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捡西瓜丢芝麻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7年03月12日        版次:AA20    作者:尼德罗

    脱域

    ●尼德罗

    出门在外的人,总会非常关心家中父母的健康。今年春节,我听母亲说父亲血压很高。去年,父亲要去做胃镜检查,有三次都因为血压太高而被迫推迟,直到第四次才可以做。我听了很焦急,赶忙找了父亲了解此事,希望可以劝告他改变一些生活习惯。

    父亲有晚睡习惯,有时候是泡乒乓球论坛,有时候是看无聊的抗战雷剧,十二点睡觉那是家常便饭。除了晚睡,父亲还在周末和晚上开了一个乒乓球培训班,最多的一个月同时有20多个孩子跟着他练习。作为一个做事极端负责的人,父亲劳心劳力是少不了的。我在谈话中指出,如果能做到早睡,并减少培训班的精力付出,父亲的身体和精神压力减轻,那么他的身体指标应该可以趋于正常。

    这种关心其实夹杂着非常理性的计算。表面看起来,父亲通过培训班赚了一些收入,但假如身体因此患上某种疾病,那么带给我的负担会很大。对他自己来说,相对于患病时的经济支出和精力消耗,晚睡得到的满足和兼职拿到的收入,无异于芝麻和西瓜的比照。我的一位邻居长辈,就是因为明知自己患有高血压,还要拼命干活以减轻在大城市买房的儿子的负担,最终落得中风瘫痪的局面。并且,她的心理就此备受打击,心态失衡,家庭关系弄得一团糟。

    工作、娱乐和身体之间的关系,很难有一套完全正确的标准可以参考。但就这对关系的协调,实际上包含了自己对身体、生活和世界的认知水准。换言之,一个人需要对自己身体,对自己生活状态和对外部世界都有一个较深的了解,才能明白自己努力、勤奋的方向和边界在哪里。罗胖在“罗辑思维”中将这种认知水准不足或认知偏差造成的后果,称为“认知税”,而通俗来讲,就是“捡芝麻丢西瓜”的状态。

    工作、娱乐和休息之间的关系处理,也许发生在同一个时间截面上。而如果以线性存在的时间为参照,很多人也会在人生进程中因为观念偏差造成“捡芝麻丢西瓜”的后果。例如,教育部刚刚取消了就读小学一年级儿童的截止出生年月的统一规定,此前“8月31日”以后出生需要晚一年上学。在各地,为了应对这一硬性规定,不乏父母亲将孩子提前剖出的现象。这种看似极端的做法,实际上却是非常普遍的“抢跑行为”。

    那些在幼儿园就给孩子报奥数,通过校外辅导试图进入名牌学校的孩子,与提前剖腹并无大的区别,也都属于集体性的抢跑行为。事实上,提早剖腹在医学上是安全的,否则医生也不会实施手术。但抢跑的问题在于,人们往往只为了一个看起来特别耀眼的目标,却忽略了很多潜在的价值。提早剖腹,父母看到的只是不用晚一年上学这样的“优势”,却没有看到晚一年上学的好处,以及按照正常分娩的带给母子的好处。幼儿园报奥数班,的确可以让他们的成绩在一开始更好,但却没有考虑他们心理层面的承受力。

    在我目力所及的范围,有很多表现优秀的“别人家的孩子”,主要是那些在重要却单一的考核指标中的胜出者。海外名校毕业,会钢琴芭蕾小提琴,颜值高皮肤白等等。一旦与之真正交往、接触乃至合作,我就会发现对方的判断力、团队意识或学习能力,其实并不能让人恭维。假如与之恋爱交往,还可能发现一堆性格乃至人品问题。这当然不是这些优秀孩子的错,正如林妙可也不能为自己18岁以前的人生负责一样。他们其实和普通人一样,只是因为指标意义上的优点被放大,反而造成了深交后的“缺点放大”。

    正如父母高质量的陪伴,比市场上的优质早教要更宝贵,在许多事情上,选择方向比努力程度更关键。如果因为工作忽略了身体,如果把教育投资当成教育本身,如果仅仅看到抢跑的好处,而无视这一行为惯性下孩子心理将要承受的重压,那么“捡芝麻丢西瓜”的局面就很可能出现。要“捡西瓜丢芝麻”,而不是“捡芝麻丢西瓜”,看起来显得理所当然,但背后不是金钱的比拼,也不是信息接收工具的比拼,主要是信息筛选和分析能力的较量。要真正做到其实并不容易,因为它需要真正的淡定和自信。

手机看报
返回奥一网 意见反馈