者对全国政协委员、中联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于洪君进行了专访。

    于洪君曾在中联部和当代世界研究中心任职,并在俄罗斯顿河罗斯托夫大学做过高级访问学者,长期从事国际关系和世界政党政治研究,对当今世界的大国关系、特别是中美俄关系,以及中国周边问题,都有深刻见解。

    俄美关系目前没有实质改变

    南都:近日俄罗斯临时准许乌克兰东部两州居民免签证进出俄罗斯。有观点认为,俄罗斯可能借此作为对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其制裁的谈判筹码,你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于洪君:乌克兰危机已经持续两年多了,应该说一直没有得到缓解。虽然最惨烈的局面暂时过去了,但俄乌之间根深蒂固的矛盾和积怨丝毫没有化解。俄罗斯为进一步强化与乌克兰东部地区的联系,给这两个坚持分离主义的州提供经济、民生支持和俄罗斯公民待遇,这被西方看作是蚕食乌克兰主权、推动这两个州进一步摆脱乌克兰中央政权的重要步骤。

    我并不认为俄罗斯此举只是为了增加对抗西方制裁的筹码。目前,英国“脱欧”对欧盟造成很大冲击,再加上难民问题突出、民粹主义兴起,欧盟内部已成一团乱麻。因此在乌克兰问题上,欧盟对俄难有更大动作。另一边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对俄罗斯的态度不说友好,至少也比以前宽容一些。

    俄罗斯利用欧盟和美国无瑕顾及俄乌冲突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在挤压乌克兰的路上向前迈进一大步,一方面确实有缓解这两个州人道主义灾难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达到更为深远的地缘战略目的。

    截至目前,欧盟和美国没有做出太大反应,西方制裁对俄罗斯作用有限。

    南都:在经历了特朗普上台、“弗林泄密”和乌克兰问题等一系列事件后,俄美关系有没有实质上的变化?

    于洪君:特朗普入主白宫以来,俄美关系还没有像某些专家预期的那样,立即得到大幅改善。应该说,俄美双方的战略利益仍是深刻对立的,价值观冲突和历史积怨也不会因白宫易主而顷刻化解。

    特朗普在竞选和候任总统期间,确实曾对俄罗斯有一些怀柔言论和示好举措,俄美双方一度剑拔弩张的口水战明显降温。特朗普也因此在美国国内遭到强烈反对,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还因为与俄驻美大使通电话丢了乌纱帽。

    然而特朗普上台之后,却不能不考虑国家利益。所以,我并不认为俄美两国立刻就会走得很近,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分歧,势同水火的战略利益对立,并不会因为特朗普个人的性格取向而有重大改变。

    南都:美国是否有可能“联俄制中”?

    于洪君:中俄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发展得越来越好,经贸关系滞后的短板在努力补齐,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的协调配合也非常密切,总之,中俄各领域合作都是向前推进的。最近,围绕叙利亚问题,联合国内外斗争激烈,中俄两国在安理会共同否决西方提案,更显示出高度契合的国际事务立场。

    在俄罗斯与美国甚至整个西方世界的关系持续紧张、外交上对中国的借重持续增大的背景下,说美国会“联俄制中”,不过是美国一厢情愿,以及某些专家学者的误判。我相信,无论俄美关系能否得到改善,在多大程度上得到改善,中俄之间稳定而坚实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都是不可动摇的。同样,中俄关系无论怎样发展,两国务实合作无论取得多大成就,都不会影响或冲击中美建设新型大国关系,因为稳定中美关系是中美双方的共同需要。

    俄美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会逐渐改善,这也符合世界和平稳定、合作共荣的基本诉求,中国也乐见其成。我们不希望看到现在的几对大国关系,发生不应有的倾斜或扭曲,导致整个世界战略格局受到根本破坏。

    中俄交往“政经不平衡”应注重互补

    南都:俄罗斯在世界格局中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但近年来经济发展水平只能和发展中国家持平,中俄交往是否存在“政经不平衡”的问题?

    于洪君:的确,俄罗斯是传统大国,但目前也被归为新兴大国,它最大的问题是国力发展不平衡。在国际事务方面,特别是传统安全领域,俄罗斯有庞大的军事力量,影响力很大。此外,俄罗斯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可以动用否决权来行使大国权力。相比之下,它的经济实力就要弱些。

    中俄两国20多年来不断推进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务实合作给双方带来巨大利益,但中俄交往确实存在政治关系成熟稳定,经济关系相对滞后的问题。2016年中俄贸易额不到700亿美元,比2015年大幅下滑,与两国领导人商定的2020年达到2000亿美元的目标有很大距离,这无论如何也不能反映双方的潜力和需要。

    南都: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在发展中俄经济关系的时候应该侧重哪些方面的合作?

    于洪君:中俄在经济领域的互补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高科技领域,尤其是军事技术领域;另一个是能源、资源领域。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储量极为丰富,产量也相当可观,而中国的能源相对短缺,对石油天然气进口的依赖程度非常高。

    另外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中俄也有广阔的合作空间和良好的合作前景。最近几十年,中国在该领域投入和成效都很大,积累了很多经验,有着较为成熟的技术和标准,而俄罗斯面临基础设施建设的巨大需求,但缺少资金和现代化技术手段。

    如果中俄双方能在这些领域开拓进取、相向而行,中俄之间各领域的合作都会迅速迈上新台阶,中俄两国将对区域合作和世界联动发展作出独特贡献。

    南海局势不影响“一带一路”建设

    南都:南海地区局势是否会影响“一带一路”建设?

    于洪君:南海地区存在领海主权之争和海洋权益之争,还存在中美地缘战略利益之争。这几种因素交织在一起,导致南海局势比任何地区的问题都更加复杂和棘手。我们对南海问题的复杂性、长期性和尖锐性,要有充分认识和估计。

    但这并不意味着南海地区将始终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这个地区的局势有时也会相对和缓。去年杜特尔特就任菲律宾总统以来,南海地区的局势平稳了许多;中越领导人就双边关系和南海问题交换看法,也有助于整个南海局势的降温。但从根本上说,该地区的问题在短期内难以根本解决。

    尽管如此,我认为,南海地区时起时伏、持续紧张的局面不会从根本上影响“一带一路”建设,特别是“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我们看到,中国同越南的务实合作还在推进,同菲律宾的合作前景尤其喜人。此外,“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合作对象主要是东盟十国,我们完全可以在分歧和矛盾长期并存、利益和利害相互交织的情况下,寻找其他合作方向,打造利益共同体,形成联系紧密的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南都:今年中国有两场主场外交,分别是金砖国家峰会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届时将有哪些看点?

    于洪君:我国今年5月将召开“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这是国际上首次召开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主题的论坛,很多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国际组织负责人将来华参会。

    这个论坛的核心议题是如何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围绕基础设施建设开展交流、合作和互动,实现中国同周边各国以及其他地区更多国家的联动发展,推进区域合作和全球化进程。因此,除了政策沟通、设施连通、资金融通、贸易畅通和民心相通这“五通”外,安全合作也将成为论坛的主要议题。

    至于9月份在厦门举办的金砖国家峰会,我想有两个可能讨论的话题:一个是如何在世界经济依然低迷的情况下,共同寻找经济增长的新动力;另一个是如何加强新兴经济体、特别是金砖国家的合作,进一步推动南南合作,激活南北合作,为经济全球化注入新动力,推动全球化向着平稳、健康、有序的方向发展。某些非金砖国家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也可能应邀参会。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蒋琳 记者 娜迪娅 实习生 王婷 刘嫚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