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国人大代表贺优琳持续关注“二孩”等民生话题,今年关心政策落地

“忧民哥”继续紧追“全面二孩”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12日        版次:AA11    作者:

    我当代表这五年

    代表简介

    贺优琳

    全国人大代表、中山纪念中学原校长,因在2011年全国“两会”上的一次发言而“走红”,被称为“忧民哥”。他的议案建议关键词多与民生相关。曾连续数年建议放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终于等到政策落地。

    贺优琳在农村长大,对老百姓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常常感同身受。2011年他在全国“两会”上发言,谈到物价飞涨给老百姓带来的生活压力等问题时,数度哽咽,被网友取其名字谐音称为“忧民哥”。

    从2 0 10年开始,他就在全国人大第十一届三次会议上发言时,首次公开呼吁尽快放 开“二 孩”政策,之后连续五年建议放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终于喜见政策落地。20 0 8年至今,“二孩”、学前 教 育 、养老等话题,都成为他的议案建议关键词,多与民生相关。

    今年两会,贺优琳不断被约访。“到今天为止,已经有三十多家媒体约访,今晚、明天还有……”贺优琳算着自己的时间,一边匆匆赶去会场。今年他准备的建议和议案里,仍在继续紧盯“二孩”配套政策落地。

    连追“全面二孩”

    “建议进行财政补贴奖励”

    贺优琳没想到,在2011年全国“两会”上的一次发言让他“走红”了。当时他建议调整财税分成比例,“物价飞涨,真不知道那些一两千块钱收入的老百姓是怎么熬过来的”,真情流露的哽咽发言,让贺优琳成了网络红人,还获得一个“忧民哥”的称号。

    “火了”之后,“忧民哥”为更多人所知,他开始不断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来信、来访。在他看来,“这是因为大家信任你,知道你敢说真话、说实话”。

    2010年开始,贺优琳就在全国人大第十一届三次会议上发言时首次公开提出,尽快放开“二孩”政策,“二孩”政策没放开,他就一直提下去,提了整整四年。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20 14年,“单独二孩”政策正式落地。

    “贺代表,虽然现在放开了‘单独二孩’,但是我们期待你继续加油。我们都渴望有两个孩子,我们年龄快到了,再不开放全面二孩,将会成为我们终身的遗憾。”贺优琳记得特别清楚,2015年5月10日母亲节当天,他收到了很多全国各地寄来的信件和明信片。“那天还收到了几束鲜花,都是不具名的家长送来的,就觉得很感动,这么多人在期待我继续呼吁放开二孩。”

    20 15年下半年全面放开了“二孩”政策。当时贺优琳还在住院,在病床上看到新闻联播,一下子坐了起来,觉得“病都好了一半”。

    不过,看到自己奔走多年的努力得到回应,贺优琳激动之余又显出他的“忧民本色”。“现在政策有了,但年轻人却不愿意生啊!”

    忧心完政策,他又开始忧心政策的落实情况。

    今年,“忧民哥”继续紧盯“二孩”,他准备的一份“关于‘二孩’生育政府应担更大责任的建议”中指出,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一份调研发现,0-15岁一孩家庭不想生育二孩的比例为53.3%。

    “为什么不愿意生?生孩子难,养孩子更难!”要想达到“全面二孩”的预期,贺优琳建议对生育进行财政补贴奖励等优惠政策,并保障女方各种福利,延长男方产假,同时还要完善整个社会的配套服务,相应地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政府应该创造各方面有利条件协助家庭抚养孩子的责任”。

    建言“养老体系”

    “国家应协助家庭养老”

    作为人大代表,贺优琳最关心的问题,除了“小”,还有“老”。

    贺优琳说,老龄化社会下养老压力迫在眉睫、失独家庭、空巢老人、招工难等现象都与“二孩”问题分不开。“现在不是孩儿不孝,是不现实啊!”说到动情处,“忧民哥”有感而发。

    他很能理解作为独生子女成长起来的一代,“刚刚把孩子抚养长大,父母又变老了。”一边要兼顾工作,一边又要照顾年迈多病的父母,“负担太重了。”

    想起92岁的父亲和89岁的母亲,年过花甲的贺优琳感同身受。他想起下乡调研时所见,空巢老人多、不少农村老人七八十岁还在下地种田养活自己……这些画面历历在目。

    “老人家为社会服务了几十年,不能一到老就把人‘ 踢’回家庭吧!”贺优琳直言,国家应该协助家庭养老,建好养老服务体系,但是普通家庭负担得起的公立养老机构太少了。今年在他的建议里,仍希望政府能负担更大的责任。

    加强“学前教育”

    “9年义务教育延至12年”

    2015年,贺优琳从中山纪念中学校长的位置上“毕业”,他打趣自己,退休后时间更充裕,加上10年丰富的履职经验,等于是专职人大代表了。

    不过,这可能是贺优琳履职的最后一年,贺优琳还有遗憾。2011年开始,他呼吁要积极发展学前教育。“公办幼儿园没学位,民办的大部分师资没保证,有保证的又不是每个孩子都读得起”,他认为对学前教育的保障缺失是导致“全面二孩”遇冷的一大原因。

    今年,他准备了一份近万字的《关于修改义务教育法的议案》,提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将九年义务教育延长至12年,包括学前教育、小学教育和初中教育。“‘ 三岁看老’不是没道理的,从小教好孩子,长大后他们会对社会做很大的贡献。”

    贺优琳说,一“老”一“小”加医疗,是民生的三大主要问题,倘若医院靠病人、学前教育靠家长、老年人靠家庭,这样的民生压力无法承受,政府在公共服务方面应着重做好这三大民生工作。他期待着,这三大问题在近几年有明显改善,这是他目前的心愿。

    “二孩”政策如果想要取得更好效果,政府应承担更大的责任,适当调整政策,全面完善配套制度,建立“生育绿色通道”和“生二孩光荣”的社会氛围。建议对生育进行财政补贴奖励等优惠政策。比如减免个人所得税、生育一条龙检查费,提高医疗报销、教育补助的标准,甚至补助奶粉钱,借此可以减少生育的成本负担,减轻生二孩的家庭经济负担,增加民众生育意愿。

    ———贺优琳“关于‘二孩’生育政府应担更大责任的建议”

    建议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体系。办好学前教育,提高教育的投入,把幼儿园纳入公立教育,实行12年义务教育,降低养育成本,形成以公办为主体,政府主导,少量高端民办为辅助的学前教育体系。同时提高学前教育实际水平,加大力度办好幼儿园、小学,使父母们无后顾之忧。

    ——— 贺优琳《关于修改义务教育法的议案》

    采写:

    南都记者 向雪妮 尚黎阳

    摄影:

    南都记者 陈成效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